第六十五章:伟大的战争!

作品:《重生在穿越者故乡

    “同志们,你们有没有认真的,仔细的想过?”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手脚健全,愿意付出力气,愿意付出时间,愿意去为了自己的未来而努力奋斗,却不能住上大房子,娶到漂亮老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不努力的人,却能享受着国家给予他们的财富?”

    “同志们,这是不公平的,这是让人难以接受的,而这种情况,持续了多少年了?”

    “那些被人尊重的领导者,他们年年月月,时时日日都在说,会解决,会完善,会带领大家生活的更好,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许诺,兑现了么?”

    “没有!”

    “这不是一个人的错,这是一个政v权整体的错,一任任领导者,一个比一个会说,但是,换了那么多领导后,他们的许诺依然不能实现,这就足以说明,这个政权是错误的,是不可能带领大家走向富裕,走向繁荣的。”

    “而这种时候,就需要你们去选择了,是生如草芥,死成粪土的苟延残喘,还是站起身子,直起腰杆子去抗争?”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过渡时代,必须要有革命!”

    “一直以来,为什么我们的生活会这么糟糕?就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去抗争,那些地方武装势力,他们是在和政v府抗争,战争也时时刻刻都存在着,可是,他们的领导者,各自把控着属于自己的军队,他们的抗争,终究只是为了自己而抗争。”

    “我们不同,我们是为了人民而战斗,如果一日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不但是你们会憋屈的活着,就算是你们的子子孙孙,也会屈辱的活着。”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没有人不怕死,但是,死不可怕,因为死了一个我们,还会有千千万万的人站起来,未来,我们的子孙,我们的后代,终究会有站起来的一天。”

    “.......!”

    敏登的庄园中,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主席台上,方穹慷慨激昂的为下方的人讲述着革命的重要意义,方穹讲的很细微,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开始,一直到子孙后代,万世基业。

    从民族到国家,从现在到未来。

    缩小旧政为人民做过的贡献,扩大旧政所做的错误。

    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足足讲述了一上午的时间,当时间抵达中午的时候,顶着太阳,方穹看着下方的人,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我很欣慰,真的,你们,都是好同志啊!”

    一声感叹。

    “敬礼——!!!”

    桑拓站在主席台下方的最前面,神情激动,脸色涨红,看到方穹讲话完毕,他几乎激动的难以自己。

    刷——!

    随着桑拓开口,现场,足足上千人,全部伸出了手臂。

    一个标准的红色国家敬礼姿势。

    “系统,你这领导者光环,可真够厉害的啊!”

    方穹看着下方上千人笔直的身影,看着他们从刚开始的懒洋洋和不屑一顾,到如今的斗志昂扬,忍不住心中对系统感叹道。

    “......,您过奖了,系统道歉,是系统小看了宿主!”

    系统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似乎是也有些震撼与方穹洗脑的功力。

    这一上午,变化可谓是地覆天翻。

    方穹虽然接手了敏登的财富和权势,成为了这一带地下的王者,可是,这大多数都是桑拓的功劳。

    桑拓这人,虽然方穹并不喜欢,但是这人确实是有能力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手下的人虽然都承认了方穹的地位,可对于方穹,他们依然还是有些不屑一顾。

    他们不是桑拓,没有经历过那人生难忘的一个多小时越野狂奔,不知道方穹这个人到底有多恐怖。

    可是,这一次,一个上午的演讲,方穹便算是彻底的掌控了这个武装力量。

    领导者光环加上方穹的洗脑功力,简直无敌。

    方穹是谁?

    前世的政委,今生玩弄金融的人。

    他之前的生意就是借贷放贷,融资投资,要是没有过硬的口才和洗脑能力,那些客户岂会愿意把钱给他?

    “先生,您看?”

    在方穹感叹完后,桑拓两步跨上主席台,满脸崇敬的看着方穹,指着下面的人问道。

    方穹闻言一愣,然后看着下方的人,想了想后,说道:

    “让同志们先回去吧,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就是国家政权问题,要以革命的名义去想想过去,通知下去,下午举行忆苦思甜会,所有人都得参加,一千六百人,分成五十人一个班级,每个班级一个独立房间,各班级推选出来一个班长,然后由班长带头,忆苦思甜,想想苦的事情都是什么,为什么会苦,甜的事情又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革命。”

    “总的来说,不能说假话,无论是罪行还是做过的善事,无论是心酸是过往,还是对未来的憧憬,都要讲出来。明白了么?”

    “明白了!”

    桑拓闻言点头,然后挥了挥手,喊来几个负责人,让他们各自带着手下人离去。

    待到人走空后,方穹和桑拓转而向着庄园别墅里走去。

    一边走,方穹还一边安排道:“桑拓,正如我所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我们一定要切实找出问题,解决问题,并从问题中发现制度问题,那些制度问题,就是我们未来革命的最好宣传。”

    “先生,我们这一共才一千六百多人,您看咱们要不要在找些人来?”桑拓犹豫了一下问道。

    “这才是我们的核心!”

    方穹闻言看向桑拓,说道:“人民的战争,靠的从来不是个人的力量,我们这些人,主要作用是宣传,而不是所谓的战斗,打仗这种事情,有人民来做就行了。”

    “那您的意思是?”桑拓有些不理解。

    “从今天开始,由我亲自授课,一千六百人全员在内,分班学习,务必要在一个月内训练出一千多个对革命忠诚的战士,而这些战士,未来就是缅甸那些人民军队里的领导者,不但是连长,排长,甚至团长军长,还得是政委!”

    方穹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一个合格的政委能在一年的时间里带出来一百个合格的革命军人,一千六百个合格的政委,那一年后,自己就将拥有一支最少十六万人的军队。

    人民战争,浩大无穷,十六万,绝不是空想,要是那些政委们合格,一年后,就算是几十万,上百万都有可能!

    “呵,缅甸,全世界百分之八十洗衣粉生产地?你们准备好迎接伟大的人民战争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