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百日修行

作品:《修神

    一秒记住【www..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云谷之所以能够成为蛮荒外域五处资源点之一,便是因为一泉玄牝火眼的存在,传闻此火眼乃太古时期仙、神、魔、妖四族大战时遗留下的先天灵物,常言谷神不死,是为玄牝,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玄牝火眼乃五行火属源力之一,得之可铸万器,炼千丹,锻火灵道体,修炼任何火系神通皆可一通百通,其价值绝对不在绝品宝器之下。”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传闻罢了,近千年来,进入蛮荒外域来到火云谷中的修士没有十万也有八万,却也从未见谁人找到过玄牝火眼,权当是一个传说听听即可,不必认真。”

    楚逸淡淡笑了笑道:“传说不一定永远都是传说,陆师兄,想不到这火云内谷竟是如此巨大,我们到此也逗留该有十余日了,不知走过了一半没有。”

    “其实差不多也该回了,此番收获已然颇丰,自从那头地火雷蛇被我等诛杀后,进入内谷的修士越来越多,再待下去,怕也收获不到什么好东西了。”

    陆万斩的话显然也得到了王悲穹的认同,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谢翩翩则是摆出一副任由楚逸做主的姿态,这些日子,这小妮子愈发离不开后者了,不过说实在的,近来谢翩翩收敛起她那蛮横娇纵的小性子,还真是极为惹人怜爱,至少楚逸如今已经彻底将之视为自己的女人。

    “陆师兄所言甚是,此次火云谷之行,大家收获的各样灵材,其价值绝对在十余万灵石之上,也该是折返的时候了。”

    楚逸先是表示了赞同,旋而向谢翩翩道:“翩翩,你就随陆师兄、王师兄一起回宗,有他们在,我才放心得下。”

    谢翩翩冰雪聪明,闻言小鼻子皱了皱,拉着楚逸的胳膊道:“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吗?”

    “我还想要在此处多待段时间,磨砺己身,增进修为。”

    楚逸疼爱的挽过谢翩翩,柔声道:“你还记得我对你许下的第一个承诺?”

    谢翩翩的露出一个会心笑容,点了点头。

    “我说过的话,就一定要做到,我说过要保护你,不让别人欺负你,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楚逸一脸认真道:“但是我的实力真的很差,连你都大有不如,试问我如何去实现这个承诺呢,修炼,变强,强到谁人都能惹得,谁人都可揍得,或许到了那一地步,才算能有足够的实力保护你吧!”

    听着楚逸缓缓说罢,少女思绪如潮,一头扎进了楚逸的怀抱之中,贝齿轻启,狠狠咬在前者肩头。

    一直以来,谢翩翩给人的印象都是一个骄横无理,耍蛮任性的大小姐。

    但自从遇上楚逸,就是这么个修为极差,却每每能有惊人之举的男子硬是把这么个大小姐调教成了温良贤淑的小女人。

    “记得你应承过我的,我在宗内天玄峰等你。”

    在楚逸肩头留下一排紧密牙印,少女并没有任何不舍的丢出一句话,转身就走,不见丝毫留恋。

    但从她的眼眸之中,楚逸却读懂了她的心思,“翩翩是不想让自己有任何牵挂,以她的磨人性子,能做到这一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目送陆万斩、王苍穹、谢翩翩三人渐行渐远,楚逸深吸一口气,将目光投向火云谷的更深处。

    ――――――――――――

    转眼间,又是百日匆匆,火云谷内四季如春,景物依旧,唯一生出的变化即是谷中的修士渐渐多了起来。

    原来在近些时日,一连数十拨修士小队进入其间,使得内谷愈发热闹起来。

    好在火云内谷占地极广,纵有千人同在其中,彼此撞见的机会也不会太高,最多也就是收获的灵材少些。

    此刻,一支由十余散修组成的修士小队正在朝内谷深处探去,由于进入此处修士过多的缘故,众人的收获并不理想,这才越探越深。

    虽然众人已经发觉越是朝谷内深处走,出没的妖兽越是厉害,甚至已经开始威胁到他们这支十六人小队的安全了。

    但付出总是与收获成正比的,不冒些风险,又岂能收获良多,富贵险中求,修真之士从来都不缺乏十足的冒险精神。

    “彭兄,我们已经走的够深了,上回要不是我们隐藏得及时,差点就被两头七阶妖兽给灭了,若是继续前行,万一……”一名修士顾忌的说道。

    “王老弟,你这胆子也该去好好练练了。”

    姓彭的修士显然是这支散修小队的首领人物,修为实力已有灵动初境的样子,闻言不禁冷道:“进入蛮荒外域前,大家便已讲好,不赚个几万灵石回去,绝不收手,好不容易到了这火云内谷,又岂有就此放弃的道理。”

    “彭兄说的甚是,王老弟,我们这些散修之流,能够进入蛮荒外域就已经不容易了,此处天材地宝虽多,但是也架不住人多啊!只有往深里去,我们才能甩开大部队,大赚一笔。”

    “更何况,若是为求安全退回去,万一因争抢灵材与别的修士小队起了冲突,那情形可是比撞见七阶妖兽更糟糕啊!”

    在诸多修士之中,散修无疑是最为弱势的群体,他们没有强大靠山,也没有足够多的修炼资本,一切都要靠自己。

    如今这拨散修小队,从灵动期到开光期修为的都有,人数虽多,但整体实力甚至还没有当初楚逸他们的四人小队强,如非万不得已,他们又何尝会冒险朝妖兽出没更为频繁,凶险更加巨大的谷内深处探来。

    “快看,那是什么?”

    小队中的一员眼尖,兴奋的指向前方横亘于路中的血色巨石道:“石色如血,灵气充盈,这分明是一块灵石呀!”

    足有十人高下,数人合抱的灵石,这个发现不禁让小队中的成员兴奋不已。

    “妈的,这么一大块灵石,那得值多少啊!”

    “你懂什么,此石叫做血玲珑,乃是极为罕见的稀有灵石,价值是普通中品灵石的十倍都有多。”

    “那岂不是发了……”

    冒险深入后,果然大有收获,作为当初下决定的人,彭姓男子亦是颇为得意,大手一挥道:“老规矩,大伙就地分了它。”

    十六名散修纷纷掠动身形,飞快的朝那巨大的血色灵石冲去。

    就在众人靠近血玲珑之际,不曾想,一声震耳欲聋的狂吼从那血色巨石后方传出。

    但见一头身形三丈许,毛色黑得发亮,额头正中长着一簇格外醒目白毛,强悍到令人发怵的巨猿暴起冲出。

    “不好,是七阶妖兽狂化暴猿!”

    当先而行的彭姓修士急急收住脚步,第一时间祭出件防御性上品法器,喊道:“额生白毛,这头狂化暴猿已有千年之龄,我们不是对手,撤。”

    作为小队首领,彭姓修士的确是为众人负责的,纵是“血玲珑”已触手可及,但面对一头七阶妖兽,众人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保命,而非夺宝。

    但很多时候,总有那么些不能客观认识自己的人会强出头,尤其是在“血玲珑”的诱惑之下。

    “彭兄,你若怕了,便躲一边去吧,不过是一头扁毛畜生,难不成还让我们看着‘血玲珑’不取,有胆的跟我上,做掉这头畜生,出力越多,分得越多啊!”

    喊话的是一名融合第九境修为的散修,在这支队伍中,他的实力仅次于彭姓修士,而且由于他拥有一件凡品灵器,在战斗力方面甚至更要强过修为实力高过他的后者。

    “贺老弟,你莫要害了大家。”彭姓修士闻言不禁怒道。

    贺姓修士恍若未闻,已然一马当先,祭出件钟形法宝,这件凡品灵器名为‘八绝夺魄钟”,乃是他耗尽全部家当弄来的压箱底宝贝。

    随贺姓修士一起冲前的人并不在少数,人心不足蛇吞象,在“血玲珑”的巨大诱惑之下,这些人都抱定了一个富贵险中求的心思,更何况他们是见过“八绝夺魄钟”惊人威力的,还指着能够跟在后头混水摸鱼一番,到时候分派“血玲珑”时,必定能有自己的一份。

    只有四名修士听从了彭姓修士的话,抽身而退,朝远处掠去。

    狂化暴猿乃是太古神猿后裔,体内有一丝太古血脉,是那种可以成长为九阶妖兽,乃至灵兽的强悍存在,其天赋神通远非寻常七阶妖兽可比。

    这头狂化暴猿额生白毛,已有千年之龄,只要再修炼个三五百年,便可突破成为八阶妖兽,这块巨大的“血玲珑”乃是它视为家珍的东西,岂容外人窥伺。

    猿吼不休,狂化暴猿的身躯暴涨至五丈高下,散发出强横妖气,竟得方圆数里群兽争相奔逃。

    周身黑亮的毛发根根竖起,仿若钢针,以其如此庞大的身躯,竟是一个临空飞踏,足有圆桌大小的脚丫子轰然朝冲得最前的贺姓修士踩去。

    如此气势,如此狂态,实在令人胆寒。

    这一刻,贺姓修士已是有些后悔方才的冲动了,情急之下,“八绝夺魄钟”抬手祭出,钟身一转,顿有八色奇光显现,凝成一口巨钟虚影,朝上顶去。

    “砰”

    力达千钧的凝钟虚影竟是经不起暴猿一踏之力,化作点点光晕,消散在半空中。

    贺姓修士哪能想到自己的凡品灵器也抵挡不住狂化暴猿,身形一个疾掠,已是朝后遁逃,口中却是喊道:“各位兄弟并肩上啊,这畜生已被‘八绝夺魄钟’所伤,杀了它,大家平分血玲珑……”

    其余十名冲上的修士可没有切身体会到狂化暴猿的恐怖,在他们看来,贺姓修士朝后退却的举动完全可以归为战略性撤退。

    受到“平分血玲珑”的刺激,众人各出看家法宝,不知死活的冲向了狂化暴猿。

    暴猿临空飞踏而下,震得方圆百丈地动山摇,一对仿若能够撕裂大地的粗壮臂膀视防御法器为无物,将一名修士抓到手中。

    轻轻一捏,便报销了一个。

    众多修士密集如雨的飞剑、法宝、符雷的攻袭,暴猿完全无视了。

    这些个连灵动期都难有的修士,飞剑根本就斩之不动,法宝就更别提了,连凡品灵器都可以硬撼,暴猿又岂会在乎被几件法器敲打,权当是挠痒了。

    至于符雷就更加扯淡了,狂化暴猿有着几分太古灵兽“暴雷神猿”的血脉,天赋神通即是雷系,那些符雷轰在它身上,直似泥牛入海。

    “逃……”

    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已有三名修士惨死在狂化暴猿手中,剩下的人根本不用多想,全都豁出了命四散奔逃。

    比起贺姓修士,这些人显然不够聪明,至少前者还懂得利用他人给自己争取逃跑时间,一旦无人继续纠缠暴猿,这头七阶妖兽杀人的速度更快了。

    蛮荒外域无法遁光飞行,用两条腿能跑得过身高五丈,敏捷如风的狂化暴猿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狂化暴猿几个纵跃飞踏,一跃百余丈,顷刻间便将余下几个分散逃开的修士踩成了肉糜,死状惨不忍睹。

    此时,彭姓修士已经领这四名跟随他的修士躲进了林中隐蔽之处,唯一留在暴猿视野内的贺姓修士也已飞奔出半里有余。

    连杀十人,暴猿捶胸狂嚎,声震数里,好不骇人。

    贺姓修士见狂化暴猿没有追赶自己,稍稍松了一口气,亦是为自己方才的妙招暗里叫好,如果没有那十个不知死活的修士做了垫背,恐怕现在自己也会变成一堆连骨头渣多不剩的肉糜吧!

    “好一个无耻之徒,该死。”

    骤然一声冷哼传入贺姓修士耳中,一名上身赤膊,露出一身强悍肌肉的年轻男子向他这处飞掠而来。

    “哪里来的野小子,简直找死。”

    惊魂甫定的贺姓修士眼中凶光一闪,八绝夺魄钟再度祭出,钟影如山,狂轰而去。

    “破”

    那年轻男子不闪不避,简简单单一拳捣出,那种仿若要将空气都给撕裂开来的恐怖力道竟是将钟影砸得彻底破灭。

    “妈的,开光第六境……”

    及到这一刻,贺姓修士终于察觉到来人的修为实力,惊骇之下,索性将八绝夺魄钟本体轰出,威力俨然是先前钟影数倍之多,不求伤人,只求抵挡来人,好容自己择路而逃。

    “居然是件凡品灵器,倒是可以拿来试下自己这百日来的修炼成果。”

    来人眼中透着一丝不屑,这一回他居然连拳头都不出了,直接合身一撞,竟欲以肉体直面八绝夺魄钟的攻击。

    八绝夺魄钟虽说在凡品灵器中攻击力称不上最强,但它毕竟是一件灵器,威力远不是法器可比,钟身八色奇光耀出,轰然与提速冲上的年轻男人撞在了一起。

    “轰”

    此等剧烈冲撞造成的余波将方圆三十丈空间夷为平地,八色异彩暴涨瞬消,紧跟着闻得一声金属撞击地面的闷响。

    “八绝夺魄钟”在这一记惨烈的冲撞中碎裂成了两半,轰然分落地面。

    反观那名舍身迎上的年轻男子,身周衍化出一圈淡淡金光,一副浑然无事的模样。

    “有点疼呢,这口钟确实有些门道。”

    贺姓修士愣在当场,目睹这一幕不可思仪的景象后,他甚至连逃命的念头都生不起了。

    同一时间,血玲珑前捶胸咆哮的狂化暴猿也被这一巨大声响惊动,一对铜铃也似的血红眼珠紧紧盯着远处,人立而起。

    在坚实的地面踩出一个尺许深的大坑,暴猿五丈身形飞跃而去,仿若一座小山般冲了过去。

    “你这头大猩猩,不用急。”

    年轻男人眼中闪过炙热光芒,这是一种只有战斗狂人才会拥有的光彩,为战而生,为战而活,为战而战!

    贺姓修士此刻处于年轻男子与狂化暴猿之间,一方妖气纵横,一方战意如火,被夹在中间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贺姓修士甚至觉得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如此气场压制之下,他连动弹一下都已不能。

    “杀你都嫌脏了我的手,毁你一件凡品灵器算是教训,日后若要找回场子,记得我乃无上玄阳宗纯钧峰楚逸,滚。”

    年轻男子一声长啸,带出两道残影,用非人的恐怖速度朝前突进,顺手一把将挡在去路前的贺姓修士丢出了老远。

    “砰”

    暴猿与楚逸终于狠狠撞到一起,两者身形相差巨大,但这一撞之下的结果,却明示出两者间的力量不相伯仲。

    “这还是人吗?”一直藏匿于不远处的彭姓修士愕然惊呼。

    他身侧的一名女修士瞪大了眼睛道:“彭兄,那人自称无上玄阳宗门人,以九大上门之尊,实力远超同阶修士也能理解吧!”

    “理解个屁,我等修士修的是神通法力,法宝飞剑,你几时见过修士与人肉搏至此的,这等人物,纵是在无上玄阳宗内,想必也该大大有名才是。”

    “纯钧峰楚逸?!”

    “我实在想不起来无上玄阳宗有这么个人物……”那名女修皱眉摇了摇头道。

    “不管那么多了,姓贺的害死我们那么多兄弟,人家放过了他,我们可不能放过他。”

    彭姓修士冷哼一声,目光锁定不远处正艰难爬起身来贺姓修士身上。

    一口透着湛蓝光芒的飞剑被其祭出,化作一道蓝虹飞射而出,轻松摘去了已然全无防御之力的贺姓修士的头颅。

    另一头,楚逸与狂化暴猿激战正酣,已然进入了白热化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