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大禁制符

作品:《修神

    一秒记住【www..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二章大禁制符

    大夏城五百里开外,楚逸与聂蛮山星夜兼程,也顾不得惊世骇俗,深沉的夜空之中,二人各起遁光,如同两抹闪亮流星划空疾行。

    “楚师弟,不出半个时辰便能抵达大夏城了。”久别故乡,如今渐近,聂蛮山亦是颇多感怀。

    “期待已久,不过如今时间已晚,不会打扰到师兄家人吧。”

    “自然不会,我老爹若是见到我归返,还不知得兴奋成什么样呢。”

    聂蛮山开怀大笑道:“我入无上玄阳宗已有二十三载,我老爹又是晚年得子,如今算来,他老人家也该有八十之龄,就连我那两位兄长分别过了五旬……”

    “修真岁月总无痕,这时间过得真快啊!”

    聂蛮山感叹之际,楚逸似是想到什么,笑了笑,神秘道:“聂师兄,今次你邀我到府上作客,我也不能空手登门,给令尊等人的礼物我早已准备妥当,定然能给你一个意外惊喜。”

    聂蛮山与楚逸间的关系早已菲浅,闻言咧嘴笑道:“你这个大地主要送礼,那肯定是好东西,我可不会拒绝,我就先代族人谢过了,哈哈。”

    且聊且行,二人的速度并没有多快,不过纵是如此,大夏城的轮廓也终于得入楚、聂二人眼帘。

    “好一座气派万千的前朝帝都!”

    楚逸在地球是可是小有名声的建筑名师,只是远观初窥,便已对大夏城内错落有致的庞然建筑群赞叹不已,这等巨大规模的城池,想必建造时不知耗费了几多人力,甚至还需要拥有神通法力的修士出手,方才可能建成这等规模。

    不过自城中腹地骤然间升腾而起的一抹通天火柱,却是令楚逸与聂蛮山为之一惊。

    “这分明是修士神通。”聂蛮山愕然一声,遁光速度倏然快上了许多。

    “此火并非凡火,从这火光来看,纵然是灵动期修士怕也难以驱使。”楚逸五行属火,又是修炼了炎灵火神决,对此最是敏锐,一眼看穿道。

    以他们的修为,一旦加速,前后不过十余呼吸时间,已然飞临大夏城外数里处,一阵阵喊杀之声蓦然入耳,更有令人耳鼓震鸣的金铁交击之音传出,处处显现出一场乱战之象。

    “段君行,莫要困兽游斗了,如今一切尽在我家大人掌握之中,你若伏诛,我倒是可以留你个全尸。”

    三十六名玄铁卫布下大阵,将段君行去路封死围住,三十口玄铁重剑划拉出黑沉剑罡,仿佛不知疲倦为何物的狂攻不止。

    反观段君行一身灵动第九境修为,远远高过这些仅是筑基期水准的玄铁卫,但令人诧异的是,段君行连番出手,却始终破不开三十六玄铁卫布下的大阵,甚至还有好几次险些被剑罡所伤。

    “妈的,这回真是亏大了。”

    段君行此刻心中懊恼不已,早知是这局势,自己根本就不该为胡家出头。

    原来之前段君行大发神威一通后,聂、吕两家亦是各出了两名族中太上长老级的最强人物出来,这四人也是灵动期修为,虽然实力不如段君行,但四人合力,却也堪堪能将段君行缠住。

    这不禁让段君行大光其火,以其堂堂倾灵宗首徒身份,竟是被几个俗世家族的高手缠住,传了出去,岂不是大掉身价。

    一怒之下,段君行竟是将星极真人暂传他的凡品灵器“星王暴雷轮”祭出了出来,此法宝一出,聂、吕两家的隐藏高手顿时没了先前势头。

    转眼间四大高手即重创在“星王暴雷轮”下,各凭最后的保命手段遁逃而去。

    失去了这四大灵动期高手的牵制,以段天行这等修为实力,简直就是虎入羊群,“星王暴雷轮”在他手中不知收割了多少性命。直到一袭黑甲覆体,全副武装到牙齿的玄铁卫在拜火道人的带领下从天而降。

    “金丹真人……”

    杀得痛快的段君行骤见拜火道人,在第一时间便已驾起遁光,想要就此有多远跑多远。

    能在倾灵宗这等外表号称名门正派,内中却是杀人越货,为求利益不折手段的宗派内混到首徒身份,段君行自然深晓什么时候该痛打落水狗,什么时候该脚底抹油。

    不过,拜火道人得了龙破天的指示,虽不想得罪星极真人,但为了即将到手的炼丹灵材,也惟有冒险一回,就此出手将遁光而起的段君行硬生生逼了回来。

    拜火道人这一手“龙炎柱”神通虽然只是凡阶神通,但以其金丹修为,却足以将段君行完全压制住,纵然他手上持有“星王暴雷轮”这件凡品灵器。

    几乎是在段君行从半空被逼落的瞬间,已然结成大阵的三十六名玄铁卫便将其团团围住,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纵然不要性命,也必须完成龙破天的命令,那即是诛杀段君行其人。

    余下的一众玄铁卫也没有闲着,在统领的指挥下,以三人为一个小组,尽一切手段屠戮胡家庄内的所有人。

    经过之前一番打杀,胡家的人员损失最是惨重,几乎已无多少可战之人,而聂、吕两家却因为段君行这个意料之外的倾灵宗首徒的出现,被打乱了阵脚,更是牺牲了许多族中精锐,力量大减。

    玄铁卫与拜火道人的出现,以及他们的举动,已经很明白的让众人知晓,对方这是要赶尽杀绝,一举将三大家族的所有精锐尽歼于此。

    作为此番聂家率队的首领人物,方才从段君行手中险险逃脱性命的聂平山当机立断,发出一声尖锐长啸,此乃全线撤退的信号。

    同样,吕家的人也不是傻子,一时间,此刻仍然幸存者纷纷朝四面八方遁走。

    那名玄铁卫统领看在眼里,却是不屑冷笑一声,狠狠捏碎一枚玉符,顿时便见一道青色光幕以其为中心扩散开来,转瞬已是将偌大的胡家庄尽都笼罩其中。

    “这是大禁制符!”

    刚刚结果了两名吕家高手性命的拜火道人愕然一惊,显然对此“大禁制符”很是熟悉。

    “道长好眼力,此乃龙大人临行前交给属下的,有此灵符禁制,但凡金丹期以下修士,半个时辰内将无法冲破此禁制光幕,如此一来,也好真正做到杀干灭净,鸡犬不留。”

    “退路被他们封了。”

    “娘的,龙破天这狗杂碎,这是要把我们几大家族往绝路上赶啊!”

    “老子不跑了,跟他们拼了,杀一个不亏,杀一双赚一个。”

    “这是‘大禁制符’,纵然是寻常灵动期修士也无可奈何,何况是我等这等筑基修为,龙破天真是好算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是想要吞并三大家族啊!”

    禁制光幕一起,顿时将逃遁的众人全都逼了回来,身着中品防御法器“山王铠”,手持中品法器“黑杀恶斩”的玄铁卫三人一组,如同杀戮机器般纵横庄内,收割聂、吕两大家族精锐的性命。

    “平山,你跟紧我们几个老家伙,撑过半个时辰,等那大禁制符失效后,尚有一线生机。”

    说话的是十八影卫中年纪最长的老者,他与另外两名影卫将聂平山护在当中。

    从屠人满门到被人反屠不过瞬息间事,十八影卫如今也仅剩他们三人了,此番聂家出动族中八成精锐,此刻已然十去**。

    “左老,你们不用管我。”

    聂平山双目通红一片,狠狠道:“是我领着大伙杀进来的,却弄至这番田地,今日偷生又如何,我还有脸回去吗?倒不如拼上一拼,临死前也好赚他几个垫背的。”

    却说另一头,挂彩数处的夏侯简歇斯底里的狂吼着:“我是夏侯简,是龙大人派入吕家的卧……”

    “喀嚓”

    夏侯简连最后一个“底”字尚未来得及说出口,便被三名玄铁卫集火斩出的剑罡切下首级。

    “大人有命,鸡犬不留,夏侯兄弟,黄泉路上走好。”三人中某个与夏侯简有旧的玄铁卫用力捏了捏拳头,低语一声,再度加入到屠庄的行列中。

    “居然连‘大禁制符’都用了,想不到这大夏城中还真是藏龙卧虎。”

    此时此刻,楚逸与聂蛮山双双驾遁光飞临光幕之上,前者眼中透出一丝狐疑的,怎么这俗世与自己想象中的俗世大不一样了呢,要知道这“大禁制符”纵然是在修真界中,也属于那类价值十万灵石以上的奢侈用品。

    聂蛮山定睛朝下往去,因为大禁制符光幕影响视野的关系,仅可得见其中模糊人影,但一阵阵濒死的惨呼声却毫无阻碍的传入他的耳中。

    “不好,下面有我们聂家的人……”

    聂蛮山虽然离家二十三载,但对一些个儿时玩伴的声音仍然记忆深刻。

    “楚师弟,助我破禁!”聂蛮山急了,楚逸也动了,这“大禁制符”绝非聂蛮山一人之力能够破开的。

    禁制光幕中,拜火道人识念微动,感应之下,抬眼望去,不禁面色微微一变,皱起眉头向身侧的玄铁卫统领道:“你怎么不早说聂、吕两家在外尚有这等灵动第九境的援手呢?”

    “什么?”

    那玄铁统领得见光幕外正在狂轰禁制光幕的楚、聂二人,眼中狠色闪过,狂喝道:“加快清剿速度,迟则生变。”

    旋而又是转向拜火道人,沉声道:“还请道长出手,先行将此二人拦下,莫让他们破了禁制光幕,否则大人的计划便要前功尽弃了。”

    “也罢,我便再出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