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仙风云体

作品:《修神

    一秒记住【www..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零四章仙风云体

    通灵仙崖乃无上玄阳宗的重地,又是四大长老经营多年之地,平时都是有化神一境至尊把守,除了持有大长老令,或者身份特殊的无上玄远弟子,寻常人根本就别想进入通灵仙崖半步。

    可是在这通灵仙崖之上,楚逸此刻居然遭遇到了刺杀,而对方能够在通灵仙崖之上刺杀楚逸,绝对不是寻常的普通修士,放眼玄元修士界,恐怕也就只有隐仙和刺仙这两大宗门的修士。

    隐仙盟乃是九大上门之一,与无上玄阳宗地位相当,都是仙道一脉,如果他们的人出手刺杀,肯定说不过去,无论成功与否,如果无上玄阳宗追究起来,肯定会造成仙道***的情况。

    隐仙盟的人不是傻子,绝对不会做出如此白痴的行为,那么如果不是隐仙盟,就只能是魔道的刺仙盟出手了,仔细想来,定然是最近名声赫赫的那位刺仙传人了。

    “好个刺仙盟,主意打到我的头来上,既然来了,就给我留下吧!”

    楚逸目光凛冽,见到对方诡异的隐入虚空遁离,却未见楚逸有丝毫的慌乱,略微感应,便感觉到虚无中,一丝淡淡的杀气仍然未完全散去,楚逸立刻找到了对方的所在,冷笑间,一拳朝对方所在的位置轰了过去。

    咚!

    闷声音爆炸碎天空,虚空被楚逸当场一拳打破,无数犹如蜘蛛结网般的裂痕,在虚空上相继呈现,看起来让人心神都忍不住剧烈动荡。但奇妙的是,裂空震荡间,突然一声闷响凭空浮现,一个妙曼的身影,被当场震了出来。

    刺仙传人居然是个女的,但这又如何?

    绝色天狐少主狐儿楚逸都能差点杀掉,这刺仙传人虽然身材极其的火辣,但楚逸仍然不会有丝毫怜悯之心。虚空轰破,把对方当场震出之后,楚逸立刻左手一指,二百万杀戮之气,凝聚成一柄锐利异常的杀戮之剑,当空朝对方劈了下去。

    二百万杀戮之气所凝聚的杀戮之剑,就算是化神一境修士正面抗衡,也能够被一剑绝杀,这刺仙传人也不过是元婴之境,就算也可能修出九品法相,仍不够楚逸这一剑劈的。

    但楚逸还是小瞧了这刺仙传人,隐仙刺仙两大宗门,皆传自于上古,历史悠久,仍在无上玄阳宗之上。虽然因为理念不合,最终分开,但两大宗门的传承依然不凡。

    隐仙擅长隐遁,刺仙擅长速度!

    就如此刻,这刺仙盟的特点,在这刺仙传人身上被完美的呈现了出来。就见对方犹如飘柳,软若无骨,身形不过微微一荡,轻松便避开了二百万杀戮之气凝聚的杀戮之剑。

    轰!

    杀戮之剑未能劈中刺仙传人,遗憾的只能劈在通灵仙崖之上,锐利所过,通灵仙崖被生生消去半截,轰然间滑落,所切之处,光滑犹如镜面。如此恐怖威力,当真称得上惊世骇俗,看得刺仙传人头皮发麻,心神间充满了惊骇。

    这楚逸,果然和传闻中那般,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无论是隐仙,还是刺仙,偷袭刺杀都是一把好手,正面战斗却并非是他们的长处。再加上见识到楚逸的变态之后,刺仙传人更不愿意和楚逸正面拼斗,身如灵蛇扭动,挥手朝楚逸洒下满天如毛般针雨,也不看结果,抽身急退,准备撤离此地。

    狡猾的家伙!

    对方这套针型法宝十分不凡,细如毛发,缝物便入,如果被刺入体内,绝对是个不小的麻烦。但比起法宝,对方施展的可谓是恰到好处,楚逸欲追间,面对这成片歹毒的法宝,却又不得不防备。而只要楚逸去防备,那么这刺仙传人,就有十足的把握逃跑。

    但真的是这样吗?

    楚逸停下应付这如雨般毛针,刺仙传人面色挂着淡淡得意,驾起遁法就欲离开。可是就在这时候,一道银光炸空,就像是皮球般抱成一团的银猪,朝刺仙传人狠狠撞来。

    刺仙传***怒,对付不了楚逸,难道连这头银色小猪也对付不了吗?

    面对撞来的银猪,刺仙传人左掌翻飞,刹那间,便拍出了千万记烈掌,掌影翻飞间,当场便把银猪像拍皮球般拍飞了出去。

    “***蛋的,疼死本猪大人了!”

    银猪在地上连续弹了好几下,就像是蓝球般最后一次弹到高空之上后,便突得猛然一滞,唰的一声,划成银色流光,继续朝刺仙传人撞来。

    刺仙传***惊失色,刚刚千万记烈掌,她皆已经用了全力,就算是座小山丘,也能给拍平了。可是这银猪居然只疼不伤,仍然生龙活虎的朝她缠了过来,如此变化,刺仙传人如何能不惊骇。

    可怜的刺仙传人,她那里知道,银猪虽然攻击力不强,但是这身银皮却比楚逸这个还未大成的古神之体,还要变态个多倍。别得不说,就连楚逸用尽全力劈下去,也不见得能够伤到银猪,刺仙传人刚刚虽然攻击力惊人,但是仍然还差上很多。

    不过,刺仙传人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关键,但反应却一点不慢,不再运掌,而是挥剑连劈,唰唰便是百剑命中银猪,打的银猪哇哇惨叫。可诡异的是,银猪叫的响亮,并被剑劈中时,周身爆出了点点火星,但到了最后仍然是没有受到丝毫实质的伤害,仍然生龙活虎的把刺仙传人给生生缠住。

    刺仙传人越打越惊,越惊越是骇然,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银猪可怕漂亮的外表下,居然会如此的诡异。现在被这银猪生生缠住,在破不了对方防御的情况下,刺仙传人已经被生生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而楚逸这边,已然成功的运起神通,把无数细雨毛针,就像是扫去灰尘般,给尽数扫荡开来,威胁尽除之后,便立刻大步如流星赶月,朝刺仙传人一步步逼来。

    刺仙传人更惊,利剑连舞,想要把银猪逼开,施展自己所擅长的速度逃遁,然而最终还是未能成功。结果,在不过呼吸之间,速度极快的楚逸已经成功逼到刺仙传人面前,含愤举掌,朝对方的额头重重拍下。

    楚逸神力无双,掌风所过,天地寂灭,日月皆能被毁去,让刺仙传人直觉得,仿佛整片天空崩塌,仿佛失去支柱般,狠狠的朝自己压制了下来,如果被这如此恐怖的一掌拍中,岂能还有活命的机会?

    刺仙传人又惊又骇,复杂的看了楚逸一眼后,突然间,居然舍弃了银猪,飞快的收起细剑,双手幻化出复杂印诀,完成之时,周身居然仿佛就要消失般,变的极淡。

    怎么回事?

    银猪直接从刺仙传人身体中传过,居然就像打中虚幻之物,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伤害。不仅仅是银猪,就连楚逸怒掌破空而下,也是生生的直接穿过对方的身体,狠狠一掌拍在下面的通灵仙崖之上,把通灵仙崖打得不断摇动,裂成了几段。

    “仙风云体**!***蛋的,这娘们修炼的上古最诡异的大神通术仙风云体**,身体可以在虚无和真实间任意转换,化成虚无时,任何攻击都无法伤到其身。***蛋的,这门神通,当年无数人眼馋啊,这娘们从那学的?”

    就在楚逸吃惊对方的神通诡异之时,银猪已经大喊大叫出声,直接叫出刺仙传人所修炼的是何等神通,让楚逸都忍不住双眼眯了一下,暗暗对这套***而吃惊和心动。

    而刺仙传人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所修的神通,居然被一头猪给当口叫破,震撼之间,突然眼角瞥到几道遁光正全力朝这里赶来,便没了心思计较。

    “楚兄好本领,如果以后有机会,妹妹再来向楚兄讨教!”

    说着,此女黑色面具下的一双慧眼,静静的望了楚逸一眼后,便整个人越来越淡,最终彻底的消失在虚空之中。

    楚逸细细感应,这次对方控制的很好,连杀气都彻底的收敛,让楚逸再也难以找到其所在的位置。可是就算找到对方的所在又如何?那《仙风云体**》实在是过于诡异,只要把身体化成虚无,楚逸神通逆天,也伤不到对方分毫。

    好个刺仙传人!

    虽然对方刺杀自己,楚逸仍然忍不住暗暗佩服,因为自修炼以来,无论遇到什么对手,楚逸还是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有劲没地方使的感觉,足以可见,这刺仙传人到底是何等的不俗。

    不过楚逸拿对方没有办法,对方也奈何不了楚逸分毫,《仙风云体**》固然可怕,可以让身体在虚无和真实间转换,可以不受任何攻击的伤害,但同样无法攻击别人,所以这套***,在楚逸看来不过是保命用的神通而已。

    楚逸如此想,银猪却不这么想。

    只见银猪满脸感慨和谨慎的对楚逸说道:“莫要小看了这《仙风云体**》,这娘们还没有练到家,此神通修炼到大成境界,意念一动,就可以任意在虚无和真实间转换,攻杀由心。”

    意念一动,就可以在虚无和真实间转换?

    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但楚逸眉宇间仍然不失自信,缓缓开口说道:“果然,天下能人无数,对方虽然论修为比不上我,但光靠这门神通,她就足以吃遍天下英雄。不过,我也有我的骄傲,这次就让他占点便宜,下次可没有那么简单了。”

    看到楚逸如此心态,银猪吼声道:“好,好,好!下次见到那娘们,我们想办法把她逮住!嘿嘿,《仙风云体**》啊,好东西,绝对不能放过!”

    楚逸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几道遁光落下,通灵仙崖看护者终于姗姗来迟,看到通灵仙崖的惨状,顿时勃然大怒,兴师问罪道:“楚逸,你又发什么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对方虽然是化神一境至尊,身边数人亦都是元婴境界修士,但楚逸却没有丝毫畏惧,目光冷冽扫过,比这几位修士还要理直气壮的质问道:“哼,我还想问问诸位,究竟是如何玩忽职守的。”

    什么?

    众***惊,就见领头那位化神至尊大怒道:“楚逸,不要以为你天份过人,就可以目空一切,含血喷人!”

    楚逸目光凌厉,针锋相对道:“哼,我楚逸纵使千般不对,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大胆!”

    化神至尊怒极,暴喝声中,便欲惩戒楚逸,挥出遮天大手,边抓向楚逸,边喝道:“不过是靠运气,才能力敌化神至尊,你真以为你翻了天吗?待我擒下你这狂妄嚣张的小子,看看我是否有资格教训你!”

    “哼!”

    楚逸嘴角挂着冷笑,仿佛在看一位跳梁小丑,左手一翻,二百万杀戮之气凝聚的杀戮之剑,已经凭空在楚逸掌间,凝聚成一柄锐利无比的长刃。

    唰!

    楚逸手握杀戮之剑,飞快朝化神至尊劈去,锐利的杀戮之剑,直接划破苍穹,轻松划开遮天大手,直劈向了化神至尊。

    不好!

    化神至尊大惊,感觉到杀戮之剑的可怕,不敢抗衡其锋芒,立刻抽身急退,眨眼间,便飞快暴退百丈,极力逼开锐利的杀戮之剑。

    但杀戮之剑岂是那么好避?

    剑刃之上冷芒暴涨,瞬间冲霄而起,掠过间,削去化神至尊半截胡须,半截衣袖,在讽刺的荡漾开来之时,便听见楚逸冷冽说道:“下次,再敢无礼,便是削你性命!”

    化神至尊生生丢了个大脸,顿时怒到了极处,指着楚逸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只能不断重复道:“好……好……好……”

    楚逸冷笑,轻拂杀戮之剑,带着磅礴的煞气,以及丝丝的冷意和不屑,道:“我元婴之境,便能比肩化神,将来只会越来越强,纵横玄元,无人可敌!而你,虽然高高在上,贵为化神至尊,可你敢扬言,你能渡过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的鸿蒙大劫吗?”

    化神至尊哑口无言,他的确没有这个信心。

    “我敢!”

    楚逸气势磅礴,眼中没有狂妄自大,只有浓烈的自信,目光如炬,炯炯看向化神至尊,开口说道:“我不久的将来,必然能够化神,待化神之后,任何一场鸿蒙大劫,我都有信心可以渡过,最终踏步鸿蒙大界,成为无上存在。而这……”

    楚逸一指化神至尊,断然喝道:“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无论是实力、潜力、还是心态,你都不如我,既然如此,我问你,你有何资格来教训我!”

    化神至尊心神剧震,踉跄后退半步,满脸表情诡异,眼中亦尽是复杂之色,凝望着楚逸,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原因无它,皆因楚逸所说都是事实,他不过是位普通的化神至尊,虽然高高在上,但也只是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和拥有着无上前途的楚逸相比,他也就是骄傲这么几天,待楚逸迈入化神之境,他将彻底失去所有骄傲的资本。

    但就算这是事实又如何?

    被楚逸如此当面说个透彻,这让化神至尊情以何堪啊!

    无法压抑的愤怒在化神至尊内心爆发,化神至尊整个人都在激烈的颤抖着,看着满脸傲气的楚逸,再也无法忍受,咆哮声中,挥掌便朝楚逸的额头拍去。

    “哼,无论多少次,你都伤不了我!”

    唰!

    二百万杀戮之气凝聚而成的杀戮之剑,挥洒出了锐利的气刃,仿佛能够把苍穹劈开,笔直的劈向化神至尊。

    而这位化神至尊,此刻再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脸色潮红,拼命摧动掌劲,狠狠的拍向杀戮之剑。

    轰!

    擎天裂响当空,出人意料的结果展开,化神至尊和楚逸硬拼,掌剑交加,被破的却不是楚逸的杀戮之剑,而是化神至尊的神掌。

    掌碎,在化神至尊,及周围几名元婴真君惊骇的目光中,杀戮之剑带着鬼啸魔音,破开虚空,划过苍穹,仿佛能够斩断一切似的,凶残斩向了化神至尊。

    “可恶,燃……”

    化神至尊终于被楚逸给逼急了,出手间再无丝毫的顾忌,面对劈来的杀戮之剑,居然仍不退,亦不愿意避,而是欲燃烧寿元,彻底和楚逸拼个你死我活。

    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一个冷冽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场中。

    “住手!!!”

    身穿玄服的天玄子,突然出现在一侧,随手一抓,轻易就拿捏住楚逸的杀戮之剑。仿佛杀戮之剑根本就不存在似的,锐利的杀戮之剑居然连天玄子的肉掌都无法划破。

    化神三境,不死强者,果然可怕!

    楚逸心神安静,而那位化神至尊也在第一时间老实了下来,停下运转的***,但仍然怨恨的看着楚逸,说道:“大长老,这楚逸擅自破坏通灵仙崖,我只是过问一二,却违逆不从,还出手反抗。通灵仙崖为无上玄阳重地,请大长老三思处理,莫要寒了我们这些守崖者的苦心。”

    听闻化神至尊恶人先告状,楚逸立刻冷笑道:“堂堂化神一境至尊,睁着一双眼睛说瞎话,也不嫌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闭嘴!冷幽上人怎么说也是师门长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天玄子眉头微皱,喝住了冷笑中的楚逸后,便仔细看了看周围,当即便看到被崩断数处,更被直接削去半截的通灵仙崖,顿时露出不悦的表情。

    通灵仙崖是历代无上玄阳宗大能参悟之地,又有许多大能遗留重宝,现在被破坏成这样子,苦心经营那么久的天玄子,怎么会开心得起来。

    顿时,天玄子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皱眉看着楚逸,问道:“楚逸,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楚逸表情不变,没有露出委屈,也没有露出嚣张的表情,而是淡淡说道:“我在通灵仙崖遇到了刺仙传人,和人家打了一场,没能留住手,把通灵仙崖打成了这样。”

    听闻通灵仙崖被破坏的真正原因,除了天玄子表情未变之外,其余几位护崖者,包括那位化神至尊,都脸色大变。

    被人溜到通灵仙崖,刺杀门内翘楚,而身为护崖者却不知情,这件事,比起楚逸破坏通灵仙崖,更要严重很多倍。

    面色复杂间,化神至尊吼道:“楚逸,莫要含血喷人,这里那有什么刺仙传人!”

    楚逸故意带着略感意外的表情问道:“我那里含血喷人了?我只是在阐述一件事实而已。”

    化神至尊刚欲分辨什么,天玄子突然随手轻摆,阻止对方说下去,而是目光冷静的看着楚逸,问道:“战果如何?”

    楚逸摸着下巴思索道:“对方掌握一门神通,应该是大神通术,并且修有小成,可让肉身介于虚无和现实之间,我暂时没找到克制的办法。不过,对方也别想伤我,真打起来,十个她都不是我的对手。”

    有些特殊的情报,只有真正的高层才知道,天玄子仅仅只是一问,便知道楚逸所言非虚。略微点了点头后,没有再继续计较下去,开口说道:“现在知道,天下之大,能人无数了吧?莫要以为,你修为高于同辈,就有骄傲的资本,对方一次刺杀你不成,还可以继续刺杀。而你,要时刻警惕,纵使有无穷的精力,也是你吃亏。”

    楚逸点头受教道:“这次是我大意了!”

    见楚逸态度诚恳,天玄子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准备安抚那位化神至尊几句,暂且把此事揭过,可是就在这时候,突然洪亮且浑厚的晨钟之声,响彻在无上玄阳宗之上。

    铛~!

    晨钟之声悠扬的传开,足足连响了十八声,震的方圆百里,皆震荡不安。而闻得此钟声之后,在场众人莫不脸色大变。

    晨钟十八响,无上玄阳起祸端!

    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