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六章 灭空散人

作品:《修神

    一秒记住【www..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十六章灭空散人

    而天玄子,见诸位化神至尊长老已经把玉简内地图记下之后,便不再犹豫,立刻吩咐道:“诸位,随我一起施展大神念术,把灵矿矿脉布局,传给诸位无上玄阳弟子。”

    “喏!”

    其余化神至尊轰然应下,然后随天玄子施展大神念之术,锁定每一位无上玄阳修士,把灵矿矿脉布局,以神念传入每一个人的心中。

    得到此地图,诸多无上玄阳修士顿时精神大振,犹如神助,不仅回避了许多危险,并开始继续对魔道修士进行追杀。

    而楚逸则早就已经在第一时间,冲入灵矿矿脉之内,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凭借巨量杀戮之气凝聚而成的杀戮之剑,金丹以下修士,无一合之将,而元婴修士,也不过是略微抵抗,便被楚逸成功击杀。

    但这显然在楚逸眼中,并不是值得什么骄傲的事情,让楚逸真正在意的,而是这么一场杀戮。楚逸功法修炼特殊,《大杀戮术》必须在杀戮之中才能成长,如果不杀人,《大杀戮术》非但不会提升境界,而且还会有所倒退。

    所幸的是,楚逸最近这段时间没少杀戮,先不说会战裴惊圣之前,路途上的杀戮,在赶跑了裴惊圣后,清剿残党时更是杀戮非少。如今这灵矿矿脉开始争夺,短短一会的工夫,楚逸又杀戮不少。

    如今《大杀戮术》的杀戮之气,虽然增长的没以前那么夸张,但也在稳定提升中。随着又有数人葬送在楚逸杀戮之剑下后,楚逸的杀戮之气增加到了两百零七万。

    太慢!

    楚逸有点不太满意,而杀戮之气越到最后增长就越慢,杀元婴以下修士,增长的速度效果极微。在楚逸看来,恐怕只有杀戮假虚境界以上的化神至尊,才能够让杀戮之气大幅度增长。

    可是化神至尊那里那么容易击杀?

    无奈之下,楚逸只能继续杀戮,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杀戮之气越多,杀戮之剑越强,除了击杀化神至尊大幅度增长之外,平时的积累也很重要。

    然而,就在楚逸寻找新的目标杀戮之时,突然眼角瞥到一位修士,引起了楚逸的注意。

    这位修士的修为,并不算强大,只是区区金丹境界,虽然金丹不错,生有五纹,但在楚逸眼中仍如同蝼蚁般的存在。而这个修士之所以引起了楚逸的注意,因为这位修士楚逸认识。

    此人,便是楚逸曾经随聂蛮山去其本家坐课,于大夏城时所遇到的前朝重臣,曾经大夏城的总督――定北侯龙破天。

    这家伙怎么也在这里?

    楚逸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和好奇,随即遁光展开,飞快朝龙破天追逐了过去,遁速之快,简直让人目不暇接。

    正在逃遁中的龙破天,立刻注意到追了过来的楚逸,面上惊慌之色浮现,扭头便全力展开遁速,想要拉开和楚逸的距离,更想直接把楚逸甩掉。

    可是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楚逸修为可比化神,乃是堂堂小圣尊。而龙破天虽有五纹,较之普通修士也算是一把好手,但在楚逸面前,他几乎什么都算不上。

    不消片刻,楚逸已经几乎就要追上龙破天,双方差距也就约百丈左右,楚逸凌空挥手,运功便朝对方隔空抓去。

    呼!

    金光大手矿洞中浮现,浩荡神力皆震得矿洞颤抖,仿佛就要崩塌。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金光大手浮光闪过,眼看着就要抓住龙破天之时,突然虚空中出现一团漩涡,呼得一声,卷住楚逸挥出金手,直接吸尽。

    什么人?

    楚逸双眼微微细眯,便见一位身穿灰色麻袍,头发犹如烟灰散乱张开,面色隐隐散发黑气的修士,荡着浩荡魔气,阻在楚逸和龙破天之间。

    楚逸眼睛贼毒,看到这位修士出现之后,龙破天就明显松了口气,仿佛找到安全的依靠,那么此人修为绝对不凡,否则以龙破天的性格,绝对不会如此放心。

    果不其然,楚逸细心打量,此人修为高达化神二境,乃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化虚修士,已经身与虚空星域相融,挥手间就能打出**力、大神通,端是强悍。

    “灭空散人?”

    楚逸目光沉冷,已经看出对方乃是虚天魔教的一位高手,地位如同在无上玄阳宗的九阳长老和清阳长老,是虚天魔教掌教至尊的左膀右臂。而楚逸之所以认识他,除了此人名气极大之外,也是看守此灵矿矿脉的几位魔道化神至尊中的一位。

    楚逸暗道要遭,对上其余几位化神至尊,楚逸自信还不惧怕,但对方恐怕已经是化神二境大圆满境界,可比化神三境不死之身的强者,以楚逸如今的境界,显然不是对手。

    但忌讳之余,楚逸仍然镇定,原因无它,就算打不过,楚逸自信凭借对矿洞的熟悉,逃还是能够逃得掉的。

    倒是灭空散人,见到楚逸对上自己后,仍然十分镇定,眼中微微惊讶之色闪过,便恢复镇定,阴声阴气连笑几声,便听对方说道:“小圣尊居然识得老夫,还真是老夫的荣幸啊!”

    楚逸从容依旧,负手笑道:“那里,那里,前辈此话多少有点抬爱了。以前辈在玄元的地位和修为,楚逸怎么能没听说过?”

    话说之间,楚逸巧妙负在背后的双手捏出神通法诀,右手杀戮之剑含而不发,左手已经取出一十八根杀神箭,偷偷做好了准备。

    而就在此时,恭维的话刚刚落下,灭空散人突然面色一厉,冷然间便冲着楚逸森然一笑,道:“小辈,在老夫面前还敢有小动作,哼,滚来受死!”

    说完,便见灭空散人双臂猛然一张,浩荡法力扩散而出,虚空中凝出一团漆黑色的漩涡,仿佛能够彻底吞噬一切。

    呼!

    黑色漩涡浮现的刹那,楚逸便感觉到浑身一紧,须发衣衫,皆不受控制的朝前飘荡,被黑色漩涡牵引,仿佛要被完全吸尽。甚至就连楚逸本身,脚下微微擦着地面滑动,亦有种要被漩涡吸去的感觉。

    好魔功!

    楚逸面色暗惊,但反应却一点不慢,右手挥舞斩下,磅礴的杀戮之气所聚成的杀戮之剑,铺天盖地的朝灭空散人斩去。

    “久闻灭空散人精修神通《饕餮吞日月》,能吞日纳月,吸取别人法力为己用,端是威力无穷。那么今日,楚逸不才,就领教一下散人的《饕餮吞日月》,看看此神通,究竟有何神妙之处。”

    轰隆!

    散发着磅礴杀气的杀戮之剑,重重的斩在了对方的黑色漩涡之上,锐利且恐怖的气息,疯狂轰击之下,黑色漩涡虽然奥妙无穷,灭空散人本身亦是修为深厚,但奈何这杀戮之剑,做为杀神白起精修神通,实在威力大的可怕。

    一剑削下,黑色漩涡顿时被劈成两半,化成了团团黑烟,飘散在其虚空之上。但杀戮之剑也未能幸免于难,这黑色漩涡似有大威力,楚逸的杀戮之剑也顿时被震得粉碎,与其拼了个不相伯仲。但考虑到楚逸如今的修为,此战果足以称得上辉煌。

    但楚逸并不欣喜,对方显然还有许多看家本领没有施展出来,所以楚逸不敢有丝毫怠慢,左手五指微张,便欲打出一十八根杀神箭破敌,可是就在这时候,灭空散人却已经完成变招。

    “化!”

    一声轻喝,便见灭空散人大袖挥舞,虚空中飘散的黑气突然凝固,然后湍湍旋动,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头颅大小的黑色小漩涡,产生出道道吸扯之力,开始准备收去楚逸挥散在虚空中的杀戮之气。

    不好!

    楚逸暗惊,但眨眼间,这种吞噬之力大增,两百多万的杀戮之气,居然仅一个照面,便直接被吞掉三成,足足有六十九万之多,速度之快,让楚逸心神大惊,对灭空散人所修神通《饕餮吞日月》,有了很深的忌讳和认识。

    “嘿嘿,击杀你,提你人头回去,不仅老夫丢失灵矿矿脉的责任可以尽数免去,而且还能够得到诸多好处。嘿嘿嘿嘿,楚逸,你就乖乖的化成老夫的功力吧,莫要再垂死挣扎了!”

    话说之间,灭空散人开始推动数百个黑色的小漩涡,朝楚逸聚拢了过来。看其架势,恐怕不把楚逸彻底吸尽,绝对不会如此就善罢甘休。

    “灭空散人,你真的以为,我的东西,是那么好吃的吗?当心撑破肚皮啊!”怒发黑扬,楚逸完全无惧灭空散人,右拳紧紧一握,冷然喝道:“给我爆!!!”

    轰隆!

    被吞下的六十九万杀戮之气,仿佛点燃的**般,轰然暴开,强悍的冲击力,不仅在瞬息间就尽破数百个黑色的小漩涡,无穷的杀戮之气就像导弹爆炸所产生的无穷弹片和弹幕,肆虐般的朝四周不断激射,带着浓烈的毁灭气息。

    灭空散人凛然,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险,抽身急退。

    至于躲在灭空散人身后不远处的龙破天,早在第一时间就开始抱头鼠窜,边躲避无穷杀戮之气所带来的毁灭攻击,边内心充满了骇然。

    记得第一次见楚逸之时,此人才不过区区灵动境大圆满,假丹左右的境界。可是时至今日再见,楚逸已经名动玄元修士界,修为可比化神,尤其是刚刚那一击,龙破天能够感觉到,对灭空散人都有莫大的威胁。

    可是楚逸则满脸黑气,看起来极其不善,那可是六十九万杀戮之气啊,积攒这些杀戮之气,可是用去楚逸很多的时间。虽然杀戮之剑本体未伤,以后还有机会能够养回来,但是短时间里,恐怕会让楚逸的杀戮之剑大打折扣。

    故,楚逸心中升出了更强烈的杀气,看着灭空散人抽身急退,且无比惊讶的神情,那里会放过这次爆炸好不容易打开的局面,第一时间五指张开,神通施展,残留的百多万杀戮之气,立刻化成道道钢针大小的微剑,散发出锋利的针芒,铺天盖地,仿若雨幕,尽数朝灭空散人喷涌而去。

    嗖嗖嗖嗖……嗖嗖!

    破空声宛如毒蛇吐信,一道道白色细影,宛如缩小了的流星群,打在四周墙壁上,地面上,矿顶之上,立刻激射出一个个针眼大小的细空,仔细观察让人惊到汗毛直立。

    数量太多,威力又是那般不凡,以灭空散人化神二境的至尊修为,亦忍不住暗暗头皮发麻。但针芒大小的杀戮之剑实在太多,灭空散人根本躲无可躲,纵使全力急退,仍被数十万杀戮之气追上,陷入极其危险的局面。

    不得已下,灭空散人护体神罡全开,咬牙摧动起莫大的法力,全身笼罩在层层黑色的神光下,劳劳把自己护住,硬撼楚逸所射出的无穷杀戮之剑。

    杀戮之剑威力无穷,聚集两百万杀戮之剑,纵使化神二境至尊也不敢对其锋芒。但楚逸散开使用,虽然数量极众,几乎无法躲过,但威力上却大打折扣。就如此刻,无穷针芒般的杀戮之剑,射在灭空散人的护体神光之上,纵使在护体神光之上,打出了层层叠叠的涟漪,但却无法破开其恐怖的防御。

    灭空散人略微松了口气,可是当他这口气还没有完全松开,下一刻便又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就在此刻,虚空中突然出现一十八根乌黑小箭,散发着恐怖的杀神气息,朝灭空散人激射而来。

    灭空散人当场满头的灰发,就像是踩了尾巴的猫般,全都炸了起来,因为他已经认出,这一十八根乌黑小箭,乃是大名鼎鼎的杀神箭,一根可越阶杀敌,而这一十八根出现,简直就是索魂钩命啊!

    这楚逸,怎么有那么多杀神箭!

    灭空散人大惊,杀神箭则已经穿越虚空而来,带着犹如鬼啸般凄厉的破空声,射向了灭空散人。而面对此杀神箭,灭空散人那里敢有所怠慢,护体神光全力张开,可依然如同纸糊般,瞬息间便被当场撕碎,紧接着,便见那杀神箭,夺命而来。

    “燃,千年寿元,饕餮吞天!!!”

    呼!

    黑色漩涡突然张开,笼罩在灭空散人四周,形成了一个恐怖的黑洞,仿佛要把一切都给彻底吞没。杀神箭威力极强,但楚逸修为仍然不够,黑洞吞噬,杀神箭立刻不受控制的朝黑洞中心凝聚了过去。

    楚逸大惊,暗道灭空散人厉害!

    先前爆开杀戮之气,然后再以无穷杀戮之气为障眼法,吸引灭空散人注意,最后才施展真正的杀招,使用一十八根杀神箭,企图一击灭敌。可是没想到,灭空散人临危之下,居然还能做出如此反应,施展神通欲吞下一十八根杀神箭。

    杀神箭可不比杀戮之气,杀戮之气爆开,只要未毁去根基,还能够再重新滋润和酝酿出来。而杀神箭则只有这一十八根,如果吞噬,以楚逸和灭空散人巨大的修为差距,想要夺回来绝没那么容易。

    绝不能让灭空散人夺去杀神箭!

    楚逸面色沉冷严肃,控制着杀神箭抗衡灭空散人之时,左手张开唤出鸿蒙天火,右手张开唤出鸿蒙神雷,雷火弥漫,朝灭空散人掷去。

    “你不是喜欢吞吗?鸿蒙天火,鸿蒙神雷,这可都是好东西啊,我看你敢不敢吞!”

    面对鸿蒙天火和鸿蒙神雷,灭空散人脸色大变!

    《饕餮吞日月》乃是虚天魔教镇派神通之一,由虚天魔教第三任教主,以无上天资,借鉴《虚空魔道》而所创神通。此神通大成,可吞敌之力为己用,也可吞下别人的修为壮大自己,就如神通之名,修炼到最高的第六重境界,可吞日月。

    但这《饕餮吞日月》,尽管威力极大,却十分难以修炼,历代虚天魔教无上俊杰,选择修炼《饕餮吞日月》这门神通者,都未能修炼出成绩,白白荒废,让人为之叹息。

    灭空散天福缘深厚,乃是有大气运之身,早年修道之初,偶然得到了上古奇兽吞天兽的奇卵,以此为基,吸收吞天兽卵的精华,来弥补和修炼《饕餮吞日月》神通,终于成功把此神通修成。

    借助《饕餮吞日月》的重重神通,吸对方功力为己用,灭空散人仅用三百余年的时间,就修入化神之境。时至今日,修为更是达到了化神二境大圆满的境界,并在虚天魔教位高权重。足以可见,《饕餮吞日月》这门神通,究竟是何等的强大。

    可以说,凭借着《饕餮吞日月》无物不吞,化敌攻击为己用,取敌功力壮大已身的能耐,即便是对上化神三境的不死至尊,灭空散人都有一战之力。

    但今时今日却发生了一件怪事,以灭空散人的强横能耐,却接连失手在楚逸这个小小的元婴修士手中,这对于灭空散人来说,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先是那种化杀气为己用的恐怖神通,接着居然取出了一十八根大名鼎鼎的杀神箭,现在又放出让任何化神至尊,见到了都会头皮发麻,心生畏惧的鸿蒙天火和鸿蒙神雷。面对这层出不穷的种种神通,究竟还让不让人活了。

    变态,怪物,妖孽!

    灭空散人毫不吝啬的把种种怀有复杂心情的称呼,都运用到楚逸的身上,在他眼中,楚逸现在就是妖魔转生。

    可惜的是,灭空散人现在根本就无暇去考虑这些问题了,此时鸿蒙天火和鸿蒙神雷,已经化成了恐怖的雷龙和火龙,咆哮着向他冲来,纵使《饕餮吞日月》连杀神箭也敢吞,可是现在这时候却不敢吞这鸿蒙天火和鸿蒙神雷。

    因为这玩意,根本就是化神至尊的克星,任何化神至尊承受这含有鸿蒙之力的神通,都犹如渡那鸿蒙大劫,受到严重的伤害。

    灭空散人大恨,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杀神箭,果断的选择了放弃,身形疾掠,避开鸿蒙天火和鸿蒙神雷所化的雷龙火龙。

    楚逸则不动声色的收起杀神箭,此物威力极大,而且偷袭起来奥妙无双,就这样时不时的来一下,绝对比当成法宝来,威胁更大。

    就如楚逸所设想的那般,灭空散人看到楚逸收起杀神箭,不但没松一口气,反而更加的警惕,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见到一十八根杀神箭,突然出现在他身旁似的,这种感觉,让灭空散人苦不堪言。

    而灭空散人纠结郁闷之时,楚逸已经毫不犹豫的施展神通,穿上炎魔铠,浑身荡漾着恐怖的天火之威,散发着浓烈的鸿蒙气息,朝灭空散人杀去。

    近身才是楚逸的天下,用法宝神通对轰,并非楚逸所擅长的打法。而楚逸有绝对的自信,只要被自己近身,凭借着这身神力,就算是化神三境的不死至尊,楚逸也有信心把其给抓下来揍一顿。

    说时迟,那时快,楚逸已经脚踏奥妙遁法,融入天地,瞬息间来到了灭空散人身边,右拳一紧,霸裂击悍然轰向了灭空散人。

    不得不说,《诸天遁法总集》还真是个好东西,里面记载许多奥妙遁法,如果楚逸能够全部掌握,速度将会达到一个非常变态的地步。而对于楚逸这种擅长近身神通的修士来说,一个可怕的速度,会让他的优势最大化的发挥出来。

    就如此刻,楚逸借助天地之势,脚下缩地成寸,仅一步便来到了灭空散人身边,缠绕着鸿蒙天火的神拳轰出,直击灭空散人面门。如果这一拳着实的轰中了,灭空散人就算是化神二境至尊,恐怕也得被一拳轰爆脑袋。

    楚逸速度太快,灭空散人惊得脸色大变,如果是寻常修士,纵使**强悍,灭空散人也能够凭借《饕餮吞日月》的神通,化解掉,并反击回去。可是楚逸的拳头不是普通的拳头,包含着九种威力无穷的异火,内中还有恐怖的鸿蒙天火。

    灭空散人不敢吞,因为这火就等于是高爆炸弹,吞了不仅无益,还有无穷的坏处。无奈之下,灭空散人只能飞快摸出一件上品防御的盾类法宝,架在面前,抵挡楚逸的攻击。

    轰!

    重拳轰下,犹如古刹晨钟,上品防御宝器,尽管防御不凡,但楚逸一拳下去,直接砸出一个明显的拳坑,无数裂痕密集而出,恐怕再来一拳,就要彻底的粉碎。

    灭空散人大惊,飞快抽身疾退,可是他根本比不过楚逸的速度,连连被楚逸克制,惊恐间,又见一颗拳头在眼前不断放大,咬牙拼命用手中的盾抵挡一下,盾碎,灭空散人受到些许牵连,嘴角挂着一丝血痕,显然已经受到了轻伤。

    楚逸精神大振,双掌展开,化成大海,宛如火焰组成的大海,排除阵阵惊艳火浪,仿佛打穿虚空,碎去星辰,焚去世间万物。

    灭空散人苦不堪言,他一身神通,毕生经历,都用在《饕餮吞日月》这门神通之上。现在这门神通,倒霉的遇到了鸿蒙天火和鸿蒙神雷,根本不敢吞的他,已经被楚逸完全克制。

    说来也有点搞笑,换成任何一位化神二境至尊,楚逸打起来绝对不会如此轻松,毕竟化神二境修士还是很强大的,悠久的生命,诸多法宝,加上所修炼的强横神通,楚逸跟本就占不到便宜。

    要知道,和真正的化神修士比,楚逸最差的就是时间。化神二境至尊等同于渡过了两次鸿蒙大劫,按照正常千年一次的渡劫方式,化神二境至尊最少有两千多年的寿命。

    两千多年的寿命,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做许多的事情,修炼神通,炼制法宝,轻易的就能不断壮大自己。而和这样的存在相比,楚逸差距极大,能够打成平手,就足以自豪了。

    所以只能说这灭空散人倒霉,碰到拥有鸿蒙天火和鸿蒙神雷的楚逸,只要依仗这鸿蒙天火和鸿蒙神雷,精修《饕餮吞日月》,别得神通和法宝都很稀松的灭空散人,只能郁闷,只能纠结。

    一招鲜,吃遍天,这句话显然在灭空散人碰到了楚逸后,被无情的打破了。

    而且,此刻的楚逸越战越勇,周身火焰沸腾,宛如火神在世,燃烧弥漫而上,终于把灭空散人逼到无可奈何,心生退意。

    “想我化神至尊,今天却被这区区元婴修士逼到如此份上,罢了,老夫自认倒霉,待以后炼制一件威力无穷的法宝,再报今日的耻辱。”

    一念至此,灭空散人不再犹豫,猛然凝聚全身元力,狠狠的朝楚逸一掌拍来。

    化神二境至尊全力一击,虽然没有任何技巧,但威力之大,楚逸也不得不暂避锋芒,施展无上遁法逃开。可是当楚逸刚刚避开,灭空散人二话不说,扭头便逃。

    呃?

    楚逸愣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灭空散人堂堂化神二境至尊,高高在上的存在,居然不敢和自己打了,连个响亮的口号都不喊,扭头就逃。而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猛了,连化神二境至尊,都能打跑?

    虽然疑惑,但楚逸反应却一点都不慢,身体一晃,分身便出现在其身旁。楚逸甩手递过弑魂黑镰,开口便吩咐道:“找出龙破天,搜其魂!另,取我一道杀戮之气,去杀魔道修士,凝聚其中。”

    话说之间,楚逸已经分出一道杀戮之气,打入分身眉心。

    分身与楚逸心意相同,自然知道楚逸究竟是什么意思,二话不说,提着弑魂黑镰,便杀气腾腾的离去。

    楚逸则冷然笑道:“好个灭空散人,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遁法施展,楚逸毫不犹豫的朝灭空散人逃遁的方向追去,以《诸天遁法总集》的速度,几乎没用多久,楚逸就发现了逃遁中的灭空散人。

    看到楚逸居然这么快追来,灭空散人脸色大变,同时心中更是怒极。想他堂堂化神二境至尊,高高在上,万人敬仰,被楚逸克制,无奈退去,这已经够让人火大了,现在对方还阴魂不散的追上来,让灭空散人感觉胸腔里仿佛塞了几万斤**似的,有种快要爆炸的感觉。

    “楚逸,老夫念你修行不易,好心饶你一命,你不要不知好歹!”

    “哈哈哈哈,灭空老匹夫,什么好心饶我一命?本人不稀罕,倒是你的颈上头颅,我很是迫切的需要啊!另外,你那套神通《饕餮吞日月》挺不错的,我也很是心动!”

    灭空散人气的哇哇大叫,怒到双眼似能喷出无穷火焰,咬牙切齿的想要回头彻底灭了楚逸,但回头看到楚逸全身笼罩在鸿蒙天火所聚成的战铠之内,又生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咬牙切齿的闷头继续逃,企图把楚逸给甩掉。

    楚逸和灭空散人修为不俗,速度极快,一追一逃之间,短短一柱香的时间里,就穿过大半矿洞。途中自然遇到无数缠斗中的仙魔两道的修士,但无一例外,均在看到楚逸气势汹汹的追着灭空散人后,惊的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

    “乖乖,这,这,这可能吗?”

    “老祖乃是化神二境至尊,高高在上,万人敬仰,却被楚逸追杀,这楚逸究竟有多大的能耐?他是怪物,是妖孽吗?”

    “果然不愧是楚师兄啊!化神二境至尊,都不是对手,被其追的落荒而逃。”

    “哈哈,魔道小崽子们不过如此,大家杀!”

    这是一队正在缠斗中的仙魔两道修士,本来双方旗鼓相当,但在楚逸追在灭空散人从这里经过之后,双方经过短暂的吃惊和震撼之后,瞬间又撕杀在一起。只是从这时候开始,仙道修士士气如虹,直杀的魔道修士丢盔弃甲。而魔道修士自然神情黯淡,士气低落。

    诸如此类的事情,不时的在矿洞之内发生,许多修士看到堂堂化神二境至尊,高高在上的灭空散人,居然被楚逸追的只能逃命,基本上都当场犹如石化,呆滞片刻,心中充满了震撼。

    当然,这样不断出现的场面,灭空散人和楚逸都有注意到,只是注意归注意,两人表现出来的心境,却相差极大。

    楚逸自然无所谓,也不在乎,只是随意一笑,仍然不变初衷,眼中只有灭空散人,全心全意的在后追杀,没有丝毫顾虑。

    灭空散人则不同了,他知道自己这次彻底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堂堂化神二境至尊,高高在上,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被楚逸追杀。以灭空散人的地位和名气,可以预料,这件事要不了多久,就会远远传播出去,成为灭空散人毕生不可磨灭的污点。

    郁闷,纠结,灭空散人现在怒到想要发疯,几乎无法忍受。

    与此同时,天玄子等人也听到了无上玄阳弟子传来了楚逸追杀灭空散人的事情,即使对楚逸放心,此刻天玄子等人也惊到瞠目结舌,集体傻眼。

    灭空散人是谁?

    灭空散人乃是堂堂魔道大能,不仅在虚天魔教位高权重,更是修为精湛,于化神二境至尊中鲜有敌手。并且,所修神通《饕餮吞日月》,就算是天玄子这样的化神三境不死至尊,碰上都会头疼。

    可是,可是,可是如此强横的灭空散人,现在居然被楚逸这元婴修士追杀。

    饶是天玄子等人定力极强,心性修为极高,现在也集体傻眼,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同时,对楚逸更高看三分,及有了新的认识。

    “自从认识此子之后,我越来越感觉自己的心性修为不够了!”

    天玄子的话,引起了周围等人的共鸣,苦笑连连之间,许多化神至尊忍不住在想,有楚逸这个变态在,以后吾等高高在上的化神至尊还怎么混,这……这叫人情以何堪啊!

    诸多化神至尊心情究竟是何等的复杂,楚逸肯定是别想知道了,因为此刻的楚逸,表情特别的严肃和严峻。原因无它,面对楚逸的追杀,打又无法打,满腔怒气又无法挥散的灭空散人,像个无头苍蝇奔跑了半天之后,居然跑到了灵矿矿脉深处。

    灵矿矿脉乃是天地间最神奇的所在,深入地下,又能产出对修士用处极大的灵石,自然妖异无比,内中蕴涵着诸多危险。

    楚逸胆子极肥,当年为了能够快速提升实力,虽然进入过灵矿矿脉深处,但也只是在边缘游荡,不敢冒然进入太深。

    而后来楚逸修为有所提升和成长,伴随着眼界的开阔,楚逸才知道,当年自己冒然闯入灵矿矿脉深处,究竟是何等的无知。

    可以说,灵矿矿脉深处妖异无比,像是充满了诅咒的绝地,亦像是充满了希望的福地。在这里,有传说中的神石,亦有传说中的妖魔,运气好的,进来后能够有天大的造化,而运气坏的,进入之后必然死无全尸。

    这种运气指数,就算是化神至尊也不能幸免于难,哪怕是化神五境至尊,进入其中也没有万全的把握。

    有书籍传闻记载,当年一位化神五境大能,修为通天,几乎在玄元修士界呼风唤雨。但因为没有自信,能够度过第六次鸿蒙大劫,便希望能够深入灵矿矿脉,寻得一线生机。

    结果那一夜,灵矿矿脉内鬼哭神嚎,哀声满天,没过多久,强横无比的化神五境大能,浑身是伤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双目被人挖去,舌头被人割掉,满脸痛苦,在跨出灵矿矿脉之后,倒地而亡,化成了一滩血水。

    至此,关于灵矿矿脉深处,又被人们批上一层神秘的色彩,而内中究竟充满了多少危险,至今还未有人能够得知。

    楚逸在后追赶,外面又有十余位化神至尊堵着,灭空散人狗急了跳墙,慌不择路,居然不要命的往灵矿矿脉深处奔去。而楚逸因为追得太急,又太过于专注,居然没有留神,跟着灭空散人跑到了灵矿矿脉深处,并且一不小心,已经前进了约百里左右。

    虽然灵矿矿脉号称深不见底,但是百里左右的深入,已经是个很危险的距离。要知道,当初楚逸选择深入,也不过区区五六公里左右,现在一口气深入了百里,可是随时都要面临丧命于此的危险。

    “楚逸,你真的想不死不休吗?”

    面对灭空散人咬牙切齿的询问,楚逸也略微犹豫,少了刚才那份如虹气势,多了些许顾虑,阴沉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这时候,灭空散人继续咬牙劝道:“楚逸,我们彼此已经深入了百里,这已经是很危险的距离了,再继续下去,恐怕我们都要把命留在这里。老夫无所谓,活了两千多年,你还有大好的成长空间,可不要为了一时的贪念,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啊!”

    楚逸虽然已经心生退意,但看到灭空散人如此,便忍不住冷笑道:“哼!灭空,你怕了?”

    灭空散人气的牙痒痒,但最后还是无奈说道:“楚逸,你不就是想要《饕餮吞日月》吗?老夫我给你神通口诀便是,只要你放过我,别再追杀下去。”

    楚逸无视,回道:“我可不敢要,谁知道是真是假!”

    灭空散人气的哇哇大叫,凶狠说道:“到这份上了,还骗你干什么?如果你不信老夫,那么咱们就继续深入吧,反正要死一起死!”

    楚逸略微犹豫,突然停下遁法,道:“神通拿来!”

    灭空散人也跟着停下,略微犹豫片刻,无奈叹息一声,便随手取出玉简,放在眉心开始录制,片刻后,把录好玉简抛向楚逸。

    楚逸伸手接住,放在眉心查看,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后,便也不打算继续和灭空散人纠缠下去,欲准备速速离开灵矿矿脉深处区域。

    然而,就在这时候,异变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