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渡劫御圣

作品:《修神

    一秒记住【www..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四十四章渡劫御圣

    一步,两步,三步!

    鹏王犹如妖神,面容冷酷,一步步朝邀月接近着,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杀机,让人毫不怀疑,鹏王击杀邀月的决心。而对于不断接近中的鹏王,邀月恍若未知,仍在被时间囚禁着,静止在那里。

    邀月,危矣!

    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只能干瞪着眼,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就连现在最强的天玄、天凡、天刚三人,连破开鹏王一方世界的力量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鹏王一步步行到邀月面前,缓缓抬起右手,准备抹杀邀月。

    邀月,命悬一线!

    眼看着,邀月就要香消命陨在鹏王掌下之时,终于一个急促的声音,迟迟而来。

    “鹏王,尔敢伤本宫分身!!!”

    邀云圣女仿佛从天外而来,突然出现在邀月的一方世界之内,周身同样岁月的法则流动,轻松抵抗住了鹏王布下的时间法则之力,挥袖横扫间,带动邀月的一方世界,欲破去鹏王所有的时间法则之力。

    “邀云,你终于舍得出来了,但已经为时已晚!”

    话说之间,鹏王突然发力,妖掌之上,涌现出毁天灭地的力量,速度突然大增,重重的朝邀月拍下。

    “鹏王,尔敢!!!”

    邀云真的急了,鹏王修为不在她之下,想要打破鹏王所布下的时间法则,绝非旦夕间能够做到的事情,所以想救邀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邀云与邀月乃是‘花开并蒂,同心同体’的存在。也就是说,邀月受伤,她也会受到牵连,到时必然战力大打折扣,对付鹏王会落入下风,甚至还有可能命陨。

    而这恰恰就是鹏王所打的主意,尽管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但分身如果死了,本尊会受到牵连的事情,鹏王心里面还是十分清楚的。所以鹏王准备击杀邀月,然后对付邀云圣女便会轻松许多,容易许多。

    不得不说,鹏王误打误撞,所取到的优势,要比想像中的还要大!

    轰!!!

    鹏王一掌重重的拍在邀月的天灵头顶之处,强横的妖元,仿佛洪水般汹涌而出,疯狂的涌入邀月的体内,摧毁着妖月的一切生机。

    “不!!!”

    邀云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感受到邀月生机在飞快的流逝,同心同体下,邀云也受到了牵连,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轻咳一声,便喷出团团艳丽的鲜血。

    完了!

    这是邀云现在心中唯一的一个念头,她现在十分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答应邀月,让她出来散散心。可以说,造成现在这样的情况,乃是邀云一生中,最错误的一个决定。

    但是邀云清楚,纵使再来一次,她也会选择这么做。因为邀月为她已经牺牲了一生的时间,更为了她付出了一切。眼看着时日无多,怎么还忍心,让邀月就这么孤独的结束一生?

    罢了,罢了……

    反正第六次鸿蒙大劫是肯定渡不过去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就这样吧。

    更加强烈的撕裂感,在邀云的心中爆发着,邀云的肌肤上,出现道道裂痕,艳红色的血液,无法阻止的从伤口处流出来。

    所有人大惊,谁都没有想到,邀云会受如此大的牵连,就连鹏王也没有想到,居然会造成如此辉煌战果。但这并不防碍,鹏王继续施展神通,把邀月击杀,因为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么做可能连邀云都能一块击杀。

    嘿!

    鹏王脸上涌现出了浓烈的狞笑,而邀云则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缓缓的看了一眼邀月,轻轻叹息道:“妹妹,对不起,是姐姐害你孤独一生,如果有来世,姐姐定会偿还这一切。”

    说完,邀云圣女突然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气息,强大的真元在其体内流动,岁月的气息流转,让邀云圣女暂时遏止住了伤势,赢得了一击的机会,唯一一击的机会。

    只有一次机会!

    邀云圣女面上决然之色更浓,微微抬起满是裂痕,就像精美的瓷器在缓缓破碎的右手,指向鹏王,凄厉道:“鹏王,就算我死,同样可以拉你垫背!燃,我……”

    “啊!!!”

    邀云圣女话还未说完,突然一声凄厉的长啸,贯穿天地而来。随即,突然就见一柄巨大的金色杀戮之剑,突然当空落下,劈开了天,斩断了地,划破了大海,生生破入了邀月的小世界之中,犹如一道金色的光影,在鹏王惊骇的目光中,重重斩在了鹏王的手臂之上。

    唰!

    臂断,毫无丝毫的悬念!

    就像是锋利的刀子,切开豆腐似的,鹏王的整条右臂被轻松斩断,连鹏王身体周围的时间法则,同时被彻底的斩碎。威力之盛,当真称得上是惊世骇俗。

    是谁?

    所有的人对那金色的杀戮之剑,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前不久,在鹏王追杀楚逸之时,楚逸就使用这金色的杀戮之剑,不止一次的攻击过鹏王。故,在看到这金色的杀戮之剑时,所有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楚逸。

    楚逸?

    楚逸不是被鹏王丢到火焰漩涡中了吗?按照正常的情况,楚逸现在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就在所有人复杂的目光中,天刚子惊喜的目光中,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某个火焰漩涡之中。而此刻,那个火焰漩涡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完全被黑色的漩涡所代替吞噬。甚至,在隐约间,还能够看到些许残留的火焰,被逐渐的吞噬。

    楚逸!

    有修士眼尖,第一时间看到黑色漩涡之下,犹如魔神般傲立在那的楚逸,正用一双异常愤怒的眼神,冷冷的逼视着鹏王。

    这……

    包括鹏王在内,所有的人都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仅只知道,楚逸现在所施展的神通,貌似正是虚天魔教的镇派绝学之一《饕餮吞日月》。

    可是这又如何?

    尽管《饕餮吞日月》号称能够吞尽天下,但也没听说过连鸿蒙天火和太阳真火所交织出的火焰法则,也能够吞得下啊?

    恐怕,就算当初创造《饕餮吞日月》的绝世魔尊,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但楚逸做到了,他生生的吞了一个让化神五境都畏惧的火焰漩涡。并且化成了自身的修为之中,用于修炼《三昧真火》直接让楚逸,成功把《三昧真火》的第二层境界,那就是以天地为鼎炉,日月为水火,阴阳为化机,深蕴五行,以心炼念,称之神火。

    神火境,化念为火,意念一动,便能涌出无穷神火,焚尽万物,无所不熔,是为至纯火种,世间鲜有克制之物。

    而修炼到神火这层境界,《三昧真火》已经算是修炼有成,大神通的威力也已经展现出来,用于御敌,奥妙无方,威力无穷。

    如果以往,楚逸肯定会开心异常,但现在楚逸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原因无它,楚逸目光注视下,清晰的看到,邀月犹如风中的柳絮,无力的在虚空中荡落。尤其是当楚逸看到,那点点艳红的鲜血,不断的洒落,更是刺激着楚逸的神经。

    怎么会这样?

    邀月为什么会在这里?

    楚逸悲鸣了一声,瞬间冲至邀月的身边,接住抛飞中的邀月。入手间,感受到的是那几乎没有多少重量的身躯,以及滚烫还没有冷却的鲜血。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邀月,邀月,你醒醒啊!”

    楚逸歇斯底里的呼唤着,或许是听到楚逸的呼唤,邀月在幽幽中,虚弱的醒来。只是此刻,平时那如同天上的月亮,笑起来迷人可爱的秀目,此刻充满了痛苦,注视向楚逸的刹那,让楚逸产生了一股强烈的锥心之痛。

    “邀月,你醒醒,我是楚逸啊!”

    邀月艰难的游动目光,转眼看向楚逸的刹那,目光中闪过一丝惊喜,虚弱的说道:“小楚逸,是你吗?呵呵,看来我也死了,大家都在地狱中相见了。”

    说着,邀月似乎意识到情况不是这样,目光艰难的游走,看向周围,顿时仿佛明白了什么,虚弱的喜道:“难道……我们没死?太好了,小楚逸,你还活着!太好了,我的好朋友,你没有死!”

    楚逸呼吸猛然一歇,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邀月会受如此重的伤。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楚逸啊!

    顿时,楚逸痛苦的自责着,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艰难回道:“邀月,先服道丹,全力疗伤。答应我,活下去,因为我们的房子,还没有盖好呢。”

    说完,楚逸翻手就取出道丹,缓缓的喂邀月服下。

    邀月没有反抗,实际上她也没有力气反抗,受伤极重的她,就像是一个乖宝宝,任由楚逸为她服下疗伤道丹。

    也许是道丹真的起到了效果,邀月的伤势略缓,凄美的秀容上,升起了一陀嫣红。

    但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回光返照,邀月显得精神许多,注视着楚逸,用很特别很特别的嗓音问道:“小楚逸,你怎么哭了?”

    哭了?

    楚逸抹了下眼角,手上传来了湿润的触感。

    但楚逸这时候没有想太多,同时,这个时候邀月又继续说道:“嗯嗯,我知道了,你是在担心我吧?”

    楚逸顿时表情无比温柔,赶紧点头道:“当然,你是我的朋友,我自然要关心你!”

    “真的吗?”

    听闻楚逸此言,邀月显得无比开心和激动,连连问道:“我是你的好朋友吗?很好很好的朋友?”

    楚逸重重的点头道:“是的,很好很好的朋友!”

    邀月带着满足的表情,开口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我也有朋友,我也有好朋友了。”

    说着,邀月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也越来越微弱,让楚逸都能够清晰感觉到,邀月此刻生命的流逝。

    “不能死!”

    邀云顿时大急,赶紧就要过来抢救邀月。可是还未靠近,却看到楚逸用冷漠的眼神望来,就受伤的野兽,让这时候的邀云能够清晰感觉到,只要她再靠近一步,楚逸绝对会立刻和他玉石俱焚。

    邀云并不怕楚逸,可是这时候她却不知道为什么,却发自内心的不想去违逆楚逸。

    可能是受邀月的影响吧!

    邀云如此的安慰着自己,毕竟她和邀月同心同体。

    而制止邀云接近,并不代表楚逸放弃了对邀月的救助。翻手取出许多道丹,甚至还有一枚真果的六品道丹,仿佛不要钱的为邀月服下。

    可是,却都没有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楚逸顿时大急,而就在这时候,银猪不慌不乱的说道:“楚逸,把这丫头收到鸿蒙空间里,他乃并蒂水仙之体,可以用灵明神水救治。当然,以现在灵明神水的能力,还救不活这丫头。待鸿蒙珠升级到第四变,这丫头就会恢复,而且连以前的大道之伤也会尽去。”

    楚逸二话不说,立刻一点眉心,意念一动,便把邀月收到了鸿蒙空间之内。

    邀云圣女顿时脸色大变,原因无它,因为在邀月消失的刹那,明明和邀月同心同体的她,此刻居然感受不到邀月的所在。这是邀云诞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顿时面色大变,显得异常复杂。

    而关于这一切,楚逸自然不会解释,更不可能解释。只是关注的分出神念于鸿蒙空间之内,看着杀神白起和银猪同时开始忙碌,小心翼翼的把邀月放入到了灵明神水之中。

    灵明神水果然是绝无仅有的神物,拥有养活万物的能耐。只见邀月被放入灵明神水之中,顿时周身涌现出无穷的仙光,然后慢慢化形,化成了一株娇艳的并蒂水仙,扎根在灵明神水中,越加的水灵和娇艳。

    这……

    楚逸无法解释是什么情况,但是他却看到,本来受伤同样严重的邀云,以肉眼可辨认的方式,在飞快的恢复着。不过片刻,就已经恢复如初,甚至还有精进。

    邀云和邀月同心同体,虽然因为鸿蒙空间的关系,双方断开了联系,但是同根同源的联系,仍没有失去,所以邀月无碍,邀云同样无碍。

    楚逸顿时松了口气,邀云则吃惊道:“楚逸,你做了什么?”

    楚逸没有理会邀云圣女,而是冷冷的开口说道:“邀月已经为你付出太多了,现在我要把邀月带走!”

    邀云圣女秀容冰寒,冷然道:“楚逸,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楚逸没有理会邀云圣女的质问,而是平静回道:“邀月现在受伤严重,被我以秘法温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如果把邀月还给你,不仅邀月会死,你也一样!

    况且,前辈你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和邀月的联系断绝,再也不用担心修行的问题,现在努力,说不定能够渡过鸿蒙第六劫,究竟孰轻孰重,你自己看着办吧。但我要告诉你,想要回邀月,让其以后继续为你卖力,妄想!”

    邀云何曾受过这样的苦,又何曾受过这样的气,被楚逸如此强势对待,顿时面上闪过一丝浓烈的愤怒和羞辱。

    但邀云却没有出手对付楚逸,而是盯着楚逸注视片刻后,突然无奈叹息道:“本宫亏欠邀月太多,既然能有如此皆大欢喜的局面,也算是了却本宫的一桩心愿。楚逸,邀月本宫就托付给你了,她心智未开,希望你好好待她。而如果那一天,让本宫知道了你亏欠她,本宫定不会饶你。”

    楚逸铿锵有力的回答,认真的回道:“圣女放心,无论发生什么,我楚逸对天发誓,都不会再让邀月委屈一点,流一滴眼泪,或者有任何伤心的事情。”

    邀云圣女略微额首,道:“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但在我看来,你还是好好考虑,如何把修为提上去吧。以你现在的境界,还不足以保护邀月。”

    楚逸冷冷回道:“楚逸心里有数,不劳圣女费心了!”

    说完,楚逸不再理会邀云圣女,而是转头看向面色复杂,正在接回断臂的鹏王,冷冷说道:“鹏王,劳你费心,可是我实在命硬,现在又回来了!”

    鹏王双眼微眯,今天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很受打击的一天,想他堂堂化神五境岁月亚圣,先后数次施以杀招,居然杀不死楚逸这个区区假虚境界的修士,对于鹏王来说,这绝对是件很诡异的事情。

    因此,现在鹏王看楚逸是越看越不顺眼,冷冷说道:“楚逸,你太让本王意外了,恐怕你命是属蟑螂的,怎么杀都杀不死啊!”

    楚逸冷然笑道:“多谢鹏王夸张,放心好了,我这个蟑螂会好好活下去的,早晚有一天,杀上你们万妖岛,屠尽所有妖族,一个,不留!!!”

    话说间,一股磅礴的杀机,从楚逸身上弥漫了出来,伴随着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张显出了楚逸此刻的决心。

    鹏王顿时脸色一沉,内心中更是涌现出一丝不安,肃穆看着楚逸,鹏王突然明悟,如果不能击杀楚逸,对于妖族来说,绝对会是一场劫难。

    冰冷的杀机,顿时在鹏王周身开始流动,鹏王冷冷的注视着楚逸,暗运神通道:“楚逸,你认为你会有这个机会吗?我会追杀你,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直到真正杀死你的那天,方才会善罢甘休。”

    楚逸冷然笑了笑,仿佛根本就不在意鹏王所说的话,而这时候,邀云圣女则插声,原本温暖的嗓音,带着恐怖的寒意,冷然道:“鹏王,你贵为岁月亚圣,身为前辈,却动手对付我仙道晚辈,哼,当真以为我们仙道无人,怕了你们妖族不成?”

    鹏王或许不会在乎楚逸,但绝对不能不在乎邀云圣女,因为邀云圣女的修为和战力,绝对不在鹏王之下。现在邀云出言保护楚逸,除非其余几位妖王前来,今日恐怕是想杀楚逸,杀不成了。

    鹏王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但他也算是决断之人,立刻衡量过后,果断道:“我就不信,你们这些老骨头,会担保楚逸一辈子!”

    鹏王不知道,邀云圣女还真打算这么做,现在楚逸因为邀月的关系,已经和邀云圣女绑在了一起。楚逸死,邀月就会死,邀云同样会死,这么严重的情况,邀云圣女怎么敢放手。

    故,在鹏王话音落下,邀云圣女说道:“楚逸以后是我碧落仙宗客卿大长老,地位与掌教同尊,想杀楚逸,你尽管放手来试试,前提是你们万妖岛,到时候能够抗衡我碧落仙宗和无上玄阳宗的怒火。”

    天下修士大惊,鹏王亦是脸色微变,怒极反笑道:“哈哈哈,好,好,好,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说完,鹏王没有继续逗留的意思,挥手吩咐道:“众妖,我们走!”

    “走?”

    鹏王刚刚吩咐完,楚逸突然冷然笑道:“很抱歉,鹏王!我楚逸气量小,吃了亏向来都是立刻就讨回来。你想走,还要问问我愿意不愿意。”

    楚逸此话说的太过嚣张,就连邀云圣女都忍不住微微皱了下眉。而鹏王更是怒极,冷然喝道:“笑话,我鹏王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凭你楚逸,留得下我吗?”

    楚逸诡异的冷然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竖指了指上方。

    什么意思?

    鹏王疑惑的抬头看了看,顿时脸色大变,因为虚空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凝聚出了厚厚一层劫云。

    鸿蒙大劫?

    遭了!

    鹏王心里面猛然一惊,二话不说,立刻施展妖族秘法,带起天鹏极速,眨眼间就遁出万丈之遥,闪烁间,就欲破空离去。

    “走?”

    楚逸突然双目微张,冰冷的金色神光覆盖双瞳,刹那间施展出天神之目的楚逸,瞬间盯住鹏王,二话不说,便立刻坠去,以同样恐怖的速度,追到鹏王近前,突然气势全开,带着冲霄劫力,引动鸿蒙大劫落下。

    咔嚓!

    紫色闪电划过天穹,直追楚逸,覆盖范围之广,包括鹏王亦覆盖在其内。

    劫起!

    鹏王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