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鏖会群杰

作品:《修神

    一秒记住【www..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七十章鏖会群杰

    各派传人目前还算足够自律,但也算是摩擦不断,或者有几人形成了联盟。只待楚逸出来,然后各派传人立刻同时擒下楚逸,抢来中帝宝藏。

    可是在苦苦等待许久之后,楚逸仍然不见出来,各派传人焦躁不安,因为他们知道,楚逸如果真打算躲在里面一辈子,他们纵使费劲心机,恐怕都奈何不了楚逸分毫。

    难道就陪着楚逸在这里耗一辈子吗?

    就在各派翘楚暗暗焦躁之时,突然仙殿动荡,轰然声中,巨门缓缓向两旁打开,各派传人立刻齐齐注视望去!

    出来了!

    当巨门完全打开之时,楚逸身影缓缓出现在各派传人的目光之中,看着那挺拔的身影,自信的笑容,各派传人肃穆以待,无形中已经分成几个小圈子,看样子已经做好了从楚逸手中夺宝的准备。

    而刚刚离开中帝宝库的楚逸,看到门口居然有这么多修士后,原本还略微轻松的表情,瞬间便沉了下来。

    人有点多啊!

    楚逸缓目扫过,立刻辨认出这些人都是各大派的传人,乃是天赋、资质、气运、法宝、神通无不都是超人一等的存在。

    碰上这群人,楚逸纵使无比自信,也难以全部轻松取胜,再加上还有裴惊圣和金翅小妖王虎视眈眈在旁,楚逸想要从这群人手中逃脱,还真没有那么容易。

    麻烦有点大了!

    楚逸暗暗有些头疼,强忍着要退回门内的冲动,故作轻松的姿态,道:“呦,都等着那?劳烦各位久等了!”

    话说之间,楚逸已经离开门内,淡定的承受着帝息的压力,从容站在中帝玉像之旁,并若有若无的扫了罗士杰一眼。

    罗士杰修为心智均不在楚逸之下,简单的一个眼神交流,罗士杰立刻读懂了楚逸传递来的意思。立刻不动声色的缓缓朝云台迷境所在的位置退去,准备在适当的地点配合楚逸突围离开。

    可是裴惊圣和金翅小妖王早就警惕罗士杰许久,第一时间挡在罗士杰之前,冷笑道:“罗兄这是准备上那去?难道不准备要宝贝了吗?还是另有所图?”

    各大派传人不善的目光立刻略微瞟来,警惕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罗士杰虽然意图暴露,被裴惊圣和金翅小妖王点破,却仍然没有丝毫慌乱,第一时间随机应变,果断暴起道:“裴惊圣,金翅小妖王,我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今天定要分出个高下,纳命来!!!”

    哗啦!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柄飞剑组成的剑河,瞬间暴动,但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每柄飞剑都被罗士杰控制的恰到好处,并没有杀向裴惊圣和罗士杰,四面八方的朝各大派传人绞杀了出去。

    各派传人大惊,那里会想到号称君子的罗士杰,居然也会做出如此有失磊落,卑鄙无耻的行为,一时不察之下,顿时被罗士杰突然一击,给逼得手忙脚乱。

    与此同时,楚逸、裴惊圣、金翅小妖王也同时动了!

    楚逸自然是奋起突围,而裴惊圣和金翅小妖王则趁着罗士杰牵制各大派传人之时,立刻纷纷施展出凶残枯魔,霸绝龙阳戟,第一时间攻向了罗士杰。

    罗士杰无暇应对,眼看着就要重伤在金翅小妖王和裴惊圣的妖兵魔器之下时,突然狐儿绝美杀出,分化出一具具仙体,四面八方的扑向妖兵魔器,以近乎于自杀的方式,生生截下了裴惊圣和金翅小妖王的攻击之后,面色略微苍白,护在了罗士杰的身旁。

    而这时候,楚逸已经飞快冲过了千丈的距离,犹如魅影连连穿行,飞快的从各大派传人身边细小的缝隙处穿插而过,成功突破了包围。

    然而,就在这刹那间,隐仙、刺仙二盟传人突然杀至!

    前者直接从楚逸的影子中突然冒出,挥着一对短刺,一夺楚逸后心,一戳楚逸脊骨,速度极快,并把握的恰倒好处。

    后者则从虚无中而来,手中刺剑感光四射,晃得人眼花,照得人遍体生寒,直夺楚逸小腹,欲破楚逸修为和护身罡劲。

    太快了,隐仙、刺仙二盟杰出传人同时出手,就算是化神四境也要被伤。可是楚逸却仿佛视而不见,仍然犹如一路碾压下去的坦克,该怎么跑,还是怎么跑。

    叮!

    铛!铛!

    隐仙传人陆幽和刺仙传人李仙儿成功命中楚逸,可是却像打在顽钢之上,非但没有伤到楚逸分毫,反而自己的虎口震得发麻。

    吃惊之下,两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逸成功突破而出,直至成功拉开很远的距离,两人还在不解的看着手中的绝品宝器,以为自己的法宝出了问题。

    好个楚逸,一身皮肉未免太厚了点吧!

    此刻,陆幽和李仙儿可谓是相当郁闷,看着越跑越快,距离他们越来越远的楚逸,知道自己纵使追上,恐怕也难以抓住楚逸了。

    不过,楚逸如果想要成功突破,仅这些还是不够的,因为还有最后一道防御,裴惊圣和金翅小妖王挡在那里,如同一面坚固的墙壁,不会给楚逸任何机会。

    楚逸似乎也知道,想要突破裴惊圣、金翅小妖王的封锁并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决定先会合罗士杰和狐儿,三人同时出力,打破裴惊圣、金翅小妖王的封锁。然后成功进入云台迷境,到时候就算是神仙来了,也别想再抓住楚逸。

    可是,就在楚逸准备和罗士杰汇合之时,一个意想不到的靓影,挡在了楚逸的去路之前。

    谢翩翩!

    楚逸瞳孔微微收缩,内心不禁产生了一丝哀痛,伤心之际,就见谢翩翩不顾一切的施展神通攻来,打法之惨烈,根本就没有给楚逸任何机会,除非楚逸动手杀了谢翩翩,否则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谢翩翩拦下。

    楚逸能杀了谢翩翩吗?

    不能!

    楚逸痛苦的看着谢翩翩,前进的步伐已然停下,堪堪躲过了谢翩翩的神通。

    而谢翩翩也没有继续追击,她的目的很简单,仅仅只是阻止楚逸一瞬。因为阻止楚逸一瞬,就足以让此刻的楚逸,陷入无比危险的境地当中。

    谢翩翩成功了!

    在楚逸被阻止的那一瞬间,各大派传人神通尽展,第一时间成功摆脱了罗士杰的剑之长河,身形急闪,纷纷以最快的速度急掠而来,把楚逸团团围住。

    被包围了!

    楚逸面色微沉,看着身边各大派传人,最后把目光定格在重新回到裴惊圣身边的谢翩翩身上,眼中痛苦之色更浓,内心更是充满了刺痛感。

    哎!

    楚逸内心微叹,并没有因为被包围而显得过于紧张,只是平静的问道:“诸位,真的打算和我死磕吗?”

    因为碧落岛战役的原因,丹鼎派和昆仑仙宗对楚逸可谓是厌恶到了极点,故在楚逸如此问过之后,破天军和黄药儿第一时间站了出来,一人持神枪犹如仙将,一人举鼎仿佛能炼万物,同时喝道:“楚逸,交出仙宝、仙术,念及同为仙道,可饶你一命!”

    “就凭你们俩?”

    楚逸嘴角冷笑不断,左手缓缓套上御天盾,右手抽出神刀,冷冷说道:“最后再问一边,是不是真的准备和我楚逸死磕?”

    嗡!

    神刀伴随着楚逸的声音不断震荡,带着无边惨烈杀意,朝四周弥漫出来。在楚逸话音落下的瞬间,这股杀意瞬间膨胀到了极限,针对着周围每一个人,铺天盖地的弥漫过去。

    各大派传人感受到楚逸森寒杀气,不知道为什么,内心突然散发出一丝强烈的畏惧。仿佛幼儿遇到了猛虎,隐约间猜到,根据他们的回答,可能会引起楚逸强烈的反弹。

    犹豫不决间,元魔子突然阴森笑问道:“楚兄,大家拼了那么久,没理由好处全让你一个人得了吧?何不把东西分一下,我元魔子只求一门仙术,绝对不愿意和楚兄作对。”

    楚逸没有回答,只是诡异的笑了起来,笑的元魔子心里直渗得慌,笑得元魔子内心越来越不安,怒道:“楚逸,你笑什么?”

    “我笑你无知啊!”楚逸举刀指向元魔子,冷冷说道:“第一,这些东西是我楚逸拿命拼来的,凭什么和你分享?第二,我楚逸吃进去的东西,向来没有再吐出来的习惯。第三,你配和我楚逸谈条件吗?”

    元魔子大怒,他乃是幻魔元噬宗堂堂少宗主,魔种元噬老祖的儿子,向来地位崇高,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看轻和羞辱过?

    几乎可以说是气的哇哇大叫,元魔子咆哮道:“楚逸,我就不信,你真的能够逆天,对上各大派传人,还能够全身而退。大家上,不要和他罗嗦,各凭本事,谁抢到东西就是谁的。”

    元魔子呼吁大家动手,可是在场的没有一个是笨蛋,楚逸有多强,大家心里都没底,所以谁也不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都想静观其变,然后再做决定。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响应元魔子的号召,让元魔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很是难看。

    不过,这笨蛋的确是没有,莽夫却有一个。

    周天霸举着满是刺的大铁球,几乎越众而出,根本不理会周围所有人的眼神,冲着楚逸直接嚷道:“什么仙宝,什么仙术,老周我不稀罕!楚逸,老周我只求和你打一场,赢了,我老周给你当小弟;输了,你给老周我当小弟就成!”

    突然蹦出来周天霸这么个极品,楚逸也有点不适应,刚刚营造的强横气息,难免有所一滞。不过楚逸还是很快调整好心态,看着周天霸开口问道:“你就是周天霸是吧?听说你天生神力,三岁能拔树,十二岁便能举起万斤!这样吧,如果你能够拉得动我,就算你赢!”

    众人大惊,楚逸明知道周天霸天生神力,还敢如此自信,看来楚逸的肉身,必然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

    让周天霸试试水也好!

    各大派传人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各个目光如电,肃穆等待着结果的诞生。

    而周天霸则有些不服气,连连摇手说道:“楚逸,就你这小身子骨才几两重?不行,不行,换个比法,这样对你不公平!”

    楚逸随意笑道:“你拉不动我的!”

    听楚逸这么说,周天霸显然倔脾气上来了,咣铛把满是刺的大铁球朝地上一砸,生生砸的一阵天摇地动之后,周天霸说道:“那你就等着给老周我当小弟吧!”

    说完,周天霸大步流星来到了楚逸的身边,抓着楚逸的肩膀,怒喝一声,就用力一提。

    呃?

    提不动?

    周天霸大惊,以他的力量,随手轻轻一拔,就算是座山峰都能提起来,结果却无论如何都抓不起楚逸。这楚逸在周天霸的感觉中,就像是与脚下的地面完全连在一起似的,已经完全化成了大地的一部分。除非周天霸能够把大地全部掀起来,否则他是万万不可能提起楚逸的。

    “狗日的,老周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周天霸随即压身抱住楚逸的腰部,怒喝声中,便用力的向上提劲,似要把楚逸给生生抱起来似的,呜哇怪叫一声,开始用出了浑身解数。

    楚逸纹丝不动,如同一根钉子,完全钉在地上似的,看着面都涨的通红,用出全身力气的周天霸,随意笑道:“体魄修炼的不错,可惜还没有窥到真谛!”

    说完,楚逸突然身体轻轻向下一压,周天之地瞬间震荡了一下,楚逸脚下的地面尽碎,无数裂痕朝四周扩散了出去,直裂到了各大派传人的脚下。仿佛故意如此,力量控制的恰到好处,让各大派传人面色瞬间变的极其难看。

    周天霸顿时感觉到压力更大,前不久还有种和整个大地在对抗的感觉,现在更是产生一种浮游想要撼动天地的感觉。楚逸在他眼中,就像完全代表整座天地,无论他有多大的力量,都别想动楚逸分毫。

    周天霸无比佩服的放弃,松开抱着楚逸腰的手,竖起拇指说道:“老大,老周我服了,你比老周我牛,老周我就是你小弟,往后你吩咐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打谁,我保证连他老妈老爸,乃至全家上下都一块给揍了!”

    周天霸如此性格,楚逸顿时极为欣赏,豪迈大笑间,拍着周天霸的肩膀道:“好,我楚逸以后就认你这个兄弟,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我楚逸绝对杀他全家!”

    说着,楚逸目光森然的扫过各大派传人,让各大派传人,没有理由的内心再升起一股寒气。尤其是在楚逸收服周天霸后,让各大派传人面色更加难看,感觉异常的棘手。

    而周天霸显然脑袋耿直,认准的事,谁也别想阻止。几乎在楚逸话音落下的时候,第一时间表明立场,一扯铁链,轰然抓住满是铁刺的铁球,垫在手中狰狞的笑着,道:“老大,就凭那些废物,老周我还没看在眼中!”

    楚逸随意笑道:“放心好了,你都说他们是废物了,我还会把他们放在眼中吗?”

    周天霸残忍笑着,似乎迫不及待要随着楚逸会一会各大派翘楚。

    可是就在这时候,沈落红却先开口说道:“楚长老,小妹沈落红有礼了,家师吩咐过,进入古仙府遗址后,如遇到楚长老,一切以楚长老马首是瞻,遵从楚长老的吩咐。”

    楚逸斜01落红一眼,不知道对方是真心还是假意。但这送上门的免费打手,不要白不要,所以楚逸微微审视过后,直接开口问道:“沈红袖是你什么人?”

    沈落红笑着回道:“乃是小妹的侄女,这说起来,当年荡魔之行,还多亏楚长老多多照顾,小妹的侄女到现在还是对楚长老念念不忘哦!”

    楚逸随意笑了笑道:“你想占我便宜啊?”

    沈落红笑道:“岂敢!”

    楚逸也不罗嗦,微微振臂呼应道:“好了,既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你还愿意站出来相助我楚逸,再加上你是邀云前辈的弟子,我也就不和你罗嗦了,你先离去吧,邀云前辈那,楚逸回头会有大礼送上。”

    楚逸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不信你沈落红,也不怕你沈落红。如果识相离开,那么什么事都好说;如果继续留着,楚逸也不知道会不会冲动一把。

    沈落红也不罗嗦,似乎认为这已经是最好的局面,而且楚逸所说的大礼,大家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沈落红很干脆的直接转身,遵从楚逸的吩咐离去,没有丝毫继续逗留的意思。

    而沈落红的离去,周天霸的归顺,对各大派传人,可谓是不小的打击。这还没有开打,就已经如此了,后面还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楚。

    并且,楚逸刚才和周天霸比拼,虽然看似简单寻常,但是内中的凶险和差距,各大派传人可都是实实在在的看在眼里。

    故,现在的局面虽然大家仍都在占有优势,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总感觉到最后,还是斗不过楚逸。包括裴惊圣、金翅小妖王在内,隐隐对楚逸已经有了很深的顾忌。

    此消彼涨之下,楚逸气势更足,就像是所向披靡的战神,目光凛然在每个人脸上扫过,冷然道:“看来,剩下的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既然如此,我楚逸今天就好好会一会各大派传人,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傲人的资本。”

    话音落下,楚逸举刀指天,道:“天霸,去帮罗士杰和裴惊圣、金翅小妖王玩玩!至于这些各大派的废物,看为兄宰他们犹如猪狗!!!”

    周天霸立刻乐呵呵应了一声,抗着满是刺的铁球,炸吼声中,就如同霸王龙般,踩得大地轰轰裂响,疯狂朝裴惊圣扑去,声音大的如同雷鸣,咆哮道:“裴惊圣,上次老周我输得不服,来来来,再大战三万回合,这次老周我一定要把你打趴下!”

    裴惊圣也算是定力非常了,但是仍然被周天霸给气的哇哇大叫,直接抛弃了纠缠中的罗士杰,催动魔器,和周天霸噼里啪啦的恶斗在一起。

    没有了裴惊圣,罗士杰顿时压力大减,剑之长河舞动,与金翅小妖王无比激烈的碰撞在一起。

    而至于谢翩翩和狐儿,两女已经斗在了一起,彼此似乎看对方都很不顺眼,打的激烈异常,斗得也惊艳绝伦。

    不过两人实力应该相差不是很大,恐怕要斗上很久,也难分出个胜负。

    看到已方人马暂且无恙,楚逸心中大定,举刀在围在自己周围的各大派传人身上转过,一一点道:“一个、两个、三个……十个!还有十个,看来今天我要砍下十颗头颅了!”

    破天军举枪指向楚逸,喝道:“楚逸,你真的以为,你斗得过我们十人吗?”

    楚逸拭刀,声音不冷不热道:“信不信,我第一个宰得就是你!!!”

    破天军大怒,终于不打算再和楚逸继续罗嗦下去,手中金枪提起,悍然朝楚逸杀来,喝道:“楚逸,你必会成为我破天军的枪下亡魂!!!”

    轰隆!

    空气擦爆,如烈火燃烧,破天军含怒一枪刺来,枪过之处,虚空裂开,犹如败革。

    果然,不愧是大派传人,这一枪无论是角度,还是速度,都拥有着上乘的技巧和威力,寻常修士,哪怕是化神三境,恐怕也会成为这一枪下的亡魂。

    可是这一枪刺向的不是普通修士,而是楚逸!

    只见楚逸目光如电,凛然不惧,面对那含怒而来的一枪,强大的超直觉下,轻松判断出这一枪的来势,看也不看,直接挥刀斩下!

    叮!

    楚逸神力滔天,准确命中枪尖之处,斩的破天军周身狂震,虎口裂痛,几乎无法控制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金枪脱手飞出。

    大惊!

    破天军满脸震惊,仿佛看怪物般,无法置信的看向了楚逸。

    破天军,堂堂昆仑仙宗的传人,不出百年就会继任昆仑仙宗掌教之位,按照其天份、姿质、福缘、气运,照此发展下去,将来玄元星颠峰之位,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然而在此刻,破天军竟在与楚逸的刹那交锋中,就被楚逸轻易劈飞了手中的战枪。这伴随着战枪在空中震舞,最终‘咣’的一声插入地面,不仅破天军惊到目瞪口呆,其余地位不在他之下的各大派传人,皆是瞠目结舌。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