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远古神庙(上)

作品:《修神

    一秒记住【www..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五十五章远古神庙(上)

    远古荒域内,楚逸与七修子促膝长谈,仿佛外面的风风雨雨,都与二人没有丝毫的关系,楚逸再次详细的把玄元星所遭受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叙述给了七修子。

    如五千年前万宝阁对玄元星进行的封禁,如各大宗门在万宝阁的控制下屈辱求存,如遭黄泉门奸细黄天霸的引诱反攻万宝阁,再如各大宗门为保全玄元一脉所做出的巨大牺牲。

    一切的一切,楚逸没有丝毫隐瞒,详细道来。

    而七修子则如同最忠实的听众,没有插话,也没有打断,仿佛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他没有丝毫关系,始终只是在默默的听着。

    但七修子真的很平静吗?

    仔细观察,不难看出七修子内心真实的感受,比如说那一张始终如常的温和笑容下,却隐藏着一种火山即将喷发的愤怒。再比如说那双充满了智慧的双眼,此刻却寒光弥漫,内中蕴涵着无数的杀意。

    默默的听着,听着……

    七修子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两行浊泪从眼中流淌而出,那是充满了伤心和自责的泪水,道尽了七修子五千年来的坚持、沧桑、以及悲伤。

    惊!

    正在叙述中的楚逸在注意到七修子眼中滚出来的道道浊泪之际,顿时内心掀起一阵惊涛骇浪,沉默片刻后,不忍老人浊泪滚滚,伤感关心道:“前辈……你无恙吧?”

    “噢……”

    七修子表情哀伤、迷茫、甚至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但是这种轻轻的呼应,更是能够体现出七修子此刻内心究竟是何等的哀伤和自责,让闻者叹息。

    楚逸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时的七修子正处在异常的自责中,毕竟正是因为他,玄元星才遭此大劫,也恰恰就是因为他,才导致玄元星五千年来的屈辱和风雨。

    七修子沉默着,两行浊泪始终未曾断过,泪眼濛濛间,这一刻谁也不知道七修子此时内心究竟在想着什么。

    直至三日之后,七修子才深吸一口气,挥袖掩泪,黯然说道:“楚小友,让你看老夫的笑话了!”

    楚逸摇首,回道:“前辈言重了……当初遭此大劫,小子我就没有前辈如此稳重。”

    七修子自愧的苦笑着摇了摇头,看向楚逸的眼神越加温和,略微感慨道:“哎,什么稳重?当初要不是老夫一时冲动,岂会为玄元带来如此大劫。倒是楚小友,这些年真是累你受苦了。还有你说的其余几位小友,以后玄远的未来,还需要托付你们来创造。”

    楚逸斩钉截铁道:“义不容辞!”

    七修子点了点头后,随即杀气凛然道:“小友最近有什么打算,不知道有没有兴趣,随老夫去万宝阁讨回些利息?”

    七修子相邀,楚逸顿时大为心动,相信在七修子的保护下,取星源绝对是易如反掌。别说鸿蒙珠所需要的星源,就算是古神之体所需要的星源,也并非难事。

    但即便是如此,楚逸也没有冲动,细心问道:“前辈,可有什么计划?”

    七修子眼中寒光隐现,冷冷笑道:“计划什么的不需要,不过就是见星屠星,遇人杀人!”

    嘶!

    好大的口气!

    但说出这句话的人乃是七修子,五千年前名震太虚寰宇的传说,而以七修子的声威,说出这句话并非什么狂妄之言,因为他真的能够做到这一切。

    楚逸顿时被七修子给激起了内心的豪情热血,双手握拳互相一击,砰声雷动间,楚逸兴奋道:“好,前辈如果不嫌弃小子本领低微,那么小子就舍命陪前辈屠星弑圣!”

    七修子豪声畅笑了起来,笑声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疯狂,亦带着滔天的恨意,冷冽森然道:“舍命,不需要,有老夫在,太虚寰宇想去那里就去那里。哪怕你想去万宝阁总部一日游,老夫也能带你玩得起。”

    好个七修子,果然名不虚传,就凭这份豪气,当的上传说之名。

    但楚逸却没有继续陪七修子豪情下去,而是话题一变,眼神中略带神秘,道:“前辈,这事暂且不急,小子还有些事情要办。”

    七修子闻言略微疑惑,问道:“什么事?”

    楚逸也没有什么隐瞒的意思,有点小尴尬道:“前辈,小子在太虚寰宇也算是臭名昭著,恶名昭彰,声名狼藉了。

    所以呢……小子走到那里,估计就有一大批人会追到那里,喊打喊杀,反正是不打算放过小子。

    就比如说这次来远古荒域,就被万宝阁、黄泉门等诸多势力嗅到了味,估计现在八成在外面堵着小子,就等小子落网呢。”

    七修子哑然失笑道:“你小子,明显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不说是否有老夫在,就算没老夫在,你恐怕也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了吧?”

    楚逸恭敬赞道:“前辈果然看透了小子,嘿嘿,说实话,外面那群人,小子我还真没放在眼里。不过,比起他们,小子在这远古荒域内,恐怕还有些小事要办。”

    七修子更加好奇了,疑问道:“这远古荒域虽然宝物极多,但也危险重重,小友难道还有什么需要吗?”

    楚逸点了点头,神秘道:“前辈有所不知,那些野人乃是……”

    伴随着楚逸的描述,七修子表情越来越惊,渐渐露出了只能用‘震撼’二字才能形容的表情。

    而楚逸究竟和七修子说了什么,让这位久经风雨的传说,会如此的震惊?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是这样?

    山岩茫然的躺在床铺之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屋顶,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唯一所记的,那就是他输了,而且输的非常惨,惨到连自己怎么输的都不知道。

    整整三万山灵族最优秀的战士啊!

    那是山岩呕心沥血培养了数十年的精锐山灵族战士啊!

    现在几乎等于全没了,死了九成,逃回来的只有不足三千之数,而且各个带伤,并且在狂化后的后遗症面前,几乎各个疲惫的失去了任何战斗力。

    而造成这一切的,却仅仅不过是一个人!

    那个看似年迈形态枯瘦的老人太强大了,也不知道使用的是什么魔法,仅仅是挥手就让三万精锐的山灵族勇士。如此强大的存在,别说山岩这个小小的山灵族了,哪怕是所有山灵族部落推选出来的最强勇士,在狂化后恐怕都不是这位老人的对手。

    那种强大已经不是高山仰止了!

    那种强大几乎只能用绝望才能形容!

    面对如此强大的存在,山岩相信,别说是三万精锐的山灵族战士了,就算把自己部落内所有的人全部都拉上战场,恐怕也不是那个存在的对手。

    不过,这显然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位强大的存在,明显没有把山岩这个部族当回事,多半是不会再追杀上来了。而就算追杀上来又如何?反正也不是对手,横竖都是一刀,脑袋掉了碗口大的疤,干脆让其杀个过瘾便是。

    所以对于那位强大的存在,山岩绝望中压根就没有把对方当回事。

    而这先不说那个强大的存在,现在摆在山岩面前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山岩已经看不见……希望了!

    三万山灵族战士,那是山岩赖以生存的资本,引以为傲的骄傲,现在却被人打成残兵,更是几乎等同于疲惫之师,这让他以后如何在其余山灵族部落面前抬起头来。

    不,这已经不是面子的问题了!

    如果被别的部落知道了山岩这场大败,及如此惨不忍睹的损失,恐怕要不了多久,别的部落就会欺上门来,因为他们并不介意收编山岩所率领的山灵族。因为这些族人都是发展的资本,如女的可以繁衍后代,老人可以教导知识,孩子更是可以用来培养。

    现在没有了保护,没有了生存的资本,别的部落肯定会发兵前来,掠夺女人为他们繁衍后代,掠夺老人为他们传授知识,掠夺孩子成为将来浴血沙场的勇士。

    完了,全部都完了!

    山岩痛苦的哀号着,让人分不清楚他究竟是疼的,还是太过于伤心。反正现在山岩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现在都有点希望那个强大的存在打上门来,死了一了百了,反正俩眼一闭,俩腿一蹬,啥事都不在乎,也啥都不重要了。

    可惜这些事情,山岩也就是想象而已,现在去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倒不如赶紧疗伤,然后想尽一切办法,考虑如何渡过这次难关。

    而就在山岩努力的恢复自己所受的严重伤势之时,突然感受到外面骚动声大起,无数的呼喊声,惊恐声仿佛炸开了锅般,在族内各处惊呼不断。

    发生了什么?

    山岩隐约间产生了一种很不好的念头,强忍着伤站了起来,刚准备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就有人猛然推开房门,带着满脸的惊恐断断续续说道:“族,族长,那……那……那个强大的存在杀上门来了!”

    嗡!

    山岩只觉的双耳发蒙,天旋地转,眼冒金星,灵魂都要惊的从身体中飘了出去。尽管先前还在想,对方杀上门来,自己大不了去送死,可是现在对方真的杀上门来,山岩却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在发软,连迈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办?

    难道真的就这么完了吗?

    山岩傻愣在了原地,族人则在焦急的催促着,说道:“族长,族长,我们该怎么办?现在到处都是人心惶惶,大家都已经绝望了!”

    山岩苦涩道:“还能怎么办?大家等死呗……”

    “等死?”

    这个族人显然脑袋瓜子有点不太灵,听到山岩如此一说,顿时大为疑惑道:“族长,可是我们一个人都没死,干吗要等死啊?”

    呃?

    一个人都没死?

    山岩也有点脑袋转不过来弯,下意识疑惑问道:“没死?怎么回事?”

    族人立刻回道:“不知道,先前那个打败族长的战士,要求见族长……现在正在外面叫喊,暂时貌似没有打进来的意思。”

    山岩也是很疑惑,但是对方并没有放肆杀人,让山岩觉的似乎事情还存在着什么转机,立刻挥手道:“快,我们去看看!”

    尽管还很虚弱,更无法再战斗,但是做为整个部落的核心,整个部落的首领,更是整个部落最强的战士,山岩还是表现出一个首领所具备的责任和担当,并没有选择畏惧和龟缩不出,第一时间和这位族人,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

    待来到这座仰天人面山的嘴部洞口处,山岩立刻看到眼前尽是黑压压的人群,似乎在包围着什么存在,但却又似在明显畏惧着什么存在,直至有人大喊一声‘族长来了’后,所有的人第一时间让到两旁,为山岩提供通过的道路。

    山岩无奈,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直到看见楚逸和那强大的存在,冷酷的站在那里之后,山岩只感觉到头皮一炸,差点就没有腿肚子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好强的气场!

    先前山岩还在疑惑,凭借山灵族的野蛮倔脾气,人家打上门来,纵使知道不是对手,也会尝试着搏一下,可是这些族人为什么不动手呢?

    现在山岩总算知道为什么了!

    因为这两个人太强了,仅仅是朝那里一战,就犹如两座大山震在前方,光是靠近就会被震慑,产生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甚至,如果被他们注视,更会内心发颤,浑身发软,能站着已经很不错了。

    就比如说山岩吧,现在内心就是这种感受!

    山岩不过是刚刚露面,楚逸就第一时间纵目望来,虽然没有使用天神之目,但伴随着神力越加的精湛,越来越像一尊古神的楚逸,先天上对山灵族有着极强的克制力。让山岩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那是被奴役了千万年都始终无法洗刷掉的奴印,仿佛与生俱来就应该被楚逸奴役,山岩无法抗拒。

    山岩几乎忍不住想要跪在楚逸面前,先前还没有太过发现和注意到,自己在面对楚逸的时候,会产生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就像是在面对族内世世代代所供奉的神一样。

    山岩双腿发软,而楚逸的目光则越来越充满了神的威严,似乎打算从一开始就准备先声夺人,再加上有七修子镇场,丝毫不用担心自身安慰的楚逸,彻底做好了收复山灵族的准备。

    故,在看到山岩出现的刹那,楚逸第一时间凝视过去,给山岩制造出巨大的压力,并调动神力,毫无保留的释放出神威,准备击溃山岩的心神。

    可是山岩的表现让楚逸有点意外,居然还能够坚持着,尽管非常的辛苦,大汗淋漓,但是却让楚逸感觉到,山岩在抵抗自己。

    既然如此,那么这样如何呢?

    楚逸缓缓的闭上双眼!

    在楚逸闭上双眼的刹那,山岩顿时感觉到压力全失,浑身一振,勉强长长松了口气,露出一丝说不出来是轻松还是放松的心情,但是山岩还未把这口气顺完,突然楚逸张开了双眼。

    唰!

    天神之目,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