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遨游之境

作品:《修神

    一秒记住【www..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七十四章遨游之境

    岁月沙漏,沙尽人亡!

    别看岁月沙漏仅仅不过只是一劫,但是在许多人看来,这么简单的一劫,绝对比前面四劫齐至还要恐怖万分。因为前面四劫毕竟有迹可寻,而这一劫则无形无迹的岁月之力弥漫,简直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所以这岁月沙漏才在太虚寰宇中凶名赫赫,不知道有多少大能,最后因为寿元不够,未能坚持到最后,均遗憾的丧命在这岁月之力下。

    楚逸算是寿元比较浑厚的了,可是现在楚逸突然发现,这岁月沙漏太过恐怖,足足十万九千年的寿元,都完全不够在岁月沙漏中挥霍的。面对这岁月沙漏还有大半的时之沙未曾流尽,楚逸知道自己如果再不想办法打破困局,可能就真的要葬送在这岁月沙漏之下了。

    情急之下,危机之中,楚逸突然看到一粒细小的黄沙,在自己的面前轻飘飘且软绵绵的垂落,在那个瞬间,楚逸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岁月沙漏中的时之沙,并不是沙子,而是高度凝缩的岁月之力!

    楚逸立刻露出一丝懊恼的表情,暗道自己真的大意了,居然严重的疏忽了这么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

    其实这也不能太过责怪楚逸,上一次渡岁月劫的时候,虚空上弥漫的都是岁月之剑,每一柄剑都百丈大小,傻子都看的出来,那些岁月之剑都是岁月之力。

    但是时之沙不同,细如黄沙,就算是再眼力过人的修士,都难以发现这沙和岁月之力有所关联。也就只有楚逸这种拥有天神之目的家伙,凭借着超视觉,勉强才能够看到这些时之沙,实际上就是高度凝压而成的岁月之力。

    不过,即便是如此,楚逸依然十分的懊恼,因为自己忽略了,忽略了这么显眼的时之沙,这个最有可能的岁月之力。

    当然了,这发现了岁月之力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楚逸在阵阵冷笑中,把双手微微背到身后,五指茫然用力张开的刹那,两团旋转的黑洞,被楚逸隐秘的控制在掌间。

    《饕餮吞日月》,吞!

    呼!

    瞬间形成的无比恐怖吸扯力,仿佛饕餮吞天般,瞬间产生的吞噬之力,似能够吞尽一切,开始疯狂吸收着四周的时之沙。

    好精纯的岁月之力啊!

    感受到无比的岁月入体炼化,楚逸瞬间产生了一种无比美妙的感觉,同时更是吃惊的发现,这每一粒时之沙内所蕴涵的岁月之力,居然要可比当初那百丈大小的岁月之剑。按照如此的速度吸收下去,楚逸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寿元恐怕会暴增到一个恐怖的境界。

    而面对如此海量的岁月之力入体,楚逸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重新焕发生机,犹如枯木逢春,白发染后,皮肤光亮,老斑尽去,再次恢复到鼎盛时期的模样。

    “快看楚逸!”

    许多修士都注意到了楚逸的异样,就连白起都啧啧称奇,暗到楚逸表现的不错。至于三大势力的圣人,则各个脸色大变,露出了无比的惊容。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样寿元消耗极重的楚逸,能够再次焕发了生机。

    难道楚逸服用了什么增加寿元的丹药?

    三大势力的圣人手中都有这类丹药,但是都是几十年,几百年的,就算几粒珍贵的千年寿元丹,也不过是延缓下死亡,仍然杯水车薪。

    所以三大势力的圣人疑惑不解,只能皱眉凝思,注视着楚逸,因为他们知道事情绝对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很快的,他们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楚逸居然在吸收四周的岁月之力,来壮大己身,保证自己的寿元消耗。而且吸收的速度还很快,快过自身寿元的消耗。

    但最可怕的,还是楚逸的岁月之力在暴增,从原本还算平常的状态下,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照这么个情况发展下去,楚逸的岁月之力将会增长到连岁月沙漏都无法威胁的程度。

    怎么会这样?

    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面色大变,暗露惊容,一股不安的念头在他们心中升起,甚至他们能够预感到,当楚逸的岁月之力,超越了岁月沙漏所弥漫的岁月之力后,便是出手拿他们开刀的时候了。

    而在此时此刻,这样的情况下,同样在拼命抵抗的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将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一时间,三大势力的圣人们,无不悚然心惊!

    可是在这个时候,楚逸却陷入了无比浓郁的迷惑之中……

    原因无它,楚逸的寿元终于再次增长到了十万九千年的高度,但是仿佛这已经到了极限,无论楚逸如何努力,十万九千年的寿元,都不会再增长一分,如此继续吸收岁月之力,也仅仅不过是让楚逸的岁月之力,增长的更强一些而已。

    有古怪!

    楚逸仔细感应,发现冥冥之中,似乎存在着什么限制,就好象是生命的极限,任何人都别想突破这十万九千年的寿元限制。如果突破的话,那就不再是人,而是永生不死的神。

    该如何突破?

    楚逸一时间忘记了此刻重要的战局,忍不住凝神思索了起来,而在思索中,楚逸突然惊讶的发现,十万九千年就是极限,因为就算是古神,最终的寿命也不过是十万九千年而已,无法突破这层冥冥之中被限定的极限。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楚逸垂目凝思,被心中的迷惑彻底的蒙蔽了双眼,忘记了现在最重要的事。

    而这样的局面,无疑是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最希望看到的事情,一时间忍不住暗暗欣喜,祈祷楚逸就这么走神下去,直至鸿蒙大劫的结束。

    不得不说,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难得的祈祷,居然成功了。直至岁月沙漏的最后一粒沙流尽,始终在思考和疑惑这个问题的楚逸,才在没有吸收岁月之力的情况下,猛然惊醒了过来。

    遭,居然走神了!

    楚逸暗暗懊恼,看着岁月沙漏消失,多少有点不太甘心,因为他错过了一个很少绝杀三大势力圣人的机会。哪怕是最后对付不了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也绝对能让那些涅槃圣人,全部命丧在手中。

    但是现在却已经晚了!

    不过既然已经错失良机,楚逸也就没有太过自责,毕竟到了这个程度,楚逸可以说是已经赚足了便宜。别得不说,直至此刻楚逸都还是毫发未伤,而三大势力则都已经是伤痕累累。哪怕是现在楚逸不打算找剩余几位圣人的麻烦,光是以逸待劳,守侯在旁的七修子,就足以决定此战的胜负。

    至此,许多修士算是品出味了!

    仅凭借那恐怖的天劫,楚逸就已经把三大势力给坑惨了,再加上好几位大圣在旁虎视眈眈,恐怕三大势力可能真的要丢个大脸,甚至还有可能全军覆没。

    可是即便如此,楚逸到现在都始终未有面露出笑容,反而严肃无比,严阵以待,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连三大势力残留的圣人都无暇过问。

    原因无它,鸿蒙大劫仍还没有结束,还有第六劫——世界劫!

    轰!

    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出现,并且出现的没有丝毫预兆,乍现之时,就扩散出了无比浩荡的世界之力,仿佛能够把太虚压塌,寰宇压崩,无比浩荡的从四面八方而来,给人的感觉仿佛就是一座世界诞生,猛然压下。

    轰隆!

    整片星空当场就碎了,强大的世界之力,直接粉碎了鸿蒙大劫内所能笼罩的任何事物。就算是修炼出金刚力,肉身强大夸张无比的楚逸,此刻也承受不住这股无比猛烈的世界之力,当场便被压的粉碎。

    这……

    他妈的未免有点太恐怖了吧!

    楚逸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运转《修神戮天诀》,转瞬之间便碎肉重聚,再次恢复到正常的模样。

    随即,楚逸第一时间环视四周,吃惊的发现,不仅是他,就连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随行的那些涅槃圣人,及整片星空都在粉碎崩溃,逐渐的走向灭亡。

    这……

    未免有些太恐怖了吧!

    就在楚逸震撼之时,突然只听轰隆一声,无穷的世界之力,再次疯狂的镇压下来。

    这次楚逸看的真切,亲眼看到一位涅槃圣人,当场就被镇压粉碎,惨叫声中,当场陨落。而至于其余诸人,就算是身为大圣的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也未能幸免,肉身居然被生生震碎,崩溃大半,比楚逸也好不到那去。

    当然了,楚逸很配合这破世界之力的攻击,整个肉身彻底崩溃,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这世界之力怎么那么厉害?

    楚逸心神皆惊,赶紧运转《修神戮天诀》恢复,但是轰然一声巨响过后,楚逸不过刚刚恢复的肉身,再一次悲惨的崩溃。

    刹那间,楚逸突然明悟,知晓按照这样的情况发展,恐怕就算自己肉身再强悍,亦要惨死在世界之力的一遍又一遍轰炸之下。

    不行,必须得想个办法!

    鸿蒙大劫每一劫都代表一种考验,都代表对一个修士的磨练,绝对不是那种单纯把修士一遍遍轰杀,一面倒压制,直至彻底把修士轰杀为止。

    那么这第六劫:世界劫的考验究竟在那里?

    楚逸搜寻半天,结果始终未能找到如何借助这鸿蒙大劫第六劫来磨练己身,因此在足足三个时辰的时间里,楚逸不断的被轰散,然后萎靡不振的恢复过来。

    至于三大势力那边,除了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还在拼死挣扎之外,那些涅槃圣人无一例外,已经全部葬送在鸿蒙大劫之下。

    但这其实也不过是苦苦挣扎而已!

    此刻,无论是楚逸,还是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现在已经完全绝了争斗的心思,只能在大劫之下苦苦煎熬,那是能活一分钟算一分钟,否则干脆死了算了。

    但仔细观察的话,却不难看出,在这第六劫之下,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要比楚逸坚持的更轻松一点。

    飞升圣人到底是飞升圣人,生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顽强啊!

    “不好,楚兄快要坚持不住了!”

    面对如此情况,在杀神白起、三大星寇身边的战天灭悚然一惊,立刻露出了焦急的呼喝。而战天灭既然能够看到如此的问题,难道杀神白起、三大星寇能看不出问题所在吗?

    可是这大劫凶猛,谁也承受不住,因此众人尽管心惊无比,但是却无法做出丝毫的救援举动,只能无奈摇头叹息。

    倒是杀神白起,表现的无比轻松,仿佛什么事都没有似的,喝着小酒,悠哉悠哉的说道:“嘛嘛嘛……不用急,楚小子可没那么短命哦!”

    这……

    大家都非常的疑惑,这楚逸到底何德何能,让堂堂杀神白起对他有如此的信心,又让堂堂杀神白起对其如此的推心置腹?

    答案即将揭晓!

    因为在不知不觉中,大家突然诡异的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恐怖的鸿蒙第六劫,已经再也无法震碎楚逸的肉身了。甚至在这大劫之下,楚逸就像是一块茅坑里的臭石头,任由这疯狂的大劫不断轰杀于身,却依然完全的挺立在天地间,默默的承受着。

    什么?

    众人皆露出了无比震撼的惊容,再看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发现这三位飞升圣人,包括有巨灵族血统的蛮荒,此刻都只是在第六劫下不断的肉身崩溃,不断的苟延恢复肉身,一遍又一遍,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痛苦。

    怎么会这样?

    明明做为大圣的蛮荒、海无量、阎山王都无法承受,而楚逸却能够肉身不损,硬是坚持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迷惑了,越来越看不懂楚逸的深浅!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楚逸腰脊犹如一条大龙,猛然迎空一挺,震到天地皆在颤抖不安的刹那,楚逸双臂猛然张开,发出了一声震荡寰宇的响亮咆哮声。

    昂吼!!!

    似龙在啸碎苍冥般的星空,绝响在天地之间。

    与此同时,鸿蒙大劫第六劫:世界劫,也随之爆发到了极限,就像迟暮的老人回光返照般,一瞬间内爆发出了无比恐怖的世界之力,轰然砸落了下来。

    轰隆!

    楚逸被砸的浑身一沉,但依然犹如巨龙昂首,死死的咬牙坚持了下来,依然肉身未碎,腰身未曲。

    至于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则毫无任何意外,再一次在这恐怖的世界之力下,给生生的轰碎成渣。

    但是这一次,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则没有露出丝毫的不甘和无奈,而是露出了无比喜悦的欣喜之色。

    因为这场鸿蒙大劫,总算是坚持过去了!

    可是……

    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很快又发现,自己无论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了。

    唰!

    星空中,突然有七色光华闪过,就像是一道彩虹虹光,闪烁间,七修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楚逸的前方。

    七修子终于决定出手了!

    刹那间,许多修士都露出了兴奋和激动的表情,毕竟大多数修士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楚逸,而是根本就冲着七修子而来的。

    可是想象中的局面,却暂时还未出现,七修子完全把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当作不存在的空气般,无比随意的对楚逸笑道:“好小子,你表现的实在是……让老夫都吃惊啊!”

    楚逸随意笑了笑,下一刻,却表情猛然一肃,目光中暗含杀气,道:“前辈,麻烦你再观战片刻,待我宰了那三只再说。”

    七修子抬手阻止楚逸,笑道:“我知你有杀招,但是那招对你消耗太大,所以不如让老夫代之出手,如何?”

    楚逸手中握有三大杀招,分别是鸿蒙珠的日月阴阳、神技:斗天碎狱、神技:开天辟地。只要使用出来,灭三个已经半残的大圣,刚刚晋级到遨游之境的楚逸,自认问题还不算很大。

    但是这三大招,同样也是三禁招!

    如鸿蒙珠的日月阴阳,使用过后,鸿蒙珠将有半年的时间无法使用;至于两套神技:斗天碎狱和开天辟地,用过后将会全身力尽,没个三五日的时间,是别想轻松恢复。而现在这又是在战场,楚逸更不会冒然使用,避免出现以外。

    因此在七修子提议过后,楚逸稍稍不过思索和犹豫一下,便放下坚持,笑道:“前辈,小子为你加油助威!”

    七修子立刻纵声爽朗的畅笑了起来,微微转身面向面色复杂的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开口说道:“自我了断,勉强还能死的幸福点,如果落到老夫手力,老夫定要你们生不如死!!!”

    尽管已是强攻之末,但是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怎么说也是飞升圣人,圣人榜前五十排名的大圣,自有一番属于自己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向七修子低头。

    故,在七修子话音落下的刹那,蛮荒咆哮如雷道:“七修子,蛮某敬你为一代大圣,但你莫要小看他人!”

    海无量、阎山王亦随即冷声附和道:“要打便打,那里那么多废话!我等纵使已是强弩之末,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对象!”

    有点骨气!

    楚逸向来见管了修士界的尔虞我诈,即便是到了生死关头,也能把自己的好朋友推出去,替自己挡刀子。可是在这一刻,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居然表现出来点血性,到真是让楚逸刮目相看。

    可是就在楚逸诧异见,却不料听到七修子说道:“楚小友,你是不是觉得他们三个也算是条汉子?”

    楚逸不知道七修子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很配合的点了点头。

    对于此,七修子冷笑依旧,目光暗含不屑,冷然道:“汉子?呵呵,楚小友你可能真被他们骗了,他们之所以如此表现,是因为周围有人看着,他们身后有人看着!”

    这……

    楚逸环视四周,再看万宝阁、黄泉门、巨灵族的星船,顿时已经基本明白为什么三人会表现的如此硬气,感情是在作秀给天下修士看,也是作秀给身后的人看啊。

    楚逸嘴角挂起了不屑,七修子则已经满面杀气的朝蛮荒、海无量、阎山王三人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