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惊现神殿(下)

作品:《修神

    一秒记住【www..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百三十二章惊现神殿(下)

    这时候的楚逸还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不是惊喜,而是一件非常非常让楚逸郁闷的事情。

    现在楚逸、银猪、游云在略微休息后,立刻对这片四季如春的世界开始搜查,经过天神之目的勘察后,终于在这片地方的尽头,发现到些许微妙之处。

    楚逸、银猪、游云立刻赶往此处,待成功抵达此地之后,首先看到的是耸立起的一座雕塑。

    雕塑高八丈有余,是一位气质不凡的中年男子,国字英雄脸上尽显桀骜之色,似乎是一位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有着不服天,不信地,只相信自己的一双手和一双拳头的理念。而这种理念,现在正从这雕塑上浓郁的散发出来,使人被其深深感染的感觉。

    这……就是古之战神天尊吗?

    楚逸心神为之狠狠一颤,好半晌才从那种震撼人心的感觉中走出来,长吁了一口气后,便听到银猪确认道:“不错,是古之战神天尊,我们终于找到地方了。”

    终于确认这是古之战神天尊之后,楚逸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够得到古之战神天尊的传承,及其所特有的万象神力,顿时内心又是一阵激荡,道:“每尊战神都有一座神座,先找神座!”

    银猪点头,游云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神座,但是也能够猜出个大概,在向银猪仔细询问神座的样式后,立刻也开始专心的寻找了起来。

    可是一个时辰过去了,楚逸等人没有找到神座。

    神座呢?

    神座是继承道统和血统的基本要求,没有神座就等于楚逸空欢喜一场,无法继承古之战神天尊的道统和血统。

    一时间,楚逸傻眼了!

    同时,楚逸也在这个时候想了很多,如古之战神天尊的血统和道统被别人得到了,如古之战神天尊在留下血统和道统的时候出现了什么意外,这一切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楚逸无法继承的理由。

    银猪也急了,因为他现在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楚逸身上,而这古之战神天尊的道统和血统,不仅是唯一的万象神力的血统,更是牵连甚广。

    比如说大自在天族,当年对古之战神天尊忠心耿耿,至今族中已然保持着对古之战神天尊的礼赞和祭奠,如果楚逸能够得到古之战神天尊的血统和道统,绝对对收服大自在天族占有很大的优势。

    不仅如此,还有三百年后的浩劫,如果楚逸不能够得到这唯一的万象神力血脉,那么楚逸就无法做到六大血脉神力合一,成功返祖成为始神之身。

    也就是说,三百年后的那场浩劫,楚逸无法应付,甚至连三大圣明可能也无法战胜。

    综合如此多的因素,卡在这个重要的环节,试问银猪如何能不焦急?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在楚逸、银猪急的就要冒火之时,游云疑惑问道:“难道,非要神座才能继承吗?”

    嗯?

    楚逸、银猪因为继承血统和道统都是通过神座,故产生了继承血统和道统都是使用神座的惯性思维。现在经由游云这么一说,楚逸、银猪顿时想到了某个可能性,彼此双眼微眯,互相凝望向了对方。

    继承血统和道统,并不见得要通过神座,还有别的可能性!

    比如说古之战神天魁的道统,楚逸就不是通过神座来继承的,而是通过斗神棍得到了古之战神天魁留在斗神棍中的记忆,才学会了这强大的战神神技:斗天碎狱。

    但是这种继承是不完全的,古之战神天魁身怀修罗神力,这种修罗神力楚逸未能继承,所继承的只有古之战神天魁的战神神技:斗天碎狱。

    不过这种继承虽然不完整,但是却让楚逸、银猪想起,传承并不一定要神座才能继承,还有别的可能性。

    那么这个可能性是否完整呢?

    楚逸站在古之战神天尊的神像面前,默默地注视良久之后,突然缓缓开口说道:“我想,我可能找到问题了。”

    什么意思?

    银猪、游云皆露出了关注的表情,楚逸则仍然面对古之战神天尊的神像,继续说道:“也许,老祖宗是想要告诉我,我继承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血统、道统,还要继承他们的精神。

    如古之战神盘古的坚毅、古之战神天魁的执着、古之战神帝羿的不羁、古之战神长生的慈悲、古之战神元始的沉静,这些都是我需要学习、理解、及感悟的。

    故,我想要得到老祖宗古之战神天尊的血统和道统,就要了解古之战神天尊的精神。

    那么,什么是古之战神天尊的精神?

    自我!

    正所谓道就是我,我就是道,老祖宗征战一生,只求自我问心无愧,只信自己的一双拳头,无为无惧,是为自我。

    因此老祖宗留下的道统,也和别的老祖宗们不一样。

    必须要经过老祖宗的认可,必须要比老祖宗还要狂放,必须要比老祖宗还要坚信自我,这样才能够接受老祖宗的道统和血统。”

    银猪、游云暗暗点头,因为楚逸分析的非常对,像古之战神天尊这样的狂神,必然会走和别人不同寻常的道路,所以楚逸想要继承古之战神天尊的道统和血统,不再是‘义务’两字就能够囊括在内的,还要拥有着古之战神天尊的决心和信念。

    “楚小子,你准备这么做?”

    明悟楚逸所说的话,银猪边点头边好奇的询问一句,毕竟说的再多都是虚的,既然楚逸已经找到继承之法,那么就拭目以待吧。

    只是银猪这么也想不到,楚逸的方法比他想想中的还要过激。

    楚逸在这时候没有理会银猪,继续默默的注视着古之战神天尊的神像,开口说道:“老祖宗,你走的是我之道,以自我为中心的道;而我走的是逆之道,拥有违逆一切束缚,最终无人可敌,方才逍遥自在的逆之道。

    现在我就要用我的逆之道,来违背你的我之道。

    所以,老祖宗,楚逸得罪了!”

    话音落下,楚逸悍然出手,毫不犹豫的一掌重重的拍在古之战神天尊的神像之上,无穷的神力贯穿而出,直接一掌拍碎了古之战神天尊的神像。

    轰隆!

    爆炸声起,四周一片山摇地动!

    银猪、游云皆发出了惊呼声,想要阻止已来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古之战神天尊的神像崩溃,均是不解和严厉的喝道:“楚小子(楚兄),你这是想干什么?”

    楚逸没有理会二人,默默的注视着粉碎的神像,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与此同时,就在神像彻底粉碎的刹那,一个无比洪亮和霸道的声音,犹如惊雷般在整个世界中炸开。

    “哈哈哈哈,吾之后人,恭喜汝,通过了本神的考验!”

    什么?

    银猪、游云则面色大变,失声道:“古之战神天尊?不对,这只是古之战神天尊残留的一丝意念,似乎准备给我们传递什么信息!”

    而与银猪、游云的吃惊不同,楚逸则表情仍没有多余的变化,静静的在等待中,再次听到那个洪亮和霸道的声音,犹如惊雷滚滚般响彻起来。

    “本神毕生不信天,不服地,只求自我,哪怕是与整个世界为敌,哪怕是与整个吾族为敌,本神的信念都不曾改变过,所以想要得到本神的血统,没有挑战自我的决心,休想。”

    “但是……”

    “光有挑战自我的信念已然不够,还要拥有相应的能力。”

    “哼,不要以为本神和其他八个家伙一样那么善良和好说话,给汝把椅子坐坐就算继承了血统。”

    “狗屁!”

    “想要得到本神的血统,就给本神去抢,给本神去夺吧!”

    “从这一刻起,本神的神殿将彻底暴露在世人的眼中,任何人都有资格进入,任何人都有资格去抢本神的血统。而汝,需要做的就是从这些贪图本神血统的家伙们手中,抢到本应该属于你的东西,如果抢不到,本神情愿自毁血统,也不愿意给一个废物使用。”

    “去吧,吾之后人,本神已经为汝准备好了战场!”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狂放的笑声在天空中回荡着,宛如滚滚的雷鸣,炸的楚逸、银猪、游云双耳发闷,头疼欲裂,直至好半晌后,这狂放的声音才逐渐消失。

    但声音消失了,银猪则脸色大变,龇牙咧嘴好半晌,才开口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到了古之战神天尊这里肯定会出问题!现在居然演变成这样,麻烦大了,麻烦大了!”

    游云亦是满脸担忧,看着沉默不语的楚逸,问道:“楚兄,需要我大自在天族的帮助吗?”

    楚逸缓缓抬起头来,表情无悲无喜,但是眼中却闪烁着淡淡的精芒,显然对于古之战神天尊的安排并不意外。

    故,楚逸在面对游云的询问,回答只有一句,道:“不需要,这是老祖宗给我安排的考验,所以多谢游兄的好意了。”

    游云注视楚逸片刻,最后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楚逸则在话音落下之后,翻身骑在了银猪的身上,略微安抚下暴躁的银猪后,开口铿锵有力道:“走,去抢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话音落下,楚逸便举起斗神棍,砸崩整个世界,砸穿了天山,脱困而出后,立刻感应到神殿所在的位置,指明了方向。

    昂吼!

    事到如今,银猪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满脸凶色的暴吼一声,驮着楚逸就朝神殿所在的位置赶去。

    与此同时,古之战神天尊的神殿,缓缓浮现在大自在天之界中的某处,散发出无比磅礴的气息,扩散在整个大自在天之界。

    刹那间,一位位强者,在感应到这股气息后,纷纷睁开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