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衣冠禽兽

作品:《血儒生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颜公子,你是去睢阳书院求学的吧!?”巧儿一路叽叽喳喳,让颜子卿不觉得时间过得慢。

    “你这又是如何看出的!”颜子卿此行没有穿正装,也没穿绸服,只是一身士子青衣,头上一只发簪随意束发,和求学士子打扮相当。

    “快年节了,大家都准备往家赶,你朝睢阳赶,肯定有事啊!”

    “嗯!我打算去借几本书,明年三月要县试了,时文一项还有点弱!”

    “啊!你还没过县试啊?”巧儿看看颜子卿,估算了下年纪,“快二十了还没过县试,有点晚呢!”此话一出,其他二女面色一僵太直接了呀!幸亏颜子卿脸色如常。

    “你们颜家是不是不管你?颜家人过一个县试,很容易的呢!”巧儿忍不出同情颜子卿,“上次见到的云少爷,字都不识多少,县试都过了,他人挺好的,就是色了点,嘻嘻!”颜子卿觉得巧儿嘴里的哪位“云少爷”,很可能和自己兄弟有关。ii

    “嗯,所以得今科去考!”颜子卿准备的目的不是为了县府,而是为了院试以上的考试,那才是重点。

    “我家小姐的弟弟,宗蟾少爷上一科就考过了秀才,这科只需要准备州试即可!到了睢阳书院,我叫他帮帮你呀!”提起那个宗蟾,不光巧儿,苏小小和另外一名丫头都双眼冒光,无比自豪。

    “这次我们就是去看望少爷的!”有巧儿在,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宗蟾少爷过年要准备科举,回不了家,我们每年这个时候就去看看他!睢阳书院听说很大,我们都没进去过,您见过吗?”

    “没有!”

    “那,到时候请少爷带你四处去转转?”

    “好!”

    颜卿的马队很快,临近中午终于赶到云中城南门。ii

    云中城北门是银江,乃是正门,南门稍逊,但也巍峨壮观。自云梦大陆有史以来,云中城便是大陆之中心,文学之昌盛,人物之俊彦,山川之灵秀,气象之宏伟,以及与民族患难相共,休戚相关之密切,尤以云中城为最,云中城代表的意义,就是云梦大陆。

    云中城在云梦大陆所有城池发展史上都具有重要地位,首开中轴对称布局的先例,其平面布局、建筑形制对天下所有属国、外番影响深远,倭国、西域以及东海各岛国争相效仿,上承秦、成,下启大汉,影响了天下所有都城建设的形制。

    城内河道纵横,有云淮河、玄武湖、莫愁湖等大小河流湖泊十余个,银江穿城,沿江岸线总长近400余里,城池周围共有大小河道120条,水网密布,适宜居住。ii

    颜子卿一行进城之后,还需先解决饭食问题。

    苏小小三人从包裹中拿出自带的干饼,打算在路边要碗清茶就着打发一顿。颜子卿邀请共同品尝云淮八绝、鸭血粉丝汤,引来巧儿一阵欢呼,苏小小哭笑不得。盐水鸭、东山老鹅这样的美食,虽耗费不少,但众人吃完都大呼值得。连苏小小这样的窈窕淑女,都忍不住食指大动,吃了个滚瓜溜圆。

    “颜公子,我们就不进去了!”走到大门,迎头只见“睢阳书院”四个巨大的烫金大字,苏小小止住了脚步?

    “你不是没见过吗!何不一起进去看看?”颜子卿笑的很诚恳,巧儿俩女眼珠子乱转,但这次没说话。

    “不了,请人把他叫出来就好!往年都是这样的!”苏小小三女手里提了好几个大包袱,托在肩上,看起来很沉重。ii

    “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不遗憾?”

    “不遗憾!”苏小小低下头,“奴家身份不好,进去,怕他被人笑话……”

    “他也这么想的么?”“不是,弟弟很听话,很懂事的——”苏小小赶紧解释,有人羞辱自己可以,羞辱自己的弟弟,苏小小接受不了。

    “哦!”

    不出半晌,迎着侧门走来一名瘦弱少年。一身酱白儒袍,洗的很干净,眼睛明亮,鼻子高挺,和苏小小有五分相像。

    “姐姐!你们来了,巧儿姐姐、柳儿姐姐!”少年很高兴,跑出门来,冲到苏小小身边。姐弟相见,自然有一番衷诉,颜子卿没有打扰,静静站在一边。

    “颜大哥好!”苏宗蟾年龄和颜子卿相当,但颜子卿双眼透露出的老成,很难把他当少年人看。苏小小说话不多,只是垂泪。巧儿已经把路上经过告诉了苏宗蟾,他跑过来答谢。ii

    “颜大哥,你来求学啊,回头我带你四处转转!”苏宗蟾笑起来很阳光,也很青涩。

    “不是求学,来借点书,顺便看看!”颜子卿见几人诉完衷肠,也不再浪费时间,“巧儿他们也想进去,你能带我们转转么?”

    “啊!我,不啊!——没有”这次巧儿赶紧矢口否认,急的脸蛋通红。

    “你姐来了那么多次,你没想过带她进去看看?”问的很随意,没有愤怒,更没有无端指责。

    “啊!呀!——”苏宗蟾有点不知所措,支吾了半天,“我!——原以为姐姐不想进去的!我请过,她说她不想进去!”

    “我跟你讲个故事?”颜子卿没等苏宗蟾等人同意,自言自语起来,“小时候,很爱吃鱼。我娘每次都先把鱼头和鱼尾捡到自己碗里,然后把背上和肚子上的肉捡到我碗里,帮我挑干净鱼刺让我吃。我问她为何不吃肉,她说她爱吃鱼头、鱼尾!可当我长大以后才明白,她小时候,也是爱吃肉的!我外婆也说过爱吃鱼头!同样的话”。ii

    苏宗蟾不是傻瓜,一听就明白,小脸一下变得煞白。苏小小看着弟弟有点担心,有点心痛,止不住向颜子卿打眼神,带着哀求,示意他别说了!

    “苏姑娘,你错了!读书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做人!读书先要做人、做人先要立心,否则即便身居高堂,最终也只能成为一个衣冠禽兽!”颜子卿没理会苏小小眼神,但也打算言尽于此。再说已经没有意义,只会令人生恨,苏家的内部事务,自己没必要管到底。那个故事,足以抵偿苏小小让房之恩。

    “你们姐弟慢慢叙旧,我进去了!”颜子卿示意四斤和棘奴跟上,其他人在外面找地方休息。转过身,大步朝“睢阳书院”走去。

    刚走出十几步,只听后面一阵叫喊“颜大哥,等等我们,我们一起去,我带你们转转!”ii

    “姐姐,这是明伦堂‘明伦’字出自《滕文公上》,‘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人伦明于上,小民亲于下。’只有明了人伦,方能诚身、逊志、进德、育英。颜大哥,谢谢你!”苏宗蟾挽着苏小小的手,介绍起睢阳书院的重要建筑之一。

    巧儿、柳儿跟在后面默不作声,四斤、棘奴坠在远处漫不经心。巧儿两人是身在“圣地”,心中惶恐。但在四斤、棘奴看来,此处还没有颜家府邸修的漂亮,有什么好看,还没中午那顿饭来的实在。

    “这是状元桥,颜大哥,你上来走走,将来一定高中状元的!”……

    “这是崇圣殿,平时不对人开放的,只有重大时候才会打开大门,比如总督大人光临什么的……”ii

    “这是御书楼,颜大哥,回头你要的书可以从这里借阅,不过每次只能借一本……”

    “这是前讲堂,讲师们平日就在此处讲学,我们在此处学习。姐姐,我跟你说,上次……”

    ……

    “咦!这不是宗蟾吗?这位小姐是谁?莫非——”前讲堂门外,几名身穿儒衣士子擦身而过。其中一名与苏宗蟾极其熟悉,老远就认出苏宗蟾,过来打招呼。

    苏小小相貌并不算特别惊艳,但那要看和谁比。与边青桐、小初姐妹比也许差一筹,但在一群“学生”眼里——俗话说单身三年,母猪赛貂蝉。这群被关在睢阳书院的学子,几年都见不到一个女子,像苏小小这样出众的,自然逃不过学子们的双眼。刚才参观过程中,甚至连巧儿身上都凝聚了不少目光,可见,天下学堂都是惨无人道的地方。ii

    “哎,这是你姐姐,名扬杭州的苏小小姑娘吧!”说话的人是苏宗蟾同乡,家住杭州府的另一名学子,因家都在杭州,平时颇为熟悉,对苏宗蟾情况更是熟悉!但该学子说完就后悔了苏小小名声并不算那么好,这样露底,貌似有点对不住同乡。还没来得及掩饰,一句高冷的声音传来

    “哦,就是那杭州名妓苏小小?娼妓也敢来此?!”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止住步伐、掉过后来,定睛一看身着青丝儒服,头戴朝天儒冠,一身好衣冠;眉清目秀、五官端正,气质儒雅,一副好皮囊。

    “白呈秀,你,胡说!我姐姐,她,她——凭什么不能来?”苏宗蟾一听,小脸气的通红,巧儿、柳儿等人顿时竖起了眉头。若不是顾忌此处乃读书圣地、天下书院,恐怕早闹僵起来。ii

    “额!谁说她能够来?”那名白姓学子一看便家世不凡,任凭苏宗蟾气的面皮涨红,愣是眉毛都没扬一下,只斜个眼看着这边,“儒门圣地、读书之处,岂是狎妓游玩之所?堂皇讲堂,岂能任由娼妓随意进出,染得乌烟瘴气,谁带她进来的?”

    “你,你混蛋!我,我要和你——”以苏宗蟾这种性子,憋出口血来也和人讲不出半点道理。

    “人是我带进来的!”轻轻拍拍苏宗蟾的肩,颜子卿从后面站出来。刚才众人就已经见着他,只不过见颜子卿身穿儒服,没有过问。像颜子卿这种外貌气度的人,随便往哪里一站,都会成为中心、众人瞩目焦点。

    “哦,你!”白呈秀这次终于端过身子,面朝这边,走进两步,来到颜子卿身边。“你是谁?”ii

    “先别问我是谁,我想问问,你这睢阳书院,谁规定女子就不能入内?”颜子卿却没看着他,打量着四周房舍,因年代久远,部分房梁也有老化痕迹,除了古朴点,比起上世的乡村中学,也没好到哪里去。

    “天下间不准男子进入的地方很多,比如产房,比如皇宫大内,可不让女子进入的地方,除了男茅厕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哪?难不成这是男厕不成?”颜子卿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大变。除了巧儿等人憋着笑,周围十几个士子闻言,全都赶了过来。

    “你说什么?”“放肆!”“你是何人,为何如此张狂?”

    颜子卿说这话到未必针对书院,只不过一时意气,并非刻意而发。这句话一出,周围已围上来二十余人,还有更多人在窃窃私语。ii

    “额,这位兄台为何口出恶言,辱我书院!”白呈秀在其中颇具影响力,挥手压住众人。白呈秀一眼就看出颜子卿气度不凡,明知道睢阳书院地位还敢这样说的人,自然要慎重对待。在不明敌我、身份的情况下,白呈秀的涵养不是一般的好,说明其家教很“成功”。

    “哦!一个比喻而已,怎么就辱你书院了?”颜子卿一言道破其用心,但懒得去解释什么,“怎么,刚才张口随意伤人,别人稍稍碰你一下就扎刺了,你是属刺猬的?”此界也有十二生肖,里面依旧没有刺猬这个属相。

    “呵呵!”白呈秀没有生气,反低头一笑,随即抬起头来,“看来兄台来此,目的不善!不知我睢阳书院如何得罪兄台,被兄台羞辱至此?”几句话就帮颜子卿拉足了仇恨,周围士子们义愤填膺,有的甚至按耐不住,挽起袖子,想跳将上来。

    “不是,颜大哥是来借书、参观的!”苏宗蟾看事情有变,赶紧出来替颜子卿打圆场。可他的话哪里有人听,白呈秀轻轻一挥手,一人把他挤到一边。

    “姓颜?杭州颜家的!?这几年书院好像有几个姓颜的在此读书,最后都滚蛋了!你是新来的?”白呈秀有恃无恐,仿佛书院就是其最大依仗,说话愈加肆无忌惮。“听说你们颜家八百年一出的‘谪仙’回来了,怎么有底气了,跑到这里来耍横?”“哈哈!”“哈哈——”周围响起配合的微笑。

    “佑之大哥,我们走吧,别呆在这了!”苏小小眼看学子愈加聚众,心中担心又不敢发声,只能希望自己等人离开,消弭事端。

    “颜佑之!是你——”此话一出,整个大堂顿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掉根针在上面也听得见。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