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忍的极限

作品:《四十五年往事如烟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对家里的一些情况,即便婆母不说我也能猜出些,一个人的言行举止,不能说绝对的能看出这人的本质,也能多少反映些,就凭我同大哥夫妇见过的几面来说,他们虽然看上去还算友好,可脸上挂着的那种笑,真的有些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笑的那么阴险、那么狡诈!

    我能感觉到二人的“视力”存在严重的问题,根本就等同于“扬壳撒尿”的那种人,用普通话说:那是见利忘义、有奶就是娘,见钱喊爹的主!反正这辈子我不想同这种人打交道,惹不起还躲得起,最好别有什么交集。

    预产期很快就到了,这天早晨,肚子开始痛,见红了,住院的物品早就整理在一个大的包里,只等着去医院的时候一拿。我们三人打了车直奔职工医院,(单位医院直接免费)大概好事多磨,车走到半路就坏了,只好换乘另一辆。我感觉自己不会太顺利,有种隐隐的不安。

    到医院医生一问产检情况,我开始无言以对。因为从家到医院要走很远的路,倒两趟车,老公假不好请,我独自一人到哪儿也不记路——正宗路痴。反正我们家那边生孩子都是顺应自然,很少有做产检的,所以自己也想当然地不会有什么事,私自就简化了这道程序,我竟然中间只检查了一次。

    那位五十多岁的女医生当时就非常严厉的批评道:“作为母亲,你对孩子也太不负责任了!胆子也太大了,万一孩子有什么残疾或有什么先天疾病,这孩子你是要还是不要?优生优育你都不懂?太自以为是了!”

    自己被说的真想有个地缝就钻进去了,然后医生把我带到检查室,做个全面检查。“你有什么先天性疾病吗?”医生听了一会,然后转过脸看着我问道。 当得到我否定的回答后,仍有些不相信,她又继续问道:“你有心脏病没?你的父母家人有得心脏病的没?”

    我一直用摇头来回答她,她好像在自言自语:“怎么会没有遗传疾病?她的胎音太特殊、太与众不同了。”

    当医生翻来覆去的听个没完没了时,自己也感觉事态的严重。她对我说道:“你自己也听听,这吭吭的就是心跳的声音,间隔时间太长不说,还有间断,根本没有规律。”

    我竖起耳朵仔细的听,可我根本就分辨不出什么声音,自己从小音感就差,音乐的点我都踩不准、分不清,哪里能听明白这种高尖端的玩意?无法得到满意的答案,很快医生又找了两位医生一同给我会诊。

    就听我的主治医生说道:“你们听,多怪啊?心脏跳动的声音和间隔我从没听到过这样的!”

    另两位听了一阵也无法解释那种奇怪的现象:“这种情况太罕见了,估计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

    她们的话让我如坠深渊,我的梦想、我的希望,似乎一下子全都灰飞烟灭了,如果在自己的生活中有一个不健康的孩子,那日子又是怎样的一种灰溜溜?那种揪心的日子又该如何的煎熬?我又如何面对那个孩子?终究是我的不负责任才把他带到人,那种苦痛我又怎么替他承受呢?

    医生又走到外面,好像在和老公和婆母确认什么?

    后来我问老公:“医生到门外跟你们说了些什么?”

    老公回道:“她问问家里的人有没有心脏病和其他遗传性疾病,说咱们的孩子很可能有某种先天性疾病,让我们有心里准备。 ”

    “你听到这话怎么想的?是不是心一下子就凉了?当时有什么打算?是不是想一走了之?”

    老公不满的瞪我一眼:“那种时候,马上就生了,不管怎么样我得认了,要是真有病,也只能尽自己的能力了,啥时候我成了那么不负责任的人?遇事总躲能躲得起吗?”

    他又换成一种温柔的目光,看着我说道:“医生当时还问:如果有危险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我一下子想到电视剧里的情节,竟然我也经历过这戏剧的一幕?

    答案不用说我也知道,在那种情况下不可能保孩子,而且老公是很现实的那种人,先把他对我的感情收起来不提,他也一定是保大人。因为只要有大人就不愁再有孩子,没有鸡哪来的蛋?况且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还存在视人命如草芥的现象?

    如果换成现今,医生要是问出那种话,老公不动手打人,也一定会破口大骂:妈了个巴子,我上你医院干啥来了?还他妈的保大人保孩子?要是有什么闪失,我要你的命!

    医生在外面和老公说了几句话,然后又走回来让我到病房再继续等等,她特意嘱咐道:“上厕所时一定要注意,特别是大便的时候不能用力,别把孩子生厕所里了!”

    于是我开始想像着,孩子不慎掉到厕所里后的惨不忍睹的场面: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脑袋摔破了,那孩子甚至连哭都不会,到处是鲜血……

    折腾了一夜,早已经没有了时间的观念,除了难熬真的没有了任何感觉,那时甚至连孩子有问题,这样令人耿耿于怀的事也被忽略了,我能感觉到的只有,一分一秒都那么漫长,都那么让人无法忍受!不是真正的疼,是一种形容不出的难以忍受的滋味!

    在早晨第一抹阳光淡雅悠然的闯入病房的时候,我被送进产房。诺大的产房只有一个小护士,空荡荡的就如我的心,空飘飘地好像失去了原有的重量,再也无法安稳下来,我最最渴望的是有个亲人能在我的身旁,可那时也只有老公是我的亲人了。

    不安和恐怖笼罩在我的周围,我想抓住老公的手,然而产房是不允许男人进入的,我犹如放在案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只能在惊恐不安中,世界末日一样,无声的等待孩子的出生——我苦难的结束。

    大概在乡下人看来,生个孩子跟伤风感冒没什么区别吧?他们大概不知道生孩子也会送命吧?最近看到有个产妇,因为公婆不签字无法做剖腹产手术,而最终使产妇送命。

    我感到说不出可怕,那个产妇的亲人就在身边,有什么比命还重要的呢?产妇的丈夫或者就应该一辈子孤独寂寞,他在妻子最需要他的时候,不能保护她,他在最宝贵的生命面前,选择了无声的逃避,他不配结婚生子,更不配做个男人!女人即便嫁不出去,也不该找这样的“男人”!

    对医生而言,她们终日面对无数的产妇,生孩子对她们而言,就像小猫小狗下一窝仔一样!在产房里,好久也没见个人影进来,由那个小护士摆好造型,咬牙忍着说不出的难耐,然后在殷切的期盼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稳稳当当的走进来,漫不经心的看我一眼,又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我忍着那种说不清的难受劲,如果是正宗的疼,我真的不会皱皱眉,我知道自己的忍耐力绝无仅有,即便那种莫名的令人难以忍受的痛,我也在沉寂中默默地忍受着,医生忙了阵,很稀奇的走过来,声音温和许多:“疼你就叫出来吧!不用忍!”

    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自己也不清楚叫喊会不会减轻疼痛?只是我不知道我的叫喊声谁能听到?会有人过来安慰我吗?其实我怕鬼哭狼嚎的叫出来别人会笑话,所幸依旧闭了嘴,一声不。

    从始至终我没出一点**声,更不用说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医生有些意外,她对旁边的小护士说道:“我接生这么多年,今天头一次遇到生孩子一声没哼的。这么看,生孩子的疼不是不可以忍受的!”

    没有不可能的事,想当初赵一曼受刮骨的酷刑不是也没有喊叫吗?就是喊叫了又能怎么样?别人就可怜她,就不用再受刑罚了?还是叫喊了疼痛就转移到别处了?

    在我的认知里,有些事既然做了跟不做没有什么不同,又何必多此一举呢?还是省省自己的力气,省省自己的感情吧!

    这时医生换上医用手套,然后对我打气道:“用力,孩子已经脐带缠脖了,快加把劲!”我真的想一鼓作气把孩子生出来,可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用劲?感觉即使有力气也使不出,何况我已经精疲力竭了,折腾了一夜,剩下的也只有喘气的份了。

    在医生的鼓励下,我还是胡乱的用着力气,管不管用自己也不知道。忽然间感觉全身一阵轻松。那种感觉,就是便秘了许久,终于如愿以偿的痛快如厕,这种轻松让人完完全全的放松,我甚至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管,周围的一切已经于我无关了!我只想轻松的喘口气,静静地躺在那儿。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