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章中,老婆婆和老头子两个坏人的爱情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夕阳的余晖洒下,老两口早已经吃完了饭,老婆婆像往常一样一边看着正在擦拭弓箭的老头子,一边缝补着手里的衣衫,嘴里还一直自言自语式的说话,“老头子,今天打到的麋鹿皮毛不错,应该能卖个好价钱,肉我们两个人也吃不完,杠子他们下山也有几天了,这次一定是个大买卖,到时候这肉就拿出来庆祝,也不知道能放几天?”

    老婆婆也没期望得到回应,抬起头看着纵然岁月流逝,依然精神抖擞,气质不减当年的老头子,眼神中依然是深深的迷恋,“老头子,纵然你再不愿,最后还是我陪你走到了最后。(..l)”语气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骄傲。

    老婆婆年轻时也曾名动一时,江湖人称毒仙子,善制毒,长得也是貌美如花所以才会有仙子的称号。

    毒仙子爱慕第一杀手黑夜,这在当时可是一大谈资。

    黑夜总是一身黑衣蒙面,很少有人见过其真容,而且行踪诡异鲜少露面,毒仙子和他的相遇就是在他一次出手的时候。因为好奇她偷偷在武器上下了药,她的武功本是不如他的,可是他刚刚完成任务,不自觉放松了心神才让她趁虚而入。

    揭开面纱,她看到的是一个丰神俊逸,轮廓分明的男子,心不自觉动了一下,“黑夜?以后你就是我杜柔的人了!”笑的颇为自信。

    黑夜除了是一个杀手还是一个商家女子的未婚夫婿,而且是上门女婿。杜柔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杀气腾腾的赶了过去,她看到的是,不苟言笑的黑夜一脸温柔的挽着一个气质如兰的女子,那女子说不上比她漂亮,但是言谈举止很有大家风范。

    “你就是黑夜的未婚妻?那好,我要跟你决斗!”

    她的突然闯入,像是打破安静的第三者,那个温婉的女子莞尔一笑,“你是夜的朋友?我们是商贾之家除了经商偶尔学的也是诗书礼仪,所以并不懂武艺倒让姑娘见笑了。”态度谦卑,语气温和,只是让杜柔更加气愤。

    “黑夜!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黑夜安抚了一下他的未婚妻,带着杜柔离开,然后脸色恢复了冷淡,“那日我没有杀你,你还想怎样!”言谈之中露出一丝杀意。.l[]

    “你不敢杀我,我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你的身份注定不可能和你的未婚妻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辈子,而杀人不眨眼的黑夜,也不会适应这样的生活,所以,你还是我的!”杜柔骄傲的宣布她的要求,“你离开你的未婚妻,跟我走!”

    黑夜气愤的抬起手,却不敢下杀手,因为他不知道这个毒仙子有什么后招,他不敢冒险,“我愿意为了她放弃一切,如果我的身份暴漏,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你!”

    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没有发现杜柔笑的一脸奸诈,“那可由不得你,既然你不同意那我只能抢了!”

    袁家布庄的未来东家居然是第一杀手黑夜!

    这个消息一夕之间传遍了整个柳城,柳城中人人自危,还未等一些江湖人士进入,本地的一切商家就开始联合打压,黑夜知道这一切一定是杜柔在搞鬼,却没有办法对付她,不管是真是假,袁家的商铺短时间是不可能恢复正常了,黑夜正召集人手澄清这是误会,却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证明他就是黑夜,是第一杀手黑夜!

    这些人当然也是杜柔找出来的,但是她没有让人说这么清楚只要含糊其辞就行了,因为她还不想一下子把他逼上绝路。

    只是随着声讨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黑夜迫于压力不得不选择离开,是的,他答应了杜柔的条件离开袁家,只是袁家却没有因此而东山再起,袁老爷一下子病倒,而黑夜的未婚妻,那个柔弱的女子,居然一时想不开自杀了!是啊,自己深爱的丈夫转眼间成了杀手,然后又迅速和另一个女子成双,她怎么受得了?

    黑夜得到消息的时候,喝了整夜的酒,对杜柔的态度更加恶劣。

    他已经知道杜柔没有对他下毒,也没有什么厉害的后招,只是他已经不想简单的杀死她了!他要日日夜夜折磨死她!

    毒仙子?毒妇也妄称仙子?在他酒醒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杜柔,杜柔满心欢喜,一脸期待,心想着也许是他的未婚妻死了,他也就想开了,准备接受她了?

    谁知迎接她的却是一个噩梦!他没有一点温柔的占有了她,他的粗暴,他的野蛮,无一不是控诉着他对她的不满。看着一身狼藉的她虚弱的躺在床上,他的眼神没有一点柔和,陌生的像是去青楼逛了一夜,“毒妇,你不是想让我上你吗?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奴了!”没有温度的声音说着绝情的话。

    杜柔的心痛了一下,然后恢复了笑容,“好啊!我说过我要你,即使互相折磨,我也绝不会放开你!”

    回应她的是黑夜的冷眼和一个不屑的嘲笑,然后绝情的扬长而去。

    后来她想了很久还是不知道当初的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跟着黑夜,她想她一定是鬼迷心窍了吧?觉得如果以后的人生没有黑夜,就再也没有意义。

    “夜,你喜欢吃什么?我想为你做饭。”她满脸笑容的跟着黑夜。

    “去杀人!”三个字,是黑夜的回应,三个月,他几乎不眠不休,把当初打压袁家的商铺一一拔除,那些听信杜柔许诺的人,也被这两人一一杀害。只是黑夜没有杀了杜柔,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而正因为如此,他更加觉得愧疚,对杜柔也更加冷淡。

    “夜,我怀孕了。”

    黑夜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狠狠的甩了杜柔一巴掌,“你个贱人也配!”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居然是慌的,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别的什么,他去药房拿了堕胎药,生平第一次对杜柔温柔,“来乖乖把药喝了。”

    杜柔诧异的看着黑夜,第一次反抗,打翻了药碗然后再一次给黑夜下了迷药然后逃走。她想着只要孩子生下来,他们两个的关系一定可以改变!

    她在一处山寨安了家,那里是一窝土匪,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打得过她,又因为她的毒药众多,所以无人敢惹,索性也就由她去了。

    黑夜的敌人很多,在他和毒仙子成婚以后,毒仙子的名声也变成了臭名,找不到黑夜的人就开始打听杜柔。

    也是凑巧,土匪那里劫了几个人,想要换赎金,却被官府顺藤摸瓜,追到了老巢,而杜柔的藏身之地也被暴漏。

    于是那天夜里杜柔遭遇了一场恶战,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却失去了当母亲的权利。当黑夜赶到以后,把其余的官兵都清缴,余下的土匪自然感恩戴德,然后潜入了更深的山中。

    再次回到黑夜身边,杜柔已经沉默了许多。她已经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和黑夜走下去。

    “我们成亲!”

    黑夜突然对杜柔这么说。不管他是为什么,杜柔还是感动的答应了,原来即使自己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还是抵不过那人的一句话。

    婚后他们两人就隐居在土匪窝,偶尔也接几个单子杀几个人,有人误闯进去,他们也会毫不留情的下死手,一是怕他们的行踪暴露,二是保护土匪的基地。

    老婆婆正沉浸在回忆中,门外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她用眼神示意自己的老头子,“买卖上门了!”然后热情的去招呼。

    也许是年纪大了?她已经不习惯杀人,也厌倦了一言不合拔刀相见的日子,现在他们的生活很平静,她很知足。

    “老头子,我们能不能不杀他们?人家好好的一对小夫妻,放过他们吧?”

    “最后一次!”老头子的话还是很少。

    “好,都听你的,看起来这两个人应该很有身份应该带了不少钱……”

    可是他们碰到了硬茬,终日打雁,终究被雁啄了眼。眼前的男子武功之高前所未见,他们终究是败了。

    老婆婆还是带了一丝遗憾,虽然过了一辈子,却没有听过老头子的一点温言细语,“老头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现在不用了……”说完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而那个一向冷硬的老头子眼角含泪,“我不恨你,我从未恨过你,我恨的是我自己……”

    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未婚妻,恨自己嘴硬不承认爱上了自己的‘仇人’恨自己铁石心肠,最终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

    “生而同衾,死亦同穴。下辈子我一定不会让你难过,下辈子我一定会做个好人……”

    写的不好,请多多提意见,虽然我不一定有能力改,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