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收服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一个人开始对另一个人有了要求,可能只是因为她爱上了他――

    林朝朝说出那句话以后,两人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轩辕辰打破了平静,“真是的一个玩笑都开不起了?”说着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不得不说,不管看多少次这样可爱的脸总是让人生不起恶感。(..l)

    “你知道吗,一个人会开始希望另一个人对她好,可能只是因为她爱上了他。”林朝朝说完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她已经把昨天那套浅黄色的罗裙换成了普通的粗布麻衣,这个山村里没有几户人家,而且都是老弱妇孺,她也不知道轩辕辰从哪里给她找来的衣服。

    林朝朝不会束发,所以只好像现代那样简简单单的扎成一个马尾,“我们走吧!”

    轩辕辰还是花钱买了一辆马车,然后让林朝朝坐上去而他驾车。轩辕辰走的有点急,因为这个村子似乎并不是普通的村子,所以他不得不小心应对。

    林朝朝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也没有这么颠沛流离过,只是短短一天就让她吃够了苦头,出去的路因为有马车所以到让林朝朝有了休息的时间,但是因为路并不好走,所以颠簸的很厉害。

    “小辰,你到底认不认识路啊?昨天进了黑店,今天就走这些弯路!”

    轩辕辰驾着马车,一言不发,按说村子里这么点人,突然消失了两个人居然没有人觉得意外,也没有一点波澜,这显然不符合常理的!只是当他们走出村子又行了数百米却遇到了大麻烦!

    那是一伙强盗,悄无声息的就把他们围住了,轩辕辰凝眉冷对,林朝朝也紧张了起来,这些人,会不会跟村子里的人有什么关系?

    轩辕辰并没有多少担忧,似乎运筹帷幄,对那些人视若无睹,而那些强盗也不敢立刻上前似乎有所顾忌。

    “你们两个人就是杀害柔姨夫妇的凶手吗?”一个披着熊皮满脸胡茬的莽汉挥着刀大声的叫嚷。

    轩辕辰勒马停车,淡淡的睥睨,“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你们难道截住我们二人不成?”

    这伙人你看我,我看你,就连黑煞夫妇那么顶级的高手都丧生于这二人的手下,他们这些乌合之众能做什么?只是,他们还是不甘心就此放过这二人。

    一个小弟说,“我们打不过他们还是放了他们吧?”另一个则反对,“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老巢甚至还杀了我们这里的前辈,我们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同行们怎么看我们,再说等他们回去报告了官府还有我们的活路了吗?”

    轩辕辰双手环胸颇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争论,林朝朝见轩辕辰这么淡定,也不再那么紧张歪着头等着那些人讨论出结果。[..l]

    最终还是那个大胡子拍板,“打,是一定要打的,不然怎么能对得起柔姨他们,只是却不能把其他的兄弟赔进去……”转过身来看着轩辕辰,“要不我们来单挑吧!你们两个人,跟我十个兄弟打,你们赢了就走,但是答应我们不能把我们的位置暴露出去,你们输了……我也放你们走,但是你们每个人都要留下一只手,怎么样我的条件不错吧!”

    轩辕辰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呵欠,“听起来似乎不错,但是不管赢还是输我都没有觉得对我们有一点好处啊!”手指一根根握紧然后是骨节噼啪的声响,“你们也就几十个人,对我来说也不过是开胃小菜罢了!”

    林朝朝看着轩辕辰的样子想到一个词,“装B”用这来形容现在的轩辕辰再适合不过了。

    那个大胡子本来就有所顾忌,刚才那个条件也不过是给己方一个台阶罢了,不过看到轩辕辰丝毫不给面子,他还是想争取一下,“这位兄弟,我们虽然是一方草莽,但是除了偶尔打劫一些过路的商队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柔姨是通缉犯,可也是我们黑风山寨的恩人,所以此仇必报!既然你不接受我的提议,那,我们就只能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了!”

    “黑风山寨?”轩辕辰想了想,“我接受你们的提议,我们比斗,我一个人,你们十个人一起上吧!”

    大胡子不懂这人为什么突然变卦,但是他刚才说那么多也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兄弟争取一线生机,现在正好,出手的人必然有他作为老大身先士卒。正因为参与了他才清楚的知道他和轩辕辰的差距。只一招,似乎还只是试探的未尽力的随便一击他们这几个面前算是二流高手的人都被击退,大胡子这才感觉刚才轩辕辰说的这几十人都不是他一人对手的狂妄之词,居然真的没有夸大。

    “我们输了!你们愿意怎样就怎样吧!哪怕你们走出这里离歌报官我们也认了!”大胡子垂头却没有丧气。而是颇为硬气的说了这些话,他身后的兄弟忙着搀扶他,而且眼神中是深深地尊敬,“大哥!”

    “你们放心,我们时不会报官的,不过,我放过你们还是有条件的!”

    “你说吧!什么条件,放人放火我可不干!我们黑风山寨已经不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了!”

    轩辕辰点了点头,如果不是知道自从换了大胡子当家之后黑风山寨变得规矩了许多,他也不会放过他们,“条件很简单,就是,你们要替我做事!每年我也会为你们准备粮草,衣物,银两,当然你们依然可以出来抢劫,但是我让你们替我招人而且要训练,过几天我会派几个人过来训练你们,这个条件你们答应吗?”

    “我们还可以抢劫?”一个小弟疑惑的开口。

    “当然!那样我才可以组织人来剿匪啊!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更好的成长,具体的事宜过几天会有人来和你们谈,现在你们就回去吧!”轩辕辰说完心里不禁有点兴奋,他也有自己的班底了,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那我呢?我能占到什么便宜?”林朝朝不满,他们当着她的面就谈好了一切,却没有她的利益。

    “小夫人,东家有什么不都是你的么,一家人何必这么见外呢!”大胡子身侧一个贼眉鼠眼的人笑的谄媚,“小夫人这么漂亮,不管要什么东家都一定会满足的!”

    这一句话像是点燃了林朝朝的脾气,“艹!你这是什么意思!”轩辕辰适时摁住想要发飙的林朝朝,“何必跟一帮粗人一般见识,走走走,我们还要着急赶路呢!”说着把林朝朝拖上马车。

    他的心里其实有点窃喜,每次听到有人把他和林朝朝看做一对,他就很希望那时真的,然后又痛恨自己的所作所为,觉得他现在是偷来的幸福,这一切原本该是他的好兄弟纳兰风的……

    林朝朝不知道他的心理,只是气愤那人说的话,“轩辕辰!你特么敢阻止老娘!我还没有教训那个孙子呢!说我和你也就罢了!居然说我是小妾,还是以貌伺人的那种!我怎么能忍!”

    轩辕辰歪着头想了想,他怎么没听出来包含了这么多讯息?却只能出声安抚,“你可是高门贵妇,怎么跟市井流氓一般见识!”

    “我也是市井流氓!我才不当狗日的贵妇!”

    “朝朝!你怎么能说脏话!”轩辕辰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好的成熟稳重端庄大方呢?怎么越接触越觉得林朝朝和普通的女子大不相同,虽然很多地方让人出乎意料,也更加真实……

    林朝朝想了想,自己似乎是从纳兰风突然转变态度开始变的吧?看来她受到的影响真的挺重的,当初墨轩离开她,她学会了抽烟、喝酒、泡吧。也是在那时学会了说脏话,原来她以为自己挺独立,也挺能干的,勉强可以算得上‘白骨精’。可是只是一个简单的失恋居然每次都能把她搞得失去自我?

    “小辰,你要去的鸿运城风景好不好?”林朝朝理了理情绪,转移了话题。

    “怎么?你真的要去?那里离锦州城可是不近。”

    “离开了也好,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人生不就是这样吗?谁离开了谁都能活下去。”转过身看着轩辕辰,“人总是把自己想的很重要,可是,在一个人心中谁都不是无可取代的。”

    “那你呢?在你心中也是这样吗?”轩辕辰的话一针见血。

    “应该是吧,只是需要时间。”林朝朝说的也不自信,她忘不了墨轩,却不会强求,有的人放在回忆里永远不会斑驳,挺好。但是纳兰风似乎是不同的,她还不敢回忆,因为她还放不下。

    余下的路在沉默中走完,他们终于到了镇子上,这个镇子四通八达,往来的客商络绎不绝,异常繁荣。

    轩辕辰将马车寄托在城外,和林朝朝两人徒步进了这个小镇。街上人很多,商铺也很多,轩辕辰看着林朝朝一脸稀奇的四处观看,而他默默跟在身后。

    “忘忧楼!”林朝朝看到一个酒楼,上面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匾,忘忧楼,当初纳兰风第一次带她去的地方,就是忘忧楼,她还记得纳兰风一脸坚定的看着她,“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纳兰风的妻子是林朝朝!”……

    “怎么了?想要进去吗?”轩辕辰看着她盯着招牌出神,开口询问。

    “不,不去这里,对了我记得锦州城也有一座忘忧楼,他们是一个东家吗?”

    “是啊!既然不去这里那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吧!”轩辕辰看向林朝朝的眼神似乎多了点什么。

    最后他们在忘忧楼对面的一处小餐馆解决了午餐,林朝朝一直看着忘忧楼的招牌食不知味。

    “一会我写一封信,你找人带给纳兰风吧!”林朝朝的声音很轻,很淡,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