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休夫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本是错着,缘来无份。(..L凤凰还巢,完璧归赵。休书一封,再无瓜葛!――各自安好,勿念,勿扰。”

    林朝朝斟酌了片刻,还是只写了这三十二个字,她怕抑制不住的思念会决堤,她怕她再也说不出什么绝情的话,对于还放不下的人,女人总是格外心软。

    信已寄出,她也决定放下,锦州城那个伤心的地方她是不想在涉足了。此刻她又和轩辕辰踏上了路程,却不知道收到她的信的人此刻是什么情况。

    林朝朝走的洒脱,却不知道因为她的突然失踪锦州城里几乎翻了天,轩辕权变得急躁,他的婚期迫在眉睫,他却整日的在外奔波寻找林朝朝的下落,那日送林朝朝的车夫和侍卫也被关进了囚笼。

    与他相对的是南王府的异常平静,是的,平静。林龙不喜欢纳兰风,除了因为他是偷走他女儿的人以外,他尴尬的身份地位,他那病歪歪的身子也是林龙讨厌他的原因,只是那日轩辕辰接到手下的密令说林朝朝随着轩辕权到了城外,林龙觉得那是个让林朝朝离开纳兰风的好机会,于是催促轩辕辰去跟上去保护林朝朝,而且不用再回锦州城,纳兰风的事由他解决。

    纳兰风要娶林娇娇的事,他也听说了,心里不舒服是肯定的,然后又鄙视纳兰风,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他的女儿那么好,他居然不懂珍惜?以后有他后悔的!

    只是当林龙真的踏足南王府接触纳兰风以后,对他的印象渐渐改观了。

    “朝朝走了?也好,那么林娇娇就不用真的来了,我也可以安心了。”纳兰风苍白的脸上带着笑,很明朗的笑,却让人心痛。

    “爷,夫人一个人没事吗?”李默有点担心。

    “我已经让殷浩带着殷月还有另一个丫头一起去了,有小四在他们一定能跟上。[h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另外府里的厨子我也让他跟去了,朝朝喜欢吃他做的饭。”纳兰风想的非常周到。

    “爷,你……”李默吐出这两个字然后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而听了大半的林龙这才慢悠悠现身,“看来你小子还不是无可救药。”

    纳兰风微微蹙眉,“你就是小四的师傅?”

    林龙得意的装模作样,“你还有点眼力劲,居然一下子就猜出我的身份了!”

    能不猜出来吗?轩辕辰说了会让他的师傅过来,而且把纳兰风给他的私人令牌交给了他的师傅,而他师傅的外貌他也有所耳闻,能悄无声息的走到他的内室,而且气质打扮的又是那么的“独特”不是轩辕辰的师傅还能是谁?

    “不知大驾光临有何要事。”纳兰风不咸不淡的开口,他是轩辕辰的师傅又不是他的。

    “我说我是来救你的,你信不信?”

    纳兰风激动的想一跃而起,却只能抬了抬上半身,然后颓废的靠在椅背,“是么……呵呵。”两声苦笑。他已经不抱希望了。

    九星草他已经带回来了,他趁着夜色自己潜下水的,虽然还是带了一丝恐惧,但是他为了这个还没有被他接受的女婿,努力克服了。

    “我可以救你,但是我要知道你值不值得我救!”

    “那就算了,我纳兰风从不求人。李默,推我去湖边走走吧!”说完便不再理会林龙,让李默推着他出去。

    “不求我?你看起来可没几天活头了!难道你想就这么死了?”

    林龙的话刺激到了纳兰风,他想到了林朝朝,想到了他中毒而死的母妃,蹊跷战死的父王……他怎么可能甘心?本就无力的手用力抓紧了轮椅,手指泛白,“你有什么条件?你确定能治好我?”

    “我的条件?就是放来林朝朝让她自由。你配不上她!”

    放开林朝朝?“你凭什么说我配不上她?”纵然是早已打算好送走林朝朝,可是在他心里林朝朝是属于他的。

    “你又有什么资格说你配得上她?”林龙的话有点咄咄逼人。纳兰风沉默了,他也知道现在的自己的确没什么资格说爱,“我早已放开她了,现在的我的确没有办法为她做什么,但是等我好了,我一定加倍补回来!”

    “我从不去想以后会发生的事,我只计较当下。纳兰风,以后离朝朝远一点!”

    “你为什么一直在说朝朝?你跟她什么关系?我可以保证在我没有能力保护好她以前绝对不会给她带去麻烦的,这样行么?”等他有能力证明自己,有能力在这轩辕王朝占据一席之地,再风风光光的接回林朝朝,不是挺好的吗。

    林龙虽然还是不太满意,但是因为有自己徒弟的再三叮嘱,他还是拿出了九星草,“你的解药不是配好了吗,这是最重要的九星草,你只要按时吃药就行了。”

    林龙烦躁的丢出几株九星草,纳兰风问他和林朝朝什么关系,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还不想承认纳兰风,可是林朝朝也没有认他啊……

    纳兰风看着桌上的九星草露出了几分笑,“朝朝,我终于有机会可以再见到你了!”

    就在那一天,他接到了林朝朝托轩辕辰寄来的信,白纸黑字,清秀小楷,他接到信的欢喜渐渐变成心痛,“再无瓜葛,勿念勿扰……再无瓜葛,勿念勿扰……咳咳。”猛地吐出一口污血,然后晕了过去。

    李默不懂医术,殷浩早已离开,他只能托人看好纳兰风,而他开始熬药……

    纳兰风似乎做了一个梦,他看到了两扇漆黑的印着地狱三头犬的大门,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让他不自觉的向前,正想打开门时却被一个声音叫住,“风儿,莫去!那是地狱之门!”

    纳兰风机械的转过身子,看到一身月白色长袍的师傅双鬓斑白。

    “师、傅?”

    云疏叹了一口气,时也命也,他精于算计,少有疏漏,却因为林朝朝的出现带来了很多变数,“现在解药已经配好,你只要修养个一年半载就会恢复如常了。”

    “可是,朝朝呢?”

    “风儿,男女之事哪有那么多绝对,还是需要你养好身体去争取啊!你怎么还会因为儿女情长而忽略了其他!”云疏不知道怎么劝纳兰风,毕竟这是纳兰风这二十年的人生中第一次爱上一个人,而他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对!只有我足够强大才能保护好朝朝,我再也不能重蹈我父母的覆辙!”

    云疏听到这里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好照顾自己,记住,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只有你足够强大,才能无所畏惧!”

    纳兰风病了几个月不仅没死反而又慢慢好起来了,这件事并不是稀奇事,毕竟每年他都会这样频临死亡一段时间,然后继续苟延残喘,多的是不当一回事的人。

    轩辕权的婚期定在年前,十一月的中旬,找了半月依然不见林朝朝的身影,见南王府依然没有着急着寻人,他觉得纳兰风应该会有什么消息,于是派人盯紧了南王府。

    林娇娇在失去了轩辕辰和林龙的信任之后,只能再从纳兰风这里入手。她等着纳兰风的人像上次那样传递消息,却不知道纳兰风已经不用她的帮忙了,苦等了几日还是决定主动出击。

    看到她大摇大摆的进了南王府,轩辕权留在这里的人立刻有人回去禀报,而这一边的林娇娇浑然不觉,端着架子施施然的走进了南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