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林朝朝气冲冲的说完那句话,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看向轩辕辰,“轩辕辰,看不出来,你还挺在意兄弟之情啊!”

    林朝朝绕着轩辕辰走了一圈,歪着头似笑非笑。.l[]

    轩辕辰被她看的心里发毛,眼神游移,“朝朝,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大哥。”

    “你紧张什么,我又没有怪你,两不相帮也好,总比被你从背后插上两刀强啊!”

    “……朝朝,你明知道我不会……”

    “好了,轩辕辰还有殷浩你们两个过来一下。”

    说完率先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

    殷浩略微皱了一下眉,和轩辕辰互相对视一眼,随着林朝朝走了进去,皆有点摸不透林朝朝的意思。

    “说吧!你们今天做什么去了。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啊!朝朝你想多了。”轩辕辰赶紧解释,而殷浩则闭口不言,说谎,他并不擅长。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们两个的关系好到可以一起出去办事了?你们轩辕氏不是一直在找纳兰家族麻烦吗?而且平常也没见你们两个有什么交流。”

    林朝朝的双眼在殷浩和轩辕辰之间游移眼神写满了探究。

    “呃……不是因为他现在是你的人吗?”

    “轩辕辰,我不是傻子,你也不是!”殷月的衷心不明,但是殷浩绝对是纳兰风的人,这点林朝朝心知肚明。正因为殷浩的跟随她才坚信纳兰风一定是有事瞒着她。

    轩辕辰不知道要怎么解释,索性和殷浩一样沉默。.l[]

    “你们两个刚才做什么去了?”

    林朝朝没有让他们继续沉默。她本来并不是特别好奇,但是倾衣突然传来的消息和轩辕权的意外出现,让她觉得事情比她预料的复杂,而这些事,眼前的两人是否知道一二?或者就是参与者?

    “夫人,很多事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爷不让我告诉你也是为你好……”

    “夫人?看来你还是把我当成纳兰风的人啊。”林朝朝的语气有着淡淡的叹息,右手捋了捋刚才不小心散下的长发。

    “轩辕辰,你怎么和纳兰风扯上关系的我不管,但是我不喜欢有人骗我。可是你们两个恰好都犯了我的忌讳!”

    “朝朝……”

    “夫人……”

    两人急忙出言,想解释什么,只是,“别说这几日你们没有给纳兰风传信。”林朝朝的眼神犀利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

    轩辕辰和殷浩面面相觑,他们以为林朝朝什么都不会懂的。

    “纳兰家族的家训就是一生只娶一人,不离不弃。”这句话是纳兰风说的,他又怎么可能违背祖训?她的离开不只是因为他那拙劣的谎话,而是因为他的不信任和刻意的伤害,潜意识里,她还是想给他机会,所以才会在殷浩过来的时候没有异议,对了还有那个厨子!那一定是纳兰风安排的,她知道。

    林朝朝见两人沉默也不再咄咄逼人,向后退了两步坐到圆椅之上,“现在可以跟我好好说说了吗?”

    “你想知道什么?”

    轩辕辰谨慎的开口,林朝朝斜椅在椅背,感觉到有点硌,不满的撇撇嘴又坐正。

    “你们刚才做什么去了?”

    “你真的想知道?”

    轩辕辰见林朝朝点头,无奈叹息,“你会不会回锦州城?”

    “如果搞不清楚轩辕权是怎么找到我的,去哪里不都一样?”说完看了看殷浩,“况且……还有一个纳兰风!”

    林朝朝说完拍了拍身后的桌子,“喂,不要转移话题!”

    轩辕权摊了摊手,可爱的娃娃脸上写满了无辜,“我没有转移话题,你不是不想回锦州城吗?可是好像所有的事都在逼着你回去,不过朝朝,只要你说你不愿意,我依然可以带你离开,只要你想,他们那些人一定不会再找到你!”

    “你和纳兰风也找不到吗?”林朝朝步步紧逼。轩辕辰却没有丝毫犹豫,“是的,我和疯子也找不到!”

    “疯子?这个名字挺有趣。你的提议不错,可惜,既然麻烦上门了躲不过就面对吧!现在可以说说究竟是什么事了吧。”林朝朝把胳膊放到桌子上用手托起下巴,一副准备认真听轩辕辰解释的样子。

    “嗯,我们只是想看看那个棺材铺背后是谁,和镇远侯府有什么关系。”

    “结果呢?”

    轩辕辰上前走了几步,靠近了林朝朝一点,“这里面有点复杂,而且……他们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还未可知。这里的事都和锦州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真正的大戏在锦州城,所以,平心而论我并不希望你回去。”

    “说重点!”

    “棺材铺的掌柜的,并不是镇远侯府的人,而是镇远侯府嫡小姐倾衣的人!她的母亲原本是江湖上的侠女,而且还创建了一个什么门派,这个棺材铺就是他们的一个联络据点。她母亲不在了以后就成了她的手下。”

    林朝朝了然的点了点头,“没想到倾衣居然还有这样的背景!那她为什么会找的到我们不是有答案了吗,那这又有什么复杂的?”

    轩辕辰叹了一口气眉头微皱,这老成的举动在他的娃娃脸上很不协调,“你说既然她有这么好用的手下,为什么这么多年连一个庶母庶妹都没有压下去?朝朝,她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她的事你还是不要插手了。”

    “我早已经入局,现在,还有机会脱身吗?”

    “只要你想,就可以。”轩辕辰说的斩钉截铁。

    “你似乎知道的很多啊!可是,逃避是解决不了事情的,但我也不能就这么回到锦州城。”

    她是给纳兰风写了休书,那她回到锦州城以后呢,要去哪里?“对了,纳兰风和我大姐成亲了吗?”

    呃……轩辕辰没想到林朝朝会突然问起,当初他为了让林朝朝离开说了谎,现在怎么解释?

    “没有,你也知道林娇娇并不喜欢疯子,她只是想趁此机会让我皇兄紧张她罢了,所以最后只当是传言不了了之。”轩辕辰在心里轻舒一口气,总算圆过去了!

    林朝朝点了点头,算是懂了,“三天后我们就离开,现在先抓紧时间享受最后的自由时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