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白日东升,林朝朝略作打扮,长发整齐盘起,只用发冠固定,一身青色长衫,腰间系了一块成色上佳的佩饰,林朝朝想了想又拿出一把折扇打开,对着铜镜嫣然一笑,一个翩翩浊世贵公子的形象跃然而出,没有带上殷月她独自一人便走出院子。

    他们租住的这条街略微有点偏僻,离直达皇宫的那条街并不近,所以要到镇远侯府还要走很长的一段路,林朝朝懒得走路,直接租了一辆马车,缓缓的向长街行去,很快就到了镇远侯府,林朝朝付了车钱,从车上一跃而下,抬头打量侯府,只见鎏金的牌匾上面的字迹苍劲有力,“镇远倾府”门口两边各放了两只石狮子,屈身昂首似是要嘶吼出来一般,门外站了两个守卫的士兵,手握长枪一脸不善的看着渐渐走近的林朝朝。

    “这里是镇远侯府,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林朝朝扫了扫身上可能存在的尘土,‘唰’的一声打开折扇,面带微笑凑上前一人递上一块银裸子,“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请笑纳。”

    见两人相视犹豫,林朝朝又补充了一句,“我是来找你们家大小姐的。麻烦通报一声。”

    这下两人不再犹豫,双双递回了银子,脸色一整立刻拒绝,“我们家大小姐岂是你这等人说见就可以见的?快点滚,不要挡在我们侯府门前!”

    这两人的迅速变脸让林朝朝一愣,然后赶紧又把银子递回去顺便又加了一两,“是你们大小姐让我来的,你只要通报一声,说故人从鸿运城而来,前来拜访。(..L”

    “这……”其中年纪略大的一人,依旧把银子退了回来脸色不善,另一个岁数尚小的,看起来颇为动心,目光一直盯着林朝朝手里的银子。

    林朝朝灵机一定,把手中的银子都塞给那人,顺便又多加了十两。

    “你是真的认识我们大小姐吧?”

    年长一点的,看到这人颇有意动,赶紧阻止,“小桌子,你可要想好,大小姐可不是好相与的!”

    “这位大哥放心,我是真的认识你们大小姐,而且是她让我来的,我只是想找个人通报,一定不会有事的。”那年轻点的,听了林朝朝的话放了心,收好银两,颇为得意的额看向另一人,然后说了一句,“你等着!”就急匆匆的进了门。

    那年纪略长者见阻拦不及,苦笑一声又回到了原本的岗位,不再言语。林朝朝到对他刚才的举动多留意了几分,看起来这人应该知道些什么,或者说经历过什么,于是林朝朝收起折扇,一步步靠近那个护卫想套出点话。

    “这位兄台,不知你为何如此紧张?倾小姐,在下见过,表面上一派刁蛮实则运筹帷幄心细如发,你实在无需如此顾忌。”

    那人只是冷眼看了一下林朝朝并未出言,林朝朝识趣的干笑几声然后退后几步,静静的等着倾衣的到来。

    在林朝朝等的耐心将要耗尽之前,一身紫色华服,装扮得体的倾衣终于走了出来,不过和她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貌美的妇人,“哟!这么俊俏的公子,难道是依依的……”她说到这里故意模糊掉后面的词,还意味深长的呵呵一声,让人忍不住遐想。

    “是什么都是本郡主的事,姨娘多虑了,我听说妹妹又被禁足了,姨娘还是把心思多用在妹妹身上吧!”

    倾衣三两句就堵住了那个姨娘,郡主?倾衣何时成了郡主?这不是需要功勋的吗?

    林朝朝没有再想,而是赶紧上前行礼,只是还未有动作,倾衣就赶紧把她扶起,“木公子不用多礼,我们去找个地方歇一歇吧。”也不理睬她后面气的脸色变幻的姨娘,吩咐下人备上两顶轿子,然后示意林朝朝坐在前面那顶轿子,而倾衣则坐上了后面的那顶她的贴身丫鬟顺行。

    见自己从头到尾没占到便宜,姨娘有点气愤难当,“今日之事,一定不可让外人知道!你们懂吗!那会败坏大小姐的名声。”她的两个嬷嬷互相看了一眼,低头应是,那些听到此话的下人不管明不明白她暗藏的意思,都应了声是,姨娘冷哼一声转身又回了侯府,她要把这件事告诉侯爷!

    只是她们都没有注意到,刚才进去找倾衣的那个护卫似乎并没有出来,只有刚才和那人一起守门的护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倾衣远去的,默默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这些高门显贵,似乎格外偏向忘忧楼,不仅是因为那里的美食还有那里彰显身份的楼层和安全保密的包间。

    此刻林朝朝就和倾衣坐在忘忧楼三楼的菊阁,这里不比前两层,即使是镇远侯也只是勉强有资格进来而已,倾衣的身份本来并不能上来,只是她似乎认识这里的掌柜,于是破格进了菊阁,林朝朝四下打量,这个菊阁和梅阁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布局都是相通的满屏都是金黄的秋菊,锦线绣制看起来以假乱真,房间的角落也放着几盆正开的鲜艳的菊花,不只金黄色还有紫色,红色。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这诗……

    林朝朝看的入神,这个忘忧楼是不是跟那个穿越者有关呢?不然怎么会知道这首诗,她并不觉得换一个地方,换一个人依然能做出一模一样的诗。所以这个解释这能说这里的主人和穿越者有关,亦或者这里本就是穿越者留给后人的?林朝朝不知道,只能暗自猜测。

    倾衣落座,见林朝朝还在沉迷不禁轻笑一声打断她的思绪,“你也震惊了吧!哈哈,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像你一样目瞪口呆,好了,先过来坐吧。”

    林朝朝点点头,慢慢的走了过去,恢复了自己原本的声音赞叹,“这里的老板真乃大才!”

    倾衣仔细打量了一下林朝朝,“如果不是你来找我,我一定认不出你就是朝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