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交易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装晕和真晕有什么区别?

    我只能说,装的再好也会穿帮!

    此时林朝朝咬牙切齿的瞪着依然在装晕的纳兰风,一开始她的确吓坏了,刚才也的确有点真情流露,但是随着她说的话,她注意到纳兰风的嘴唇绷得太紧,眼睛闭的也太刻意,想起刚才殷浩的异常她知道自己应该被骗了,不过见纳兰风依然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她就不再和他耗,“既然你总是这么昏睡,我让殷浩送你回去吧!身子不好就不要再出门了。(..L”

    林朝朝的声音很轻,说完就起身准备离开,纳兰风躺不住了,这才‘慢悠悠’的转醒,“呃……这是哪啊?我的头好疼啊!啊!你是朝朝!你终于肯见我了!”

    纳兰风半坐而起,看到林朝朝以后激动异常,回应他的是林朝朝似笑非笑的样子,从没想过有一天纳兰风的脸皮会变得这么厚,见林朝朝不待见好像看穿了他的把戏他也没有不好意思,“朝朝,我在睡梦中似乎听到你说要和我心平气和的谈谈?”

    “是吗?不过梦都是和现实相反的,好了,你人醒了,也该走了!”

    纳兰风顾不得自己现在应该‘虚弱’立刻从床上弹跳而起,迅速拦住了林朝朝的去路,“朝朝,夫人,娘子,老……老婆。”纳兰风一连串的说出了好几种称呼,让林朝朝意外不说,还羞红了脸。

    “我错了,真的错了,对不起,我不奢求你现在就原谅我,但是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是真的爱你。”

    纳兰风认真的承诺,眼神期待的看着林朝朝。(..l)神情郑重只是手心浸出的汗水,还有颤抖的身体说明他其实很紧张。

    “对不起,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而你刚好触碰到了这条警戒。还有不要叫得这么亲密,休书已写,我们两个已经恩断义绝!”

    林朝朝回答的没有一点心理负担,这些日子积累的思念因为他的晕倒和后来的装晕被消耗殆尽,心情随着他起伏,林朝朝不禁开始鄙视自己,所以迅速的竖起了坚固的防御,她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这个人!

    “你还是我的夫人,那封休书我可不承认!”纳兰风说完从袖口掏出那封他每天忍者心痛都要看一遍的休书,他的思念无处宣泄,哪怕只是看着林朝朝的字迹,他都会想象着林朝朝写这些字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是痛是恨?或者两者皆有吧!

    他当着林朝朝的面把那封信撕的粉碎,“朝朝我记得你说过,既然答应了要和你过一辈子,那么即使互相折磨也绝不放开彼此。”

    “可是你已经先放手了,没有人规定我要在原地等你吧!”林朝朝不想再和他说这些,到现在他还是一味的道歉,一味的说爱她?可是他当初为什么欺骗?为什么和林娇娇接触?他为什么连一个解释都不给?还是……他真的有过那些个念想?

    ……

    “林朝朝!是谁给你的自信?实话告诉你当初的替嫁就是我和娇娇商量好的,为的就是保住娇娇的清白,顺便找人替我传宗接代,万一我不在了,纳兰氏也后继有人!我对你好只是为了让你给我生一个儿子!……”

    纳兰风那日的话还萦绕在她的耳边,即使她想自欺欺人的说那是谎话,可是她还是心痛了,还是难受异常。而纳兰风想这么轻易就把这一切抹去,那怎么可能!

    两人陷入沉默,似乎都在思考着以前的种种,最后纳兰风先收起刚才的无赖样,挂着淡淡的微笑,像一个温润的贵公子一般,“朝朝,明日太子大婚,太子府中甚是热闹,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林朝朝本来就打算去瞧瞧,看看那里有什么宝贝,可是她却没有想过要和纳兰风一起去,还是她一个人行事方便,安全度也高。

    “不用了,我还要收拾东西,如果没有别的事,你可以走了,对了!我的包袱呢?你放哪里了?”林朝朝想到后天要走,她的包袱是不是能要回来?这样她就真的了无牵挂了!

    “我当然知道它在哪,只要你明天陪我一起去太子府,我就把包袱还给你!”

    林朝朝思索片刻,还是抵挡不住包袱中那颗夜明珠的诱惑,“包袱中的东西要原封不动的还给我才行!”随即警惕的多问了一句,“你没有乱翻我东西吧?”

    “如果是问幻珠,我可以告诉你我看到了。”

    林朝朝的心情一下子垮了,幻珠……原来那不叫粉色夜明珠,叫幻珠啊!可是现在是要还回去吗?

    纳兰风好像看到了林朝朝的失落,立刻又接了一句,“不过我说了,要把包袱还给你,里面的东西自然还是你的,我是不会动的。”

    林朝朝这才重新恢复了元气,“好!这买卖我干了!”

    “那,我们现在要不要去成衣店逛一逛?我知道锦州城最有名的成衣店似乎有几套衣服样式还不错,现在太仓促,来不及定做了,我们去看看怎么样?”纳兰风好像有点得寸进尺,虽然一副我都是为了明天的太子大婚,可是林朝朝并不买账,“这就不劳您操心了,你明天到时候直接来接我就好了。”

    纳兰风不甘心的又问了几遍,无奈林朝朝充耳不闻,“这只是一场交易,你不要多心!”

    纳兰风无奈的离开,林朝朝这才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她会答应是因为幻珠还是因为纳兰风……

    不过,纳兰风不是边缘人物,朝廷不亲,官员不爱的,怎么这次能参加太子的大婚了?想不通的就不用去想,林朝朝伸了个懒腰,关上房门,在这无聊的古代,连个手机都没有,看个话本还是文言文,所以她的生活除了吃就是睡,“哎,再这样下去一准长成胖子!还是要去闯荡江湖吧!那个应该减肥。”

    林朝朝嘟嘟囔囔的爬上床榻,眼睛却怎么也闭不上,纳兰风的样子一直在她眼前徘徊,挥之不去。

    迷迷糊糊中,殷月把她叫醒,“小姐,你答应世子明天和他一起去太子府?这……”殷月不禁开始埋怨自己爷,为什么要拖夫人下水,他在朝中本来就不受待见,要拉着夫人一起去受人白眼吗?

    太子大婚必是满城轰动,阵仗自是和夫人当初寒酸的进门无法比拟。夫人看了心里会怎么想?而且当初那场大婚还不是为了夫人……

    “夫人,不然你还是别去了!”

    “去,为什么不去,小月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后天离开,对了你哥几别通知了,我们三个人走,他既然心里只有他的爷,也没必要跟着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