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原来你真的爱一个人是藏不住的,你的眼,你的心,会背叛你的指挥。(..l)

    纳兰风看着笑的花枝乱颤的林朝朝也跟着傻笑了几声,“我还想说带你来看热闹呢,没想到我们两个心有灵犀,想到一块去了!”

    “呸!谁跟你心有灵犀,既然有人中意这个位置,我就不夺人所爱了。”

    纳兰风快步上前环住了作势欲走的林朝朝,“既然志同道合,何不一起合作?哪怕我只是一个陌生人,你也要给我接触你的机会吧。”

    两人浑然忘了这是在人家新房的屋顶,就这么拉拉扯扯,屋里的人虽然因为屋子里太乱而忽略了房顶的动静,但是还是会察觉出几分异常。

    “谁?是谁在上面!”轩辕权的武功也算是数一数二,而且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在正在哭泣的穆灵身上,所以才能第一个就感觉到房上有人。

    糟了!被发现了!这是林朝朝和纳兰风共同的心声,林朝朝甚至还想着,这个轩辕权真白痴打草惊蛇干嘛,如果是她一定是偷偷溜上来抓一个现行!

    林朝朝心里吐槽,脚下却不慢,纵身向后跃入一旁的房檐,然后又悄无声息的混入人群,只是林朝朝还是没能甩掉纳兰风,她暗自嘀咕纳兰风不是病痨吗?即使现在好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

    轩辕权脸色阴沉的看着房顶被掀开的碧瓦,穆灵还在小声抽泣,轩辕权不耐烦的上前拉扯开她准备擦拭眼泪的攥着手绢的手狠狠的甩到一旁,“哭!哭!哭!你哭有什么用!本太子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我和那个林娇娇没什么关系,我娶的是你!况且就算我纳一两个女人进府也没什么,记住你的身份!你是太子妃!连最起码的容人之量都没有,我怎么放心把我的后院交给你!”

    穆灵的眼睛哭得红肿,嘴唇微嘟一脸委屈,“那你也不能在我们大婚之日就把她接进府啊!”因为一直哭她的声音已经略微沙哑说话时还不时抽泣。

    轩辕权忍者不耐,上前抱住穆灵,“乖,不哭了,看我们小灵儿眼睛都成小兔子了,要知道你是我的太子妃,那些莺莺燕燕即使进了府也要看你的脸色,你是主母她们都要听你的,既然林娇娇进府了,这以后调教她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轩辕权说出这些话没有一点心疼,林娇娇怎么进的府他不知道,但是他也知道现在怎么解释都于事无补反倒会让人觉得他敢做不敢当,倒不如直接承认是自己接进府的,再用她来堵住穆家的怒火!看即使我再在乎她只要你不喜欢我也就不喜欢了!

    这一招对穆灵果然管用,毕竟早在她不顾家里反对一心想要嫁给轩辕权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不可能只是她一个人的夫君……

    见两人已经恢复了情绪,轩辕茗才离开窗台转过身对上官氏说了一句,“这里已经没事了,我们走吧!”至于皇后已经被轩辕茗送回了皇宫。.l[]

    上官氏柔柔的应声,然后安静的跟在轩辕茗的身后,两人皆沉默不语,直到走到一处荷花池旁,里面生长的居然都是并蒂莲,轩辕茗看着那些花入了神,半晌才淡淡的开口,“这些年,真的是苦了你了,现在权儿终于成家了我也放心了,你对权儿的好我也看在眼里,就算是她在世也不见得能比你做得更好。”

    上官氏摇头说:“权儿是我的儿子,我这个当母妃的怎么能不疼着他呢!”

    “对,你就是他的母妃!”轩辕茗转过身,眼睛虽然是在看着上官氏,却好像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以后我再也不提这些了,就当是借着今天权儿大喜,跟过去做个了断,以前那些事就让他过去吧!”

    上官氏虽然不喜欢轩辕茗从她身上寻找另一个人的影子,但还是忍了下来,表现出温柔和宽容。她不像慕容氏那样过了这么多年还对这个无情的人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她早已在后宫的斗争中学会了隐藏自己,知道只有掌握了权势才是最可靠的!

    轩辕茗说完这句话以后,似乎看到一个宜嗔宜喜的女子秋水盈盈对着他含情脉脉,“呆子!你缺不缺新娘子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种!”……他的后宫不缺人,可是他却唯独丢了那个要做他新娘的人。想到这里轩辕茗不禁想起还在宫里的白玉兰,那个模样像极了她的女子,迫不及待的说了一句,“回宫!”

    太子府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而林朝朝则开始对纳兰风产生疑惑,她的轻功自是卓绝,即使在人群中凭借身法她也慢不了多少,可是这种情况下纳兰风居然还能紧紧地跟在身后,这绝对不是一个躺了二十年的世子可以做到的!

    虽然见识过纳兰风病重的模样可是看到他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怎么也不能把他和‘刚刚病愈’这四个字联系到一起。林朝朝索性不跑了,在一处茶楼停下了脚步,纳兰风紧随其后,见到林朝朝居然不跑了,脸上顿时挂上了微笑,此时他的微笑不再是以前那种标准的模板样式的微笑,多了一些洒脱和自信,看起来也阳光了一点。

    “朝朝是要请我喝茶吗?”

    林朝朝白了他一眼,漫步走进了茶楼,此时茶楼里高朋满座,不时传来喝彩声,正是一个说书人正在讲一些奇闻轶事。

    两人的进入并没有人注意,此时说书人正说的兴起,“要知道那个世子可是个有家室的人,没想到放着家里的女人不管,居然跟一个小白脸去参加太子的大婚!”

    林朝朝兴致盎然,纳兰风却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还未等他反应哪里不对人群中有人发问了,“喂!你怎么知道的说的跟你亲眼见到似的,太子不是今天才大婚吗!”

    “你这个臭小子懂什么,你一定没有去太子府门口看热闹吧!这件事都传开了,那个小公子还真是个如玉的美人,前几天还和倾衣郡主在街上买首饰呢!”

    听到这里别说纳兰风,就是林朝朝也知道他们说的是谁了,两人不禁四目相对,这下好了,成说书人口中的名人了!

    纳兰风自是不甘,淡淡开口,“别人我不敢说,纳兰世子钟爱的自始至终也只有他的娘子一人!”

    那个说书的老者向纳兰风看了过来,此时纳兰风还是一副江洋大盗的打扮,所以也没人认出,见此人并不是什么王孙贵族,说书人也壮了壮胆子,“客观您是不知道啊!纳兰世子的世子妃……哎!”那个说书人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长叹了一口气吐出一句话,“貌丑无颜,无才无德!”

    林朝朝摇头笑了笑对这些评价不以为意,她又不是活在别人的评价里,那样多累啊!而且这些人都是道听途说,跟这些人置气,最后气到的还是自己。

    可是纳兰风却没有这么心平气和,这些说书人之所以敢肆无忌惮的说他的一些风流韵事,也是因为上面对他的态度,否则换一个世子来说这个说书的恐怕性命不保!只是这些人说他可以,为什么要带上朝朝?

    “哼,你们见过世子妃?”他的语气中带了杀机。

    “没有,我们怎么会见过即使在世子妃未出阁以前也是从未谋面,只是,她一直木讷连林家都不让她出来丢人,听说她曾经偷偷溜出来过,却吓死了一个乞丐可见长得有多丑!”

    “你们就是这么以貌取人?”他记得他带朝朝去忘忧楼吃过饭啊!可是,那日看到林朝朝面目的并不多,毕竟他早早的就让朝朝戴了面纱,本来有人说她漂亮了可是多的是没见过的人,久而久之那些见过林朝朝面貌的人也沉默了下来。

    纳兰风每听这人说一句,杀意就多一分,林朝朝本来是想问他怎么会轻功,谁知道一进茶楼就碰到这种事,此刻感觉到纳兰风的杀气,林朝朝都觉得纳兰风变得神秘了几分。

    “还有公主的宴会,只有这个世子妃文不成舞不就,居然什么也不会,这不是无才无德吗!一个女子,长得丑就罢了,居然还一无是处,也亏得世子是个病痨也不嫌弃她,这是什么,这就是鱼配鱼虾配虾,乌龟配王八!哈哈……”

    那个说书人说的兴起,而纳兰风身上的杀意已经快要破体而出!林朝朝适时拉住了纳兰风的胳膊,“走吧我们去楼上我有事要问你!”

    纳兰风不甘的回头看向依然大笑的人群,“可是……”

    “狗咬了你,你还能咬回去不成?你一个堂堂世子跟一个凭借嘴皮子混饭吃的小人物过不去,说出去多丢人啊!”

    林朝朝不由分说的拉着他就往楼上走,纳兰风任由她的举动顺从的跟着,只是在踏上木质阶梯时幽幽的开口,“我不在意他们怎么说我,我只是替你不平。”

    这一句话让林朝朝驻足,诧异的回头看到的是纳兰风认真的眼神,和对她满满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