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刺客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那个统领身上充满着只有经历过战争才有的铁血之气,见有人问他话,横眉一扫便给人一种被猛兽盯上的错觉,“誉王被人刺杀,凶手逃到这座酒楼,识趣的都老实配合检查,如果不配合,只能被视作帮凶了!”

    总镖头连连称是,酒楼里的客人也跟着附和,很快一队士兵鱼贯而入,有的在大堂查看,有的去了楼上的客房一间一间的开始搜查起来。

    很快楼上的士兵又走了下来,领头的士兵屈身对统领汇报,“启禀将军,并没有搜到刺客不过二楼一间客房的地面上有血迹,我们猜测此刻可能跳窗逃跑了!”

    “留下一队继续在这里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线索,其他人跟我一起追!”

    那个统领居然是个将军?他的眼睛粗略的扫了一遍大堂的客人,然后才带着人马离开。

    总镖头这才长舒一口气直起腰,回到酒桌上,“幸好没什么大事,只是不知这将军怎么会来我们这个小镇?”毕竟这里并不属于边疆,也没有战事。

    而林朝朝注意的则是誉王被刺,誉王?不是娶了倾城的轩辕绝吗?他怎么会离开锦州城,又为何会被人行刺?

    当然也有其他人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解的问了出来到省了林朝朝的麻烦,一个四处行走的商人得意的开口,“我知道!”

    他很享受周围人的崇拜,很喜欢受到别人的注意,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的身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只是他还是先说了一句,“我今天告诉诸位的可是机密,我媳妇的姑母的侄子在太医院当差我才知道这些个消息的,但是可是不能外传!”

    众人忙说不会,不会,他这不是故意吊人胃口吗!见众人的反应他这才满意的继续开口,“最近听说这皇上身体有恙,这下那些皇子们可着了急一下子变得殷勤起来,隔三差五的就去请安,而一向得宠的兰妃突然开始替誉王说好话,这让皇贵妃和皇后娘娘变得坐立不安,纷纷把矛头指向了兰妃和誉王,这不,听说兰妃被软禁,誉王以巡查的名义被派往边疆了!”

    这人说完又神秘兮兮的放低声音,“我听我媳妇的姑母的侄子说啊,皇上现在有点神志不清了,可能跟咱们这里上了岁数的老年人差不多吧!看来很快就要新皇登基喽!”

    他这样子分明是背后说人长短,尤其是当权者,但凡他今天的话传出去一句,别说他的命,他一家老小,连同那些个姑母表舅都难逃死路,可是谁会冒着连累自己的危险去报这些没好处的案子呢?

    众人呵呵一笑,没当一回事也就过去了。(..L

    林朝朝却没有把这人的话当笑话,这应该是有据可依的吧,不然轩辕绝新婚燕尔,这王爷当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被派了出来?

    虽然猜测到一二,但林朝朝并不打算掺和,这皇家都是麻烦能避则避,经过这这件事众人也没有了喝酒的打算,林朝朝跟他们一一告别,然后上楼回房。

    因为不想太引人注意,林朝朝和殷月两人共用一间房,毕竟他们对外的形象是一对穷人兄弟总不能太奢侈。

    林朝朝轻轻推开门,怕打扰了殷月的休息,屋里的油灯已经熄灭,想着殷月已经睡了,林朝朝便借着外面的月光轻手轻脚的爬上了自己的床。

    突然,一个尖锐的物体抵在她的后背,林朝朝吓了一跳,浑身焊寒毛乍起,“你是谁谋财还是害命?”

    “放开她,她是我们夫人!”

    林朝朝听得出那是殷月的声音,只是她的声音中有着从未听到过的焦急。林朝朝感觉到随着殷月的话落,她背后的利器也被收了起来。

    殷月谨慎的关紧门窗落了锁,然后才挑起油灯,如豆的橘色光亮顿时笼罩了整个房间,林朝朝看了看被随意扔在脚边的包袱,然后迅速别过眼,现在可不是拿幻珠显摆的时候。

    殷月一脸歉疚的扶起林朝朝,然后把林朝朝带到她的床上坐下,此时林朝朝才回头看到刚才藏在她身后的人,一身黑衣隐没在黑暗中,借着朦胧的灯光照的人也朦胧,不过那人的嘴角沁出血丝,左手捂着胸口,受了这么重的伤也只是眉头微皱。

    “小月,这是怎么回事,你认识他?他……是不是刚才那个将军说的,刺杀誉王的刺客?”

    “刺杀誉王?怎么可能!”

    那人似乎格外激动,不待殷月回答就立刻反驳然后咳嗽了一声便低下头在也不吭声。而殷月的脸上闪过一丝纠结,犹豫片刻不知如何开口。

    林朝朝顿时迷糊了,难道这一切另有隐情不成?

    “小月?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告诉我啊!”林朝朝不由得主动开口。

    “小姐,我……我们分开走好不好,到鸿运城再汇合。”

    “为什么?”林朝朝恨不得掰开殷月的嘴让她说个清楚,总是这么吞吞吐吐的她能知道什么啊!

    殷月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什么决定,“小姐,我想和誉王一起走,有人要害他!”

    林朝朝一副一定有奸情的样子,“先说这个人是谁,还有他跟誉王是什么关系。”其实她想问的是殷月跟誉王什么关系,不然也不会这么紧张。

    殷月仿佛豁出去了,有问必答,“这个人是誉王的一个贴身侍卫。”殷月顿了顿,看见林朝朝一副‘还有呢?快点继续’的样子随即继续开口只是声若蚊蝇,“我有点担心他的安危。”

    他?哈哈,林朝朝心里暗喜,觉得自己知道了一个大秘密,只是,“小月,他都成亲了,你还惦记他做什么!”好男儿多的是,殷月要去帮轩辕绝她不反对,可是如果知道两人之间不可能还让两人凑在一起,那不是帮她是害她!“何况,你走了剩我一个人,手无缚鸡之力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殷月看了看林朝朝,她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多莽撞,可是有的事心里知道是一回事,做不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月姑娘你不用为难,我明日就走,王爷那里你也不用担心,除了我还有好几个护卫呢!那些想害王爷的人也讨不了好!”

    这个黑衣人一出口林朝朝才想起了自己似乎忘了问,誉王的人怎么变成了刺杀誉王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