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纳兰风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高平和高玉两人警觉,“我们父子和王爷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又何苦如此逼迫我们父子!”

    “无怨无仇吗?”纳兰风轻笑,然后从座位慢慢站了起来,“殷浩,把他们父子二人绑起来。”

    殷浩领命,只一招就把高玉制服,只是谁料想那高平居然也是有武功在身,甚至可以武功还不错,殷浩居然一时半会也拿不下他!

    高平看着被点了穴倒在地上的儿子,眼中的阴冷一闪而过,居然不忙着逃跑,反而向纳兰风逼近,纳兰风看着飞跃而来的身影也不惊慌,不闪不避,任由高平接近,而殷浩也停手看好戏的驻足在侧。

    高平并无所觉,在他的印象中南王一直是病怏怏的样子,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这个病秧子一切不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吗!这么想着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只是还未待他的笑容放大,便愣住了。他伸出的手,居然被轻易的抓住反被桎梏,“你!……”

    “嗯,是我!”纳兰风看起来依然淡然甚至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放心,你们不一定会死。”说罢不等高平再回应直接把他弄晕。

    “殷浩,你故意放他过来做什么。”纳兰风的语气中并没有不悦。

    “我不是怕爷你无聊吗!”殷浩难得的开了个玩笑,然后又变得正经,“爷。你真的痊愈了?”

    “应该吧!”最起码现在什么事都感觉不出来了,连武功也能用了,纳兰风伸出双手用力握紧,能掌握自己身体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走了,明天送给朝朝的礼物有了。”

    “是,只是爷,太上皇的事怎么办?”殷浩担心轩辕茗突然出现在这里,又突然示好,有什么阴谋。

    “先不管他,看看他来这里做什么。”纳兰风微微皱眉,他也猜不透轩辕茗的心思。那次他给轩辕茗下的迷幻药,试图从他口中套出他父母的事,只是轩辕茗心心念念的都是一个叫慧儿的女子,至于问他南王的事他居然浑浑噩噩摇头说不知,这也让纳兰风暂时放过了轩辕茗,“那我的父母究竟是被谁所害?”纳兰风喃喃自语。

    第二日一早,纳兰风便兴致勃勃的准备去林朝朝的院落,殷浩压着高平高玉父子紧跟在后。

    林朝朝的小院依旧大门紧闭,纳兰风整了整自己的衣襟,问殷浩自己的打扮可有不妥。

    “爷,您今天的打扮很好,不用再整理了!”殷浩不断重复这句话,昨天就一直问他,今天又问,他一点都不想再听一向不注重外表的爷不停的问他这样的问题。

    也许是殷浩的回应给他些许安定,他犹豫了片刻,把脸上的踌躇收起换上一脸自信前去敲门。只是周元从门缝偷偷看了他一眼然后闭门不开,“我们小姐说了不见您,请回吧!”

    “不见我?我不信,让她亲自对我说,不然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

    纳兰风说完翘首等着里面的回应,听到周元渐渐离开的脚步他的脸上带了几分微笑,他知道周元一定是去问林朝朝了。

    片刻后,周元去而复返,“我们小姐说,那你在这里等吧,但是不要挡在大门口。”周元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开口。

    纳兰风无奈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却没办法进去,“好,我在这里等!”纳兰风摸了摸鼻子,心有不甘的退到一旁。

    院内的林朝朝仰着头看着门口,“他走了吗?”

    周元摇了摇头。

    殷月叹了口气,“小姐,你这又是何必!”林朝朝低头沉默,殷月连忙转移话题,“也不知道这次爷还会想什么办法进门。”

    在锦州城时装病,昨天的无赖,今天呢?殷月觉得爷只要遇到夫人就没有形象了。

    林朝朝没有说话,眼睛看着门口出神。殷月叹了口气,她不知道两人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明明看起来都很在乎对方的。

    这时周元看着两人缓缓开口,“我们为什么不搬家,只要偷偷离开这里不就没事了?”

    “偷偷离开……”林朝朝轻喃,她明明知道她一个人偷偷离开躲得远远的,一定可以避开那人,可是她为什么不这么做?

    “小姐。我们这样整日闭门不出也不是办法。”殷月的话,林朝朝何尝不知,“那吃完午饭我们一起出去逛逛吧!”正好再去一趟万宝打听一下那幅画的出处,也好看看有没有那件东西的线索。

    “可是……南王呢?”周元问的小心翼翼怕触碰林朝朝内心的伤口,他已经知道了林朝朝和纳兰风的关系,只是不知道现在两人之间是什么状态。

    “由他去吧!”林朝朝说的好像毫不在意,只是语气中有点怅然,很快林朝朝就整理好了心情,“小月,走去帮我打下手,今天我下厨!”

    “好!”殷月轻快的回应。

    一个雪白的狐狸迈着优雅的步伐轻轻一跃就上了树,然后借着枝干跃上了那格外高耸的围墙,对着门外正盯着大门束手无策的纳兰风高傲的昂起了头,一副蔑视的样子。

    而这一幕正好落在了纳兰风眼中,让纳兰风恨不得冲上去揍它一顿,“不是说帮我的吗!”

    大白依旧嗤之以鼻,只是绕着围墙转了一圈就离开了,纳兰风不禁愕然,那小东西不是为了报复他当初用美食引诱它掉入陷阱吧?

    大白下去之后慢悠悠的走到厨房,看着林朝朝在里面井井有条的处理蔬菜,它乖巧的卧在一旁也没有打扰。

    林朝朝做饭很快,四菜一汤很快上了桌。

    大白却无精打采的不吃不喝,林朝朝不由得担心不已,这大白明明乖巧的很,却从来了以后一直不吃不喝。

    “大白,你是不是生病了?”林朝朝蹲下身子把大白抱进怀中,右手轻抚大白柔顺的皮毛。大白一副享受的态度,亲昵的蹭了蹭林朝朝的身子,然后猛然从她的身边跳开,冲到了大门,用力向上一蹿撞开了木栓,让靠在门上的纳兰风一个踉跄,“小东西,算你有点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