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机会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这里离城主府并不远,轩辕权不知情应该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又怎怎么会眼睁睁看着林娇娇搞出这么多事?

    这一上午并没有看到林娇娇的身影,这让林朝朝更加好奇,“听说你们老板是安王的夫人,不知……”

    那个侍女又是一笑,“你觉得随便来一个人就能见到我们夫人?有你这样想法的人并不少,可是我们夫人总会选一些值得见的人。”那个侍女眼神一挑,一副颇有深意的样子。

    这也是一种手段吗?要见也是见一些有利用价值的人吧,林朝朝很快想到了重点,除了她自己的身份,她不知道怎样还能光明正大的接近林娇娇。

    “那你们老板现在在琴乐坊吗?”

    “奴婢只是一个小心的侍女,并不知道夫人的行踪,不过我们的琴儿小姐应该知道。”

    那个侍女转了一个弯,林朝朝知道今晚她是免不了跑一趟了,只是不知道那个琴儿在琴乐坊扮演的是个什么角色。

    林朝朝走出琴乐坊的时候遇到一个‘熟人’。

    “不知能否借一步说话?”

    林朝朝带着疑惑点了点头,她身后的殷月却紧紧的盯着说话那人一言不发。直到林朝朝随他走了一段路,拉开了一点距离,殷月才轻声问起,“他不是太上皇身边的人吗?突然来这里做什么?”

    林朝朝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她刚才并没有看到刻意缩在角落的那人,不过他现在的邀约应该是轩辕茗授意的吧。“跟上去不就知道了!”

    林朝朝随着那人七拐八拐很快拐进一个死胡同,轩辕茗正面带微笑的等候在门口。

    帝王不都是不苟言笑?所以看到轩辕茗的笑林朝朝并没有感到亲切反而觉得浑身不自在。

    轩辕茗看出林朝朝的不自在,抹了把脸恢复了正常,“冒昧请你过来实在是需要你的帮忙。”

    林朝朝点了点头,第一反应是难道又是因为王慧的事?然后快速否定,应该不是,毕竟她现在易了容,不可能随便一个人就认出她,林朝朝淡定了许多,不是因为王慧那只能是因为她刚才得到的那个见琴乐坊那个琴儿的机会了?

    既然轩辕茗并没有认出林朝朝,索性她也继续装作不认识这个太上皇。轩辕茗像主人一般招待林朝朝,并不过分热情,也并不让人觉得生疏,一切恰到好处很容易给人好感,可惜,林朝朝知道他的身份不会相信他真的是他自己所说的一个普通商人。

    林朝朝本来以为这里会别有洞天,没想到这里真的是一个普通的民宅,一向钟鸣鼎食的皇族怎么会真的屈尊于此?他不是在万宝阁吗?也许这里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吧!林朝朝心里暗自猜测,面上却不动声色。

    “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

    “就叫我木月吧。”

    “穆?”轩辕茗皱眉,难道是穆家的人?那他还怎么开口?

    “不知你找我们过来有何要事?”林朝朝可不知道轩辕茗在想什么,她只是想快点弄清楚这个太上皇想搞什么鬼,然后早点离开。

    “锦州城的穆家你可知道?”轩辕茗并不想问的太明白,隐晦的提起。

    “知道。”林朝朝点了点头,穆家她当然知道,穆灵似乎还和她有点过节呢。不过她的一句话到让轩辕茗起了误会,反而不知道如何开口。踌躇了片刻还是问了一句,“今晚和琴儿姑娘的见面可否让给我?”

    这也能让?也许是看出林朝朝的疑惑,轩辕茗开口解释,“只要双方打成意愿自然可以。我愿意出双倍不,三倍的黄金!”

    轩辕茗也想自己让他身边的人去替他出面抢一个机会,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身边有多少是值得信任的,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可是我并不缺钱,所以抱歉了。”林朝朝摊开手,表示自己爷很无奈,可是她真的不缺钱,如果轩辕茗说给她一些稀世珍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惜轩辕茗并不知道。

    “那,换我一个承诺怎么样?”轩辕茗脸板正,高高在上的气势显露无疑。“我以轩辕一族的名义给你一个承诺!”

    轩辕茗小小的透漏出一点自己的信息,聪明一点的应该能立刻猜到他的身份。林朝朝也想要这个承诺,可是轩辕茗越在意林朝朝就越想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你代表轩辕一族?那皇上怎么办?好了,我也不需要你的承诺,我等着今晚和美人见面呢。”

    “好,我送你十个,比那个琴儿更美的女子,琴儿可是卖艺不卖身,我送你的就不同了。”

    轩辕茗以为林朝朝是好色之徒,又加大了筹码,只是这对林朝朝来说没有一点吸引力,“你能告诉我,这琴乐坊到底有什么特殊,这琴儿你又为何非见不可呢?”

    “这……我只能告诉你,这琴乐坊并不像你看到的那么简单,言尽于此,换不换随你。”

    轩辕茗显然并不想多谈,含糊了几句就过去了,这琴乐坊的老板是他的儿媳妇,他见个人有这么难吗?林朝朝不清楚这个轩辕茗为何非要进去不可。

    “不简单?我正好看一看哪里不简单,承蒙厚爱,木月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轩辕茗眼中的阴狠一闪而过,他身后的侍卫刀也已经离了鞘,只待他一声令下,殷月仿佛感到了什么,转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轩辕茗,然后追上林朝朝的脚步。

    “主子,您为什么不下令?”

    “他……呵呵。”轩辕茗只是笑笑没说话,直到刚才他才看出那个少年哪里跟穆将军有关系,分明……分明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他认识的,“算了,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林朝朝和殷月回到了小院,期间殷月一直沉默不语,林朝朝也在想事情,直到周元迎上来,两人才相视一眼,“小姐,以后说话做事要多考虑一些,刚才太危险了!”在和轩辕茗对峙的时候,殷月紧张的浑身僵硬,而林朝朝却一而再的挑衅,她一直观察着四周,万一真的发生冲突,她一定护着小姐离开!

    林朝朝却并没有多在意,“嗯,我有把握逃开,没事的。”

    殷月欲言又止,张了张嘴还是化作一声叹息,周元赶紧劝说,“其实月儿也是为了小姐你好啊,她这不是关心你吗,谁知道换来你一盆冷水,换做是你,你也不开心吧?”

    虽然周元说的有道理,但是总觉得偏袒了一些,林朝朝也察觉出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一些伤人,赶紧补救,对殷月说了一声谢谢。

    “现在我们要弄清楚很多事,比如琴乐坊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轩辕茗怎么搬出了万宝阁,这些都需要我们了解。”

    林朝朝不喜欢有太多超出自己掌握的事情,这些日子的闭门造车她已经失去了很多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