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为难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琴儿并没有着急回答林朝朝的问题反而问起了林朝朝,“对了,我对你的命格很感兴趣,能告诉我你怎么会让人测算不出的吗?”琴儿单手托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林朝朝等着答案。

    “我也不知道,你还是先告诉我那几个人是谁吧!”林朝朝暗自撇嘴,难道她要说她不是这里的人,她是异世界的游魂?

    琴儿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朝朝,也不在深究,摊了摊手,万种风情的向林朝朝抛了一个媚眼,“好吧!我也不是那种非要追根掘底的人,你问的那几个人,除了和我同在琴乐坊的那人你不知道外,其他的应该都听说过。”

    “其实他们也不是一开始就让人猜不透。比如原本是帝王命格的安王,突然变得扑朔迷离,早夭的南王世子,如今也成了南王。原本清晰的命格,就在这几年突然变得让人难以捉摸。还有一人……我就无法奉告了!”

    琴儿说到这里轻轻的笑了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琴儿说的这两个人林朝朝当然都知道而且关系匪浅,和她同在琴乐坊的应该就是云疏,至于最后一个人,应该跟琴儿有莫大关系吧!林朝朝暗自猜测着。

    琴儿说的琢磨不透应该都或多或少跟她有一点关系,云疏说过她是最大的变数。

    只是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林朝朝又开口询问,“我还是想找一下林娇娇,你能告诉我她在哪吗?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供出去的,我们……是旧识!”至于是什么旧识……呵呵。

    “她私人住所我是不会说的,但我可以告诉你,再过几日她就会来琴乐坊开一个茶会,你想见她大可那日再来,至于请柬,我可以送你一张。”琴儿说着从角落的书柜上拿出一张请柬,“我也有权利邀请我看着顺眼的人来,我觉得你就不错!”

    林朝朝也不推辞,双手接过。两人开始山南海北的聊天,琴儿的见识很多几乎哪里都去过,什么事也了解一些,林朝朝大多时候都是一个倾听者但也受益匪浅。

    两人越聊越投机,破有点相见恨晚,只是林朝朝还惦记云疏,便开口询问,“你们这里一般什么时候结束?”

    结束?琴儿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轻轻一笑,“如果是别人只要一刻钟就会送出全部家财然后千恩万谢的离开,而你毕竟无所求。”

    林朝朝点头,这个琴乐坊可真是高明,坑了你一把,你还要心怀感激。当然琴儿和云疏也是有真本事的!

    “那你能告诉我和你一起坐镇的那个男倌是怎么回事么?”林朝朝称云疏为男倌时很别扭,但不想让琴儿知道他们有关系只能这么说。

    “我只知道,他说想问我一些事。所以他要先为我们琴乐坊服务一段时间,就这么简单。”琴儿说的简单但是林朝朝知道云疏问的一定是跟他自己有关的,她记得云疏曾经说过,他不能算跟自己有关的事,只是能让他放下身段来这里服务那他问的事情应该对他很重要吧!

    琴儿没再开口,而是再度坐好开始抚琴。林朝朝没有心思在消磨,想着云疏的会客可能已经结束了,便起身向琴儿告辞。琴儿只是深深的看了林朝朝一眼,便让她离开。

    林朝朝刚走几步,想到自己还未把信物还给琴儿便又折回。

    “这玉牌你便拿着吧!以后有时间还可来此找我。”

    琴儿说罢,便专心抚琴仿佛那才是头等要事。林朝朝也不推辞,道谢一声,然后推门而出。

    她不知道琴儿在她离开后,对她离开的方向呆了呆,然后对着临街的窗子喊了一声,“进来吧!你的小情人走了!”

    沉默了片刻,窗子才被人推开,一个青色的身影轻巧的一跃而入,施施然走上前语气淡淡的说,“那不是我的小情人,她是我的妻!”

    虽然并不刻意,但他语气中的坚定让琴儿恼火,“好了,这人我也见了。你说你要怎么帮我……”

    这些事林朝朝自然不知,此时她已经坐在了云疏暂住的房间,说起来这琴乐坊的确有些异常这夜里林朝朝居然只看到了寥寥几人,她在琴儿房间那么久连个端茶送水的丫鬟都没看到。

    云疏房间摆设和琴儿那里如出一辙,只是没有那些碍眼的纱帐和女儿家的事物。看到林朝朝他微微一笑,冷傲的面容柔和了几分,显得不再那么清高难以接近。

    “我竟不知道你也在此。”云疏声音温润,比刚才在琴儿那里听的琴声还要动人说罢又摇头恍然,“不过想来也是,风儿在这里应该也是随你而来。”

    林朝朝被他的问题一阻,居然忘了自己原本要问什么便顺着他的话接口,“云师傅见过纳兰了?”

    云疏摇头,他说过两人再不能见就是不会再见,哪怕相隔咫尺也是难以接近,“我刻意避着,不会碰面的。否则于我于他都无益。”

    听到云疏的说辞林朝朝居然也有些感同身受。

    “对了云师傅,你怎么会来这里?这个……”林朝朝不知怎么开口,她现在已经清楚这里并非风月场所,可毕竟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云疏淡淡一笑,“不过有求于人罢了,反正明日便离开了。”

    听到云疏又要走,林朝朝心中顿时涌起一丝不舍。

    云疏见林朝朝心情有些低落云疏开口安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而有的路只能一个人走,所以不用担心我,对了,你和风儿还好吧?”

    林朝朝撇撇嘴,这些道理她都懂,可是事到眼前人总会有离愁别绪,听到云疏又说起纳兰风,林朝朝略显烦躁,“云师傅,你想当说客?”

    云疏失笑,他现在只能隐约感知一些纳兰风的事,所以对两人的事知道的并不清楚,但他知道结症一定不只在纳兰风身上。

    “我可没时间为这些事费心,你心里自有明镜不是吗?”

    云疏说完自顾自的泡了一壶茶,自斟自饮,问了林朝朝一句,“要不要来一杯?”

    林朝朝摇头,她刚才在琴儿那里已经喝了一肚子水,现在一点不渴。

    云疏又浅饮一口然后放下茶杯叹了一口气,“我大约猜到你的心思了。”

    深深的看了林朝朝一眼,“如果你真的决定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线索,可是有的路选择了就没办法回头,我恐你会后悔啊!”

    林朝朝蓦然一惊,她可什么都没问呢!

    云疏看得出她的吃惊,“你想回去吧?回到你原来的世界。”

    虽然是问句,可是云疏一脸笃定,“你放心我不拦你,甚至可以帮你,要怪只能怪风儿无福,他的病因你而有转圜,恐怕也会……算了这些都与你无关了。”

    云疏是适时止住话题不意外看到林朝朝一脸担心,“云师傅你说的是真的?”

    “你说呢?好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要离开也只能在圣元节那天,只要正午时分你拿出幻珠只要日光透过幻珠映在你的身上,你便可回去了。”

    云疏没有丝毫隐瞒就把困扰她的问题解决,只是林朝朝自己知道自己离开的后果这不是让她左右为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