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多事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林朝朝满腹心事的离开了琴乐坊,殷月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快步走了过来,已近三更,也不知家里的周元该多着急。

    “小姐,我们走吧!”

    林朝朝点了点头,守卫那人没有在多说什么,轻蔑的瞥了一眼这主仆二人便扭过头不再关注,在他看来这两人以后恐怕也就是露宿街头的命。

    只是他的目光好巧不巧被林朝朝看到,烦躁的心似乎有了发泄的地方,这里没有值得她收藏的宝贝,但她可以送人啊,就随便拿几样小东西送给这个守卫好了!

    林朝朝的心思微动,和殷月走了一段路,便吩咐了殷月几句,然后只身折回。

    既然是想陷害就不能做的那么明显,林朝朝选了一些即不显眼又略有特色的物件偷偷藏到了那个守卫住的地方。

    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朝朝,要不要我帮忙?”

    “纳兰风!”

    林朝朝惊讶回头,一字一句的说,“你来这里做什么?偷香窃玉?”

    纳兰风失笑,“这句话应该送给你吧。”一边说着一边接近林朝朝,“我觉得你需要一个把风的。”

    林朝朝往后退了一步,“不用了,已经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朝朝忘了追问纳兰风为何在此,纳兰风也可得不用回答,只是林朝朝的刻意躲避还是让他眼神一暗。他以为他躲开一些,即使她不会主动找他,也会关注他,可惜,林朝朝并没有。

    纳兰风是有一点失落的,却很快振作,加快脚步追赶已经走远的林朝朝。

    殷月已经听林朝朝的话离开了,所以林朝朝也不着急回去,想着身后跟着的纳兰风她叹了口气,她是给自己找了个麻烦啊!整天瞻前顾后一点也不像自己了。

    “纳兰风,我有事问你。”

    虽然没看到纳兰风的身影但林朝朝知道他一定就在身后,果然她的一呼喊,纳兰风就惊喜的跳了出来,“什么事?只要你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了,我只是想知道,如果让你在你师父和我之间选一个你选谁?”

    林朝朝这个突如其来的奇怪问题让纳兰风一愣,“选你啊!我师父是男的。你不会……连我师傅的醋也吃吧。”

    ……早知道还不如不问,“陪我走一走吧。”林朝朝聪明的转移话题,纳兰风也乐得跟上。

    两人都没有再开口,低着头各怀心事的往前走,两人之间陷入一种奇怪的氛围。

    “到了,我就不进去了。”终于纳兰风开口,只是已经把林朝朝送到家了。

    林朝朝回头看了一眼纳兰风然后嗯了一声也没有邀请他进去,纳兰风对这紧闭的门注视良久才慢慢离开,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轩辕绝侥幸得了这江山却并不安稳,前皇后此时已经被封皇太后的慕容氏倒还好,虽然继位的不是自己儿子但好歹也没有人来跟自己分享这份殊荣,最让她得意的是跟她斗了一辈子的上官氏此时也仅仅是个太妃,而且此时还被软禁。

    不过她得意的没多久,宫里就发生了一件大事,上官氏居住的宫殿着火,而上官氏不知所踪!这件事的发生更是让轩辕绝一个头两个大,最让人着急的是曾经金碧辉煌的宫殿此时只留一地废墟,没有一点痕迹。

    上官氏虽然最后被轩辕茗软禁可在此之前几乎和皇后平起平坐,她出事首当其冲要怀疑的就是皇太后,可是原本两人是争宠夺嫡现在已经尘埃落定慕容氏占了上风怎么也不会出手,轩辕权虽然没有即位可是他还有一个安王的名号和轩辕茗多年的信赖,朝中多少还有他的一些残存势力。现在上官氏出了事如果被人知道还不知道要起多大的波澜!

    轩辕绝这里头昏脑涨暗暗示意让人想办法先隐瞒一些时日,他想慢慢找线索,只是底下的大臣也不安分,联名上书让他充盈后宫,朝代更迭原本不受重视的他意外登位,后宫空无一人这自然让众多家有女儿的大臣动心。

    这下子轩辕绝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他此刻才算真的深有体会。不过上官氏可不仅是太妃那么简单她身后还有一个轩辕茗为了制衡慕容一族而上位的上官一族,此时已经隐隐凌驾于慕容一族。

    朝中的事一件件的放到了纳兰风的面前,他不停的猜测着,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被他忽略的存在。不过上官氏被火烧死?纳兰风是一百个不信的,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

    此时他身在鸿运城抽不开身去亲自调查上官氏的案子,只是即使轩辕绝已经想办法补救,终究隐瞒不了多少时日。思来想去只能先来一个缓兵之计,纳兰风想着便挥笔写了回信。

    纳兰风扶了扶额头,他最近一定是太累了,有点头疼,朝朝应该睡了吧,他也该去休息了。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林朝朝,他的心情一荡,刚才的忧思瞬间消失殆尽。

    清早起床的时候,林朝朝摸了摸床边另一半居然还温热,让她原本的疑心更胜,看来她真的需要好好见识见识这位深夜来客了!不过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衫除了睡觉压出的褶皱,并没有被动过,看来来的人还是个正人君子呢?

    这件事只是让林朝朝多了个心眼,并没有着急调查,林朝朝想着既然现在还见不到林娇娇是不是能从林虎那里找到突破口?听说林家在鸿运城也开始置办家业了。

    早饭是周元做的,昨晚殷月做饭时不小心被刀割伤,虽然伤口并不大,但是周元立刻揽下了所有的家务,根本没有什么“君子远庖厨”的觉悟。吃饭的时候林朝朝的眼神一直暧昧的在两人之间徘徊,周元又是脸通红,而殷月依然我行我素,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林朝朝的举动。

    离圣元节还有十天,林朝朝不知自己是期待还是恐慌,以前觉得充裕的时光,过的即漫长又短暂。还有五天才到林娇娇的茶会,这几天林朝朝自然不会闲着,听说林家的布庄已经在鸿运城开了起来,林朝朝自然要去观摩一番。

    不过当她看到原本门可罗雀的棺材铺变成林家布庄时还是回不过神,这棺材铺的背后可是镇远侯府,怎么会卖给名不见经传的林家?林朝朝知道这里是倾衣的私产,可是她为什么要卖是因为林娇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