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林朝朝觉得这并不像是偶然,应该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或者没注意到的!

    既然是林家的铺子,里面应该会有她认识的人吧?林朝朝怀着几分好奇走了进去,因为是新开张,里面的客人很多,店小二热情的招呼着客人,这里不仅有成衣还可以订做。

    林朝朝一眼扫过里面的衣服和布匹,样式还算中规中矩,并没有特别惹眼的。店里有两个小二都忙的团团转,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招呼林朝朝,林朝朝也乐的无人打扰。

    今日的林朝朝依旧一身男装打扮,刻意把自己弄得平凡了些看起来不那么惹眼。环顾一周并没有以前见过的林家的人,林朝朝便起身准备离开。却被一个背影吸引了注意力。

    那人只是从角门匆匆而过,林朝朝只看到一个身影却诧异的张大了嘴巴,那个身影她似乎认识!虽然一身男装难掩婀娜身姿,很少能有人像林朝朝这般几乎毫无破绽……呃,那她被人发现纯属意外。

    林朝朝带了几分惊讶和疑惑,看了看那人离开的地方,她知道从那里走过去就到了后院,那里还有一个密室……

    此时店小二刚好忙完赶过来招呼林朝朝,林朝朝挥手示意自己不用只是随便瞧瞧,因为店里还有其他客人,店小二便也不勉强道了一声歉便转身去招待其他客人了。

    林朝朝趁没人注意快速潜入后门,她曾经在墨流的带领下去过后院所以很清楚哪里不容易被人发现。

    靠近以后林朝朝终于证实了心中的疑惑,那人的确是她的熟人!

    如果是别人她还不至于如此失态,可是那人竟然就是这里原本的主人,如今应该远在锦州城的倾依啊!不是说这里已经易主她为什么仍然来去自如?重点是,她为什么也来鸿运城了?

    她的身边跟着这个躬身跟随,尽力减少存在感的嬷嬷,那人,林朝朝并没有见过。

    很快林朝朝又看到了“熟人”内室走出来接待倾依的正是失踪多日原来棺材店的掌柜墨流。

    墨流看到倾依脸上立刻荡出璀璨的笑容,视线粘在倾依身上再也离不开,语气恭敬却又带了几分爱慕把倾依让了进去,随后房门紧闭。

    难道林家只是幌子?这布庄背后依然是倾依?可是怎么会顶着林家的名头?有没有提高多少知名度。

    林朝朝想的出神,背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把她吓了一大跳。她身边何时有人靠近的?她怎么毫无感觉,虽然她并不是武林高手,可是作为一个“神偷”,警惕和直觉她还是有的可是她居然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如果这人是敌人该多危险!

    林朝朝回过头,一张含笑的俊脸瞬间在她的瞳孔中放大,“纳兰风,你怎么也在这里?你跟踪我!”

    纳兰风没理会林朝朝的气愤,就这么靠了过去轻轻捂住林朝朝的嘴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嘘了一声,“小点声,别被人发现了,这里可不简单!”见林朝朝识相的点头纳兰风略显失望的放下了手,还意犹未尽的把自己的手揉了揉。

    林朝朝并没有察觉到这里多么险恶,她这一路走来并没有看到什么护卫,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所有觉得纳兰风似乎有点危言耸听。许是见她不信,怕她真的不上心,纳兰风耐着性子解释了起来,原来他真的不是跟着林朝朝进来的,而是在她来之前他已经躲在这里很久了,只能说林朝朝的警惕性还是不够啊!

    “我是跟着林娇娇来的,这里现在不是林家的铺子么。”林朝朝猛然听到林娇娇的消息还是有点不舒服,尤其林娇娇还和自己身边这个人有过牵扯,即使纳兰风解释过了,可是她的心里依然有疙瘩。

    纳兰风并没有察觉林朝朝的小心思,在他看来他已经摊开说清的事根本就没有纠结重复解释的必要,毕竟已经清楚了,一直强调两人没什么反而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两人都噤声,仔细倾听房间里的声音,可是这房子隔音还不错,再加上里面的人刻意压低了声音即使林朝朝和纳兰风的听力都不错也并不能听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不过纳兰风比林朝朝还好一点,只是模糊听到了一点信息,但是这一点也足以让他皱眉。

    林朝朝见纳兰风面色沉重不禁凑到他耳边小声问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林朝朝的举动让纳兰风的耳朵一下子染了色,纳兰风不自在的用手搓了搓耳朵,“鸿运城接下来应该会有大事发生,你,要不要避一避?”

    林朝朝不解,究竟是什么大事,她为什么要避。她不喜欢一无所知的样子。纳兰风继续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眉头越皱越深。林朝朝也努力的倾听,只依稀听到什么千秋国,宫主什么的,可林朝朝记得的大国似乎只有轩辕帝国和东方帝国,千秋国在哪里?

    此时房间里应该是谈好了,房门被打开,一男一女说说笑笑的走了出来状态的很是亲密身后跟着三两个亲近之人,那女子是倾衣可是那男子……看那人身后跟着低眉顺眼的林娇娇,他的身份不言而谕,琴乐坊那个神秘的老板!林朝朝仔细看了看那个眼光不怎么样的男人,然后不屑的撇了撇嘴长得还算人模狗样,不过跟纳兰风比还是差一点。

    那人把倾衣送到门口,倾衣带上帷帽墨流贴身相随可是刚才的嬷嬷却没有看到。两人说了几句相互保重的话依依惜别,林朝朝煞风景的来了一句,“这不会是倾衣的姘头吧!”

    纳兰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林朝朝迅速改口,“我只是开玩笑,如果偷情带这么多人多碍眼,尤其还是暧昧关系的。”

    纳兰风还是绷着脸,“谁对你说姘头的,是不是那个周元?我还以为他是个老实人!”

    (此时正在悉心照顾大白的周元无故打了个喷嚏,然后小声嘀咕了一句,“难道病了不成?”)

    林朝朝无力的翻个白眼,合着两人没在一个频道,不过既然戏已经散场她也要离开了,林朝朝转过头看向院子,因为刚才两人的注意力没放到这里,倾衣已经带着墨流离开,而林娇娇则跟着那个男子回了屋,这里不会就是林娇娇现在的住所吧?林朝朝觉得这并不像是偶然,应该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或者没注意到的!

    既然是林家的铺子,里面应该会有她认识的人吧?林朝朝怀着几分好奇走了进去,因为是新开张,里面的客人很多,店小二热情的招呼着客人,这里不仅有成衣还可以订做。

    林朝朝一眼扫过里面的衣服和布匹,样式还算中规中矩,并没有特别惹眼的。店里有两个小二都忙的团团转,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招呼林朝朝,林朝朝也乐的无人打扰。

    今日的林朝朝依旧一身男装打扮,刻意把自己弄得平凡了些看起来不那么惹眼。环顾一周并没有以前见过的林家的人,林朝朝便起身准备离开。却被一个背影吸引了注意力。

    那人只是从角门匆匆而过,林朝朝只看到一个身影却诧异的张大了嘴巴,那个身影她似乎认识!虽然一身男装难掩婀娜身姿,很少能有人像林朝朝这般几乎毫无破绽……呃,那她被人发现纯属意外。

    林朝朝带了几分惊讶和疑惑,看了看那人离开的地方,她知道从那里走过去就到了后院,那里还有一个密室……

    此时店小二刚好忙完赶过来招呼林朝朝,林朝朝挥手示意自己不用只是随便瞧瞧,因为店里还有其他客人,店小二便也不勉强道了一声歉便转身去招待其他客人了。

    林朝朝趁没人注意快速潜入后门,她曾经在墨流的带领下去过后院所以很清楚哪里不容易被人发现。

    靠近以后林朝朝终于证实了心中的疑惑,那人的确是她的熟人!

    如果是别人她还不至于如此失态,可是那人竟然就是这里原本的主人,如今应该远在锦州城的倾依啊!不是说这里已经易主她为什么仍然来去自如?重点是,她为什么也来鸿运城了?

    她的身边跟着这个躬身跟随,尽力减少存在感的嬷嬷,那人,林朝朝并没有见过。

    很快林朝朝又看到了“熟人”内室走出来接待倾依的正是失踪多日原来棺材店的掌柜墨流。

    墨流看到倾依脸上立刻荡出璀璨的笑容,视线粘在倾依身上再也离不开,语气恭敬却又带了几分爱慕把倾依让了进去,随后房门紧闭。

    难道林家只是幌子?这布庄背后依然是倾依?可是怎么会顶着林家的名头?有没有提高多少知名度。

    林朝朝想的出神,背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把她吓了一大跳。她身边何时有人靠近的?她怎么毫无感觉,虽然她并不是武林高手,可是作为一个“神偷”,警惕和直觉她还是有的可是她居然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如果这人是敌人该多危险!

    林朝朝回过头,一张含笑的俊脸瞬间在她的瞳孔中放大,“纳兰风,你怎么也在这里?你跟踪我!”

    纳兰风没理会林朝朝的气愤,就这么靠了过去轻轻捂住林朝朝的嘴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嘘了一声,“小点声,别被人发现了,这里可不简单!”见林朝朝识相的点头纳兰风略显失望的放下了手,还意犹未尽的把自己的手揉了揉。

    林朝朝并没有察觉到这里多么险恶,她这一路走来并没有看到什么护卫,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所有觉得纳兰风似乎有点危言耸听。许是见她不信,怕她真的不上心,纳兰风耐着性子解释了起来,原来他真的不是跟着林朝朝进来的,而是在她来之前他已经躲在这里很久了,只能说林朝朝的警惕性还是不够啊!

    “我是跟着林娇娇来的,这里现在不是林家的铺子么。”林朝朝猛然听到林娇娇的消息还是有点不舒服,尤其林娇娇还和自己身边这个人有过牵扯,即使纳兰风解释过了,可是她的心里依然有疙瘩。

    纳兰风并没有察觉林朝朝的小心思,在他看来他已经摊开说清的事根本就没有纠结重复解释的必要,毕竟已经清楚了,一直强调两人没什么反而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两人都噤声,仔细倾听房间里的声音,可是这房子隔音还不错,再加上里面的人刻意压低了声音即使林朝朝和纳兰风的听力都不错也并不能听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不过纳兰风比林朝朝还好一点,只是模糊听到了一点信息,但是这一点也足以让他皱眉。

    林朝朝见纳兰风面色沉重不禁凑到他耳边小声问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林朝朝的举动让纳兰风的耳朵一下子染了色,纳兰风不自在的用手搓了搓耳朵,“鸿运城接下来应该会有大事发生,你,要不要避一避?”

    林朝朝不解,究竟是什么大事,她为什么要避。她不喜欢一无所知的样子。纳兰风继续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眉头越皱越深。林朝朝也努力的倾听,只依稀听到什么千秋国,宫主什么的,可林朝朝记得的大国似乎只有轩辕帝国和东方帝国,千秋国在哪里?

    此时房间里应该是谈好了,房门被打开,一男一女说说笑笑的走了出来状态的很是亲密身后跟着三两个亲近之人,那女子是倾衣可是那男子……看那人身后跟着低眉顺眼的林娇娇,他的身份不言而谕,琴乐坊那个神秘的老板!林朝朝仔细看了看那个眼光不怎么样的男人,然后不屑的撇了撇嘴长得还算人模狗样,不过跟纳兰风比还是差一点。

    那人把倾衣送到门口,倾衣带上帷帽墨流贴身相随可是刚才的嬷嬷却没有看到。两人说了几句相互保重的话依依惜别,林朝朝煞风景的来了一句,“这不会是倾衣的姘头吧!”

    纳兰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林朝朝迅速改口,“我只是开玩笑,如果偷情带这么多人多碍眼,尤其还是暧昧关系的。”

    纳兰风还是绷着脸,“谁对你说姘头的,是不是那个周元?我还以为他是个老实人!”

    (此时正在悉心照顾大白的周元无故打了个喷嚏,然后小声嘀咕了一句,“难道病了不成?”)

    林朝朝无力的翻个白眼,合着两人没在一个频道,不过既然戏已经散场她也要离开了,林朝朝转过头看向院子,因为刚才两人的注意力没放到这里,倾衣已经带着墨流离开,而林娇娇则跟着那个男子回了屋,这里不会就是林娇娇现在的住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