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求亲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纳兰风见林朝朝出神,不禁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朝朝你是准备下去拼命?”

    “怎么会!我又不傻。”

    “那你准备和我就这样在这里聊下去?”纳兰风轻笑一声,“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也不待林朝朝拒绝,一把将她抱起兔起鹘落之间已离开布庄。一路疾驰,林朝朝几次反抗无果,任她推搡吵闹甚至在他胳膊狠狠咬了一口都没能让他停下。

    两人贴的那么近,林朝朝的呼吸中充斥着纳兰风身上淡淡的草药味,即使身体大好,他身上的味道却是去不掉了。

    纳兰风把她带到一处院落也没有敲门直接抱着她纵身一跃进了院子,院子只是很小的一居一室,纳兰停在屋门外把林朝朝放了下来,他的上臂处已经殷红一片,那是林朝朝咬出的伤口。

    “那个……你要不要包扎一下?”林朝朝咬的时候他没有反应,让林朝朝以为自己下口并不狠谁知道……唉!纳兰风只是略微扫了一眼伤口满不在乎,“娘子是想给为夫做个记号而已,无妨的。”那略欣喜的语气让林朝朝怀疑他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好了现在你先进去看看喜不喜欢。”

    林朝朝点了点头,有轩辕权在前面带她去过一次和她现代一样摆设的房间在前,她对这样的“惊喜”已经略有免疫,对,的确是略有免疫,因为当她进入房间后那微小的免疫力立刻化为乌有。

    那房间并不像是供人居住反倒像是库房。各种奇珍异宝井然有序的排在两旁的书架上,房间里除了左右两侧的书架,中间摆了几盆梅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能让这些花朵都竞相开放。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圆桌,上面整齐的摆放着一套外形精美的紫砂茶具。

    林朝朝欣喜的冲到书架旁,拿起一块宝石爱不释手,“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弄来的?比南王府里的宝贝多多了!”

    纳兰风笑而不答,“喜欢吗?”

    林朝朝激动点头,纳兰风语气宠溺有带了几分怅然,“都是为你准备的,我可能要离开一些时日,你……”要不要跟我走?

    他把后面的话咽了,“你照顾好自己。”

    林朝朝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何听到纳兰风要离开时刚才的兴奋顿时消失无踪,只剩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他的病是因你而好若你离开……”

    云疏曾经说过的话回荡在林朝朝耳边,林朝朝第一次觉得选择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

    林朝朝低着头,纳兰风蓦地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她,“朝朝啊,我的朝朝……如果有事去忘忧楼,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的。”

    林朝朝木然的点头,此时她才知道忘忧楼是纳兰风的地盘。

    纳兰风从怀中取出一把钥匙,塞到林朝朝手中,“这里以后属于你了。”

    林朝朝想说没有钥匙她也能进来,只是张了张嘴却只是嗯了一声,纳兰风看着林朝朝略显迷糊的样子忍不住亲了林朝朝一口,还未待林朝朝发怒就闪身离开,“等我。还有……离轩辕权远一点。”

    等你?做梦!林朝朝暗自念叨,不过在纳兰风离开后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失去了热情,不过还是一件件的看了过去,里面还有一间卧室,林朝朝带了几分好奇,里面也是一些宝贝吗?

    果然,里面依然是一些稀罕物,只是不再只是摆设,白玉做的床,水晶做的镜子,红木桌椅,翡翠珠子穿的珠帘……虽然只是一间小小的卧室,但是那价值足可以盖一处宫殿了!

    说不震撼是假的,说不感动也是假的。和面对轩辕权时的愧疚不同,她此时心里更多的是为难,因为现在她心里原本偏颇的天平开始摇摆不定……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林朝朝魂不守舍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疑惑的看着敞开的大门慢慢走了进去,可是院子里格外安静,林朝朝不禁喊了一声,“小月,周元!”

    回应她的是簌簌的风声,林朝朝慌了神,加快脚步跑到殷月的房间,没人。

    又去周元那里依然安静,林朝朝顿时有点着急,赶紧跑到自己的房间。

    “小姐!我好想你!”

    林朝朝刚推开门,一个莽撞的身影立刻飞奔过来扑到林朝朝怀中。是红豆!

    殷月,周元也在这里还有一个许久不见,依然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殷浩。

    “你们怎么来了?”待到红豆情绪平复,林朝朝忍住激动问了一句。她忽略不了殷浩看向红豆时眼光的温柔。

    殷浩恭敬的行了一礼,“夫人!”林朝朝没有反驳他,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殷浩也不在意,略一犹豫“噗通”跪在地上,“属下求夫人恩典,把红豆许配予我!”

    红豆此时抬着婆娑的泪眼紧张的盯着林朝朝,让林朝朝刚才还板着的脸瞬间破了功。

    “红豆,你的意思呢?”

    红豆羞怯的低下头声音细若蚊喃,“全凭小姐做主!”

    林朝朝戏谑的开口,“我觉得殷浩那个人冷冰冰的像根木头怎么配得上我家红豆?”

    “小姐……不是的。”

    “夫人!”

    殷浩和红豆都急于分辨,殷月却没有开口一副淡然的样子,很显然她知道林朝朝在开玩笑,不过周元却顾不上林朝朝的想法,“夫人,这可是两个人的幸福啊玩笑不得!”

    周元的‘不识相’惹来了殷月的白眼,“小姐说话你插什么嘴。”

    “可是那不是你哥……”周元的话慢慢收了回去,从殷月的脸上他仿佛看出了什么,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默默地低下了头。

    林朝朝只是向他们这里瞥了一眼,然后转过头,严肃的对殷浩开口,“我记得曾经对你说过,如果真的喜欢红豆就对她好,你的品行我是相信的,如果是别人我一定要好好考验,但是对你,我放心。”

    林朝朝说完拉起红豆把红豆的手交到殷浩手中,“希望你们能好好的。”

    并没有什么虚浮的祝福,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让红豆再次热泪盈眶,“小姐!”

    得到林朝朝的首肯,殷浩不禁喜形于色,万年冰山的脸上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夫人,我一定会对红豆好的!”然后很自然的走到红豆身边把红豆拉到自己怀中,“没事,不哭,又不是见不到了,夫人迟早要和爷回去的。”

    红豆点了点头,以前对纳兰风的厌恶,早就烟消云散,她现在巴不得林朝朝重新和纳兰风和好回到南王府,在南王府的这些日子,她已经知道了太多事,知道了纳兰风的不易,和他对小姐的爱意。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总是让人辗转,有时会让你错过,有时只是让你看清。

    殷浩此行只是为了得到林朝朝的祝福,他和红豆只差媒妁之言了。纳兰风走的匆忙,殷浩只是得到吩咐让他借着红豆的机会暂时留下来保护林朝朝,而纳兰风去哪了,去做什么他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