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茶会

作品:《穿越之替嫁世子妃

    殷浩和红豆得到了林朝朝的同意,都满足异常,殷浩当即表明要找媒人下聘。

    殷浩说,虽然没有长辈,但该有的礼数一定要补足,他不想委屈红豆。

    殷浩和殷月是孤儿,从小在纳兰风身边长大的,或者说他们是被纳兰风救的。殷家每代最优秀的人,才会被派出贴身保护主子。原本殷浩和殷月的父母都在一次任务中失去生命,正因为如此他们两人被家族排斥在外,少不得被人欺辱,而那一次被同族的兄弟嘲笑,殷浩面无表情,殷月只是咬牙切齿却没有动手,不过当他们又一次提起他们的父母,殷浩没有忍住,立刻上前对他们一人揍了一拳。

    纳兰风刚好来挑选侍卫从他们这里经过,一个小小的人儿,苍白着脸被人推着却带着一丝温柔的笑容,精致的面容,美丽的像个易碎的陶瓷娃娃。

    “你们要不要给我当侍卫啊?”……

    后来殷浩知道了这个主子并不像表面这样乖巧无害,甚至脾气也有点阴晴不定,但是他仍然觉得遇到爷是他和妹妹最幸运的事。

    殷浩至今经常感叹,如果没有被爷遇到他会是什么样子,只是一定不会如现在这样精彩。

    林朝朝看着欣喜的两人也跟着开心,只是想到她和纳兰风又有点失落。

    连殷浩说她一定会回南王府她都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如果真的能回去也挺好。林朝朝觉得她一定是堕落了,居然忘了教养她二十多年,此时正在水深火热中的师父。

    林朝朝觉得她的一切好像都和纳兰风有关,似乎哪里都有纳兰风的影子,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干涉过她。

    林朝朝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多愁善感,只是今天觉得自己的确是矫情了。

    林朝朝不想再想纳兰风的事,便把注意力放到别的地方,现在她既然知道了林娇娇的住处,自然不会毫无应对,不过眼前马上就到林娇娇开茶会的日子了,林朝朝倒也不急于一时,现在最要紧的是明天的茶会,弄清楚林娇娇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过那个男人…还有倾依,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林朝朝知道纳兰风一定知道很多内幕,却没有告诉她,“说好的坦诚,结果还是瞒着我!”林朝朝心里不满的嘀咕着,却忘了自己也没有做到这一点。

    她的视线刚好和殷浩交错,殷浩眼神闪烁快速避开。林朝朝没有多想,让殷月给两人去收拾房间。

    众人都离开以后只有周元默默留了下来,林朝朝抬头看到他还没有走,便开口询问,“你有事吗?”

    周元默不作声,林朝朝又问了一次,周元这才慢慢开口,“我想问一下,月儿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啊……”

    月儿?“没想到你们都这么亲密了都开始叫月儿了!”林朝朝调笑。周元脸色微红,然后又恢复正常难掩失落,“我感觉她心里有人,所以不管我怎么努力她都没有回应好像对这些一无所知。”

    林朝朝以为两人已经渐入佳境了呢,没想到……可是她能对周元说,对,你猜对了,她心里不仅有人还是当今圣上,两人还青梅竹马?

    林朝朝干笑两声,“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

    周元立刻奉上一个大大的笑容,“真的吗,谢谢小姐了。”

    林朝朝含糊的应声,不敢直视那过分真诚的眼睛。

    明日便是茶会,半月之后便是圣元节,也就是她唯一可以离开的日子,为什么觉得没有一点期待反而有点不舍?

    周元这个人,心思单纯对殷月也是一心一意的好,如果两人能在一起那是最好不过,只是殷月难道还是放不下轩辕绝?

    林朝朝自己的事还理不净,只觉得心里很烦,嗯,可能是小日子要来了,林朝朝如此自我安慰着。可是不管她想不想,这些事都摆在这里。“等小月安排好殷浩和红豆,再问她吧!”

    只是这件事随后被茶会的到来而抛在脑后。

    第二日一早,林朝朝轻装上阵独自一人去了琴乐坊,并没有带任何人。

    门口的侍卫已经换了,态度端正许多。林朝朝没有打探以前那个侍卫的意思,那样一个小插曲根本没有被她放在心上。

    由于林朝朝来的早,大厅里并没有多少人,不过有一人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

    许是感受到林朝朝的目光,那人向林朝朝微笑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林朝朝冷哼一声,搞不清楚这个太上皇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这次居然亲自前来。要知道这里表面上的主人可是他儿子的小妾,这里出入的也都是一些贵族或者富贾,指不定有见过他的人,他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坐在这里?

    茶会接近正午时才开始,此时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像那天竞价时一般不过明显层次要高处不少,这里的人的身份应该都是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

    在个偌大的边境城市,有能力有身份的人基本都来了。人们都自持身份,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熙攘,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等待林娇娇这个“老板娘”的到来。

    很多人等了一上午都饿了,也有一些喜欢零嘴的人耐不住寂寞,不过这里的饭菜不仅需要另外付费,并且价格不菲。

    林朝朝想着光靠这一点今天的收入就不会少,林朝朝一边想着,顺便没有一点愧疚的从旁边看起来颇有资产的“土豪”身上“借”了一些银票。然后豪爽的一挥手,“你们这的好吃的每样给我来一份!”

    一个侍女走上前来,并不是为了收银票而是委婉的劝她,“这位公子,这里的小吃不下百种,您恐怕吃不完,不如由奴婢推荐几种特色的先尝尝?”

    林朝朝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侍女,然后点了点头,虽然不是花她的钱,可是浪费也的确有些可耻,她还是慢慢品尝吧。这个茶会也不知道要开到什么时候,她有的是机会。

    待很多人都吃完这顿并不免费的午餐后,林娇娇才姗姗来迟,端庄得体的微微一笑,一身金丝镶边的浅粉长裙把她的气色衬得娇艳又贵气。

    淡淡的妆容并不迫人,反而容易让人心生好感,配上那优雅的笑容,台下的很多人不禁感叹那个安王的命真好。

    只有林朝朝无动于衷,对这一切嗤之以鼻,知人知面不知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