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青华事变

作品:《双衍纪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最新网址:www.xs.l</p>竹林极高处的黑影共是三个。眼见着山巅就在眼前,却依然不见三位帝皇的踪影,何天遥有种直觉,那三团黑影应该就是三位帝皇。于是他重返竹林,不顾可能的危险,沿着一根参天巨竹向上爬。

    竹林外突然有人让他下来。何天遥愣了须臾,定了定神,滑溜落地。可是,芳草地上并没有看到人影。

    何天遥正感到迷茫,一阵轻风又送来了一句话语:“我在山顶。”

    穿过草地,山顶大树的树冠已清晰可见。这棵大树并不高,直到这时依然看不见树干,但树冠极宽,甚至超过山顶平地的范围。乍一看,就像是给山头戴上了一顶草帽。

    到达山顶平地,何天遥才看到了树干。好一棵奇怪的大树,树干非常粗,占据了平地一多半,目测十几人环抱也未必能围得过来。可是,树干特别短,也就四丈左右。这个高度是一般小树的高度,对于一棵树冠覆盖范围超过方圆五、六十丈的大树而言,简直就是“五短身材”。大树周围没有任何其他草木,只有满地金黄色的梧桐叶。

    梧桐叶上正趴着一头妖兽。那是一头青毛巨兽,趴着个头也有两丈来高,宽额阔脸,两根长长的眉角冲天上扬,角尖已没入大树枝叶之中。它长嘴前凸,獠牙交错,颈边长着一圈红鬃。脊覆鳞片,尾长骨刺,煞是威风。

    无疑,刚才说话的正是这只妖兽。

    何天遥认得它:“姬少青!果然是你!”他立即持剑摆出防御的姿态。

    “姬少青……那只是九婴给我起的尘世之名。”妖兽似在回忆从前,“如今我早已脱胎换骨。听好了,吾乃樊桐神岳守山圣兽——青云梼杌是也!”

    “什么‘青云梼杌’,不就是凶妖梼杌么?”何天遥轻蔑道,“太公说过,你的确是生于樊桐山不假,但你执迷不悟,已经被太公投入虚空身陨,何时又成为守山圣兽了?”

    “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现在的我只是灵魂虚影而已。因为当初冥顽不灵,付出了肉体的代价,但大神开恩,保住了我的灵魂,并让我重回樊桐神岳守山。”梼杌道出原委。

    何天遥这才发现,妖兽的身影果然和“剑灵”前辈一样虚幻。“太公还是心慈。”他心想。

    梼杌继续说:“此处乃是东极秘境——青华神宫,按理外界之人是无法进入的。大神吩咐我好好守山思过,我就猜想也许有朝一日会有高手闯进宫来。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其中一个人会是你。我记得,你叫何天遥,监兵神佩之主,没错吧?”梼杌好像是对当初自己被四大天宝之主给联手击败依然耿耿于怀似的。

    “没错!你打算如何?报仇吗?”何天遥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梼杌同样以轻蔑的口气回应:“要报仇我就直接动手了。连三个帝皇级高手都不是樊桐神力的对手,更不用说你了。”果然,竹林高处那三团黑影正是三位帝皇。“樊桐神力”又是什么?

    东方天空里的旭日升起来了,青华神宫中一片光明。凉风吹过山顶,带下了许多金黄的叶片。何天遥恍然大悟:“‘樊桐’莫非就是你身后那棵矮树的名字?”

    “矮树?”梼杌楞了一下,随即摇头笑道,“真是不明所以。没错,这棵神树就是‘樊桐’,可以说,它就是这座擎天神岳的灵魂,满山草木皆倚仗它而生。”

    “之前我被海草纠缠、被藤鞭抽打,皆是那‘樊桐神力’搞的鬼吧?据我判断,树林里本也应该有危险,否则三位帝皇不会被困在竹林高处。”何天遥已经完全明白了,梼杌的确是放了他一马,可见其确实没有复仇之心,但作为守山圣兽,为何也没有驱赶之意呢?“说吧,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过来。”梼杌道。

    何天遥将仙剑插回背后的剑鞘,大胆地走到梼杌身旁。

    梼杌挪动身躯,让出了身后的樊桐树干。树干上一件闪亮之物引起了何天遥的注意——那是一截剑锋。

    “斩虚剑锋!”何天遥欣喜地冲上前去,伸手去拔。可是,那截剑锋嵌得太深、太紧,根本拔不出来。

    “这截断剑果然与你之前拿出来的那柄断剑是同一把!”梼杌道,“我回到此山时,断剑就已经嵌在树干中了。由于嵌得太久,已经和树干长成一体。我用尽各种方法,都无法将其从神树上取下。神岳上的草木都与樊桐神树根脉相连,极其坚韧,连帝皇级高手都得费一番功夫才能将水草、荆藤斩断,而你却用区区一柄断剑就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因此我料定那必然是一把神兵利器。我放你登上山巅,就是想看一看你那断剑与这段剑锋是否是同一把剑。看来我估计得没错,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只要你把剑锋取下来,我就不究你闯宫登岳之过,把你安然无恙地送出青华神宫。”

    “可是,你都看到了,我也取不下来啊!”何天遥抓耳挠腮。

    “用你那柄断剑割开树干试一试。”梼杌提醒道。

    何天遥眼睛一亮,真是当局者迷。他刚召出斩虚残剑,残剑与那截剑锋就发出了明亮的白光,两者之间仿佛互相呼应似的,分别发出了“嘤嘤”的轻鸣声。何天遥举剑欲切树干,可还未触及树皮,就感到剑身传来一股力道,硬拽着他的手往那截剑锋凑去。断剑上端与剑锋下端“咔嗒”一下吸引在一起,接缝处闪过一道夺目之光。待光芒消失,接缝也看不见了,整把剑完全连成一体,仿佛从未断裂过似的。这神奇的情形让梼杌也不由得赞叹一声:“妙哉!”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何天遥一边轻轻转动剑柄,一边往外抽剑。坚韧的樊桐树干在斩虚剑面前就像纸一样脆弱,根本没费什么劲儿就抽出来了。树干被带下一大块树皮,从伤口处往外缓缓流淌着青绿色的树汁。

    “嗯?”梼杌突然转身,紧盯着远处的竹林。

    何天遥回头望去,却看见竹林高处的黑影只剩下了两团。

    梼杌怒吼一声,猛甩长尾,尾巴上的骨刺全部飞了出去,直射林中。竹子被射断了许多,一根接一根倒下。陡然,从竹林中飞出一道弯月形刀波,贴着山坡向上疾速飞来,梼杌闪身避过,那道刀波击中了樊桐树干。那般粗壮的樊桐树居然剧烈抖动了一下,树叶纷纷飘落,足见那道刀波威力之强。

    难道是一位帝皇摆脱了困境?既然是刀波,那应该是晏远波或融律先中的一个。紧接着,又是数道刀波、剑气袭来,梼杌左扑右闪,无一击命中,全都打在了树干上。

    很明显,这是数位高手同时发难。可竹林高处的黑影分明还有两团。

    又是一连串刀波、剑气之后,从竹林的不同方向冲出好几个人影,握刀持剑向山顶疾冲而来。

    当何天遥看清来者的相貌时,不禁大吃一惊。其中只有一个是此次同来闯宫之人:紫朱帝皇——满天秋。另外几人分别是丹幽帝皇——房瀚兴,太玄帝皇——步重芳,玉阳帝皇——法如一,还有一个人何天遥不认识。不过既然此人与四位帝皇一起行动,想必也是一位帝皇。

    这是怎么回事?根据来路上三位帝皇的交谈判断,房瀚兴、步重芳应该是和满天秋对立的一方,这两方怎么会在一起?况且他们不是去闯南极秘境——长生神宫了吗?难道这么快就“凯旋而归”了吗?

    见满天秋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晏远波、融律先依然被困在竹林上空,何天遥意识到,那两人肯定是被满天秋给骗了!但是,他一时间又想不明白满天秋的真正目的。晏、融两位帝皇原本并不知道四极秘境的详细,完全是受了满天秋的邀请与诱惑才来闯青华神宫的。若说满天秋是想借二人之力,似乎有些说不通,毕竟最后不还是被“樊桐神力”给困住了?满天秋脱身也完全是凭自己的本事,并未靠二人相助。再说了,既然他和房瀚兴、步重芳是一伙的,为何不等他们从长生神宫回还之后,再一起来闯青华神宫呢?

    “没想到你还有同伴,而且他们都上到这么高的地方,我居然没有察觉到丝毫。”梼杌的语气有些懊恼。

    “他们之前一直在我的法宝之中,你当然察觉不到!”满天秋冷笑。

    何天遥又不明白了,除了四大天宝之外,这世界上还有其他能够装进活人的法宝?

    “不管你们是如何上山来的,都休想夺走青华元神!”梼杌开脚而立,一身青毛如刺猬般竖起,龇牙咧嘴,一脸凶相。它俯下头颅,将两根锋利的眉角对准了敌人,蹬地冲下了山坡。

    步重芳迎头就是一刀,房瀚兴也挥来一剑,两人却砍了个空,原来梼杌虚影是无法被刀、剑攻击到的!可是,梼杌的攻击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两位帝皇身上,眉角将二人挑飞至半空,重重地摔落在地,胸前伤口迸射出大量血迹。

    两人不顾伤痛,鲤鱼打挺从地上弹起,继续攻向梼杌,刀光剑影,眼花缭乱,但是没有一招命中。

    “没有用的,你们的攻击对我无效!”梼杌扫尾甩出新生的骨刺,再度击中两人的胸口。巨大的骨刺带着他们的身躯向后飞去,撞在了竹子上。两位帝皇的胸膛近乎被骨刺穿透,他们垂头松手,似是陷入了昏迷。想来之前满天秋、晏远波和融律先三人应该就是这么输的。他们打不到梼杌虚影,但梼杌却能打得到他们。纵然三位帝皇有一身本领,却无从施展。

    避到树根下的何天遥暗暗赞叹:“好强!这种打法,梼杌岂不是无敌了?”

    “我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满天秋挥动挽棠剑,张牙舞爪地冲上前来。

    梼杌从容地低下头,将眉角对准了他。

    不料,满天秋在梼杌身前一丈处突然一个急停,顺势射出一道疾速剑气。

    由于距离太近,梼杌躲闪不及,只能歪了下头,剑气擦身而过,在他的脖颈上划开了一道伤口。既然是虚影,自然不会流血,但伤口附近的虚影明显暗淡了许多。

    “哈哈,你的弱点我已经发现了!”满天秋仰天大笑,“你这兽躯是虚幻灵体,那面对同样是以虚幻的功力凝聚而成的刀波、剑气时又如何呢?刚才我故意让他们施放刀波和剑气试探,你竟腾挪闪躲,这表明刀波和剑气攻击对你必然是有效的!”

    梼杌从容不迫:“那又如何?有我在,你们休想得到青华元神!”

    “既然知道了你的弱点,杀你简直易如反掌!”从樊桐树顶传来一个声音,一道人影从树冠中跃了下来。原来满天秋还有同伙!

    此人头带斗笠,身着灰衣,听声音应该是名老者。他冲着梼杌轻轻一抬手,梼杌周围的地面就“钻”出七、八道紫色光弧,弧顶聚拢一处,形成一个囚笼,将梼杌关在其中。

    梼杌想往外冲,身影撞在光栅之上,顿时迸发出一阵夺目紫光。梼杌哀嚎了一声,整个虚影都变淡了。

    “你们即便杀了我,也无法进入‘春神殿’!”梼杌愤怒地大吼。

    斗笠老者却摇了摇头:“好一个‘春神殿’!这棵樊桐神木在你的看守之下,竟然叶落满地,俨似秋季,还说什么‘春神’?”

    梼杌分辩道:“天地之气渐稀,樊桐神树有感应而落叶,并非我看守不力!哼,你能以功力伤我,却奈何不得神树!”

    斗笠老者轻蔑地笑了一声:“哦?”他侧过身来,指着树干上的某一处,“你居然还没发觉。”

    梼杌瞠目结舌。何天遥也好奇地循向望去,原来树干上有一个极大的伤口,看来刚才几位帝皇发出的剑气和刀波并非是冲着梼杌去的,而是全部瞄准了树干上的同一点!而且,那个伤口正是何天遥拔出斩虚剑时留下的。

    “上了你们的当。”梼杌长叹一声,化成了人形,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姬少青。他盘腿而坐,伸手指着斗笠老者说道,“你作恶多端,造成了多少祸害!当初你侥幸逃生,之后多年不见踪影,如今又跳出来兴风作浪。我告诉你,即便你炼化了青华元神,也成不了天尊。大神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看样子,他们竟然认识。

    “呵,我根本就没想过成为天尊。”斗笠老者道。

    “那你鼓动当世帝皇闯神宫做什么?难道不是为了青华元神吗?”

    “新天尊的人选自有定数。你别想套我的话。当年我饶你一命,放你去相助夔牛、九婴夫妇,不想那两个没用的家伙最后却失败了。夔牛、九婴皆已魂飞魄散,你却借尸还魂,回到这里安然地当起了守山圣兽,实在是太便宜你了。”

    何天遥听得一愣一愣的。梼杌不是在幼时就被夔牛和九婴掳走并培养成党羽的吗?为何又冒出来另一种说法?看来当年之事,太公也未必了解得十分清楚。

    “呵,自以为是。我已是灵魂虚影,何来‘借尸’之说?”姬少青道。

    “没有载魂之体,安有灵魂虚影?”斗笠老者此言在理,比如“剑灵”,载魂之体就是斩虚剑,“你不必再掩饰,我已经知道了,你‘借’的正是樊桐神木这具‘尸’!”

    满天秋激动地问:“师父,你的意思是,只要毁了樊桐树,就能进入‘春神殿’了?”

    “不行!我决不会让你们毁了樊桐神树的!”何天遥勇敢地站在树干前。樊桐树受损,何天遥觉得自己有责任。另外是他击穿了青华神宫的界障,这些恶人才能进来的。大丈夫得有所担当,因此尽管他心中没有一丁点儿把握能击退三位帝皇以及斗笠老者,但还是毅然决然地挺身而出。他已经将危急的情况告知了监兵界中的妖族,七位妖族自然是义愤填膺、同仇敌忾,连被他意外收进监兵界的黑蟒——何慧月都表示要一同出战。

    “臭小子,你发昏了不成?再捣乱我就立刻杀了你!别以为没有你,我就没办法打开另外两个秘境了!”满天秋恶狠狠地威胁道。

    “何公子,休要逞强!你根本斗不过他们的,我这就……啊!”姬少青刚说了两句,斗笠老者就收紧了光栅囚笼,他立即痛苦地呼号起来。

    “我早就觉得夺取天尊元神不妥,迫于压力,我还是助他们进入了青华神宫,这是我最大的过错,此刻岂有不守之理?”何天遥慷慨陈词,又对满天秋道,“我没想到你们竟如此邪恶,不仅利用了我,还坑害了晏皇与融皇!今日有我在,你们别想毁树!”他施放了一次强烈的始气震荡示威,监兵界的八位妖族一齐出现在他身旁,九人战成一排挡住了樊桐树干,摆开了战斗架势。

    “这是……”这下轮到满天秋目瞪口呆了。

    “传说四大神匠曾经铸出过亚世界法宝,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斗笠老者倒是没显得非常惊讶,“这也说明他是个飞升者!他手中那把剑正是可毁樊桐神木的利器,你还等什么?”他大手一挥,满天秋和一直不说话的法如一以及另外一人一起围攻过来。

    何天遥这边九人也高声呐喊着迎上前去,双方十几人战成一团。而斗笠老者却退到一旁,似是饶有兴致地负手观战。

    论实力,无疑是满天秋一方占优,但何天遥这边人数更多。打起来之后,何天遥发觉,监兵界中这些妖族的实力不知不觉已经变得十分高强,与帝皇级高手也有一战之力了。不是说妖族修炼比人类慢很多吗?何天遥这等根骨资质才修炼到太境七品,其中有两个品级还是在“剑灵”前辈的帮助下跃升的,为何这些妖族修炼得如此之快?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