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个U盘和一封信

作品:《佛葬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我叫侯耀华,但不是那个很出名的相声演员。旁人都叫我猴六,倒不是因为我排行老六,若是那样估计我家的门板都要被计生委员会给拆走了,而是因为每次我跟朋友喝酒喝到第六杯就会醉倒,百试不爽。

    我是个墙串子,那是老话,意思是走街串巷踅摸古董的人,今年三十六岁,正在本命年,很多人都说本命年的人运气会很衰,但是就前半年来说一切都还很顺利。

    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十八岁入行的我已经算是个老人了。我现在开了个古董铺子,偶尔从几个倒儿爷那里收一些小玩意儿,不过这只是一个抻头儿,是我做地下生意的幌子。

    现在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好东西很少会上水,就算是一年半载出来个像样点儿的冥器也不保准就是真家伙,大多数都是一些老家族弄出来的高仿。

    我的货出自几个山蝎子,他们一年会来个四五趟,每一趟都能带出几件沾着血的真货。那几个山蝎子都是这附近几个省比较出名的盗墓团伙的外围,也就是专门负责销货的人。

    这一天,我正倚在躺椅上准备晒着太阳睡个午觉,就被顺丰小哥拍门板的声音吵醒了。强忍着倦意,我打着哈欠慢慢走了过去,这小哥负责我们这一块的快递,一来二去下与我相熟了起来。那小哥操着一口河南的口音笑着跟我说:“大哥儿,恁这快递咋嫩多嘞,这是想把我累死哎。”

    用麻的脸硬挤出一丝笑意,我懒懒答道:“多送点货,你才能攒够钱娶老婆啊。”这是我每次收他快递调侃他雷打不动的梗儿,这小哥今年才19岁,家里居然已经安排了十几次相亲。那小哥倒也不生气,拿出一个小盒子给我说:“今天就这一个,二十,到付。”

    本来还笑着的脸顿时凝固,特么这是淘宝上哪个坑爹的商家,居然敢给老子到付?看着一脸笑意的河南小哥,我只能咬了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给他,一把接过那快递盒子。

    那小哥接过钱,笑着打了个趣就径自离开了。其实他也很忙,为了能早点娶个漂亮媳妇,这小孩儿有些过早地成熟。

    我带着怒意地看了看件人,顿时呆了一呆。这件人我倒是认识,是我相熟的几个山蝎子之一,自称刘癞子。那是他的诨号,道上混的除非是过命的交情,否则是不可能告诉你他的实底的。难道这家伙通过顺丰给我货?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生意都是手儿递手儿的买卖:他拿货给我验,我出价格,不可能会通过快递。再说我们从来没有打过电话说要盘货。

    带着疑惑,我找来一把裁纸刀将纸盒打开,将里面一些乱七八糟的泡沫拿开后,我终于见到了里面的东西:一封信和一个u盘。见到这两个东西,我心中不禁疑惑更甚,刘癞子有我的电话,平时有货的时候都会打电话给我,通过暗语商量价格。写信这是头一次,并且还带了一个u盘,这u盘里面有什么呢?

    摇了摇头,我小心将那信打开,那信纸上竟然是一笔苍劲的小楷,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这字体竟有些欧阳询的影子。想想平时胡子拉碴,一身土布衣裳的农民大叔居然还有这情怀,还真是人不可貌相。那信的内容极为荒诞,但是对以后的事件又很重要,所以我将那信的内容原文记上。

    耀华吾兄:

    见字如面,自上次一别已有数月未见。我遇一奇事百思而不得其解,今悉数告之,忘兄能有所闻。

    两月前,我得一物,据大哥说此乃八宝玲珑龛,是用来盛装唐代一高僧妙莲和尚的佛骨舍利,我便将那宝龛藏于卧室里的保险柜之中。但是自从我将那宝龛带回家中之后,每天都会做同一个梦,梦境倒也不可怕,就是我自己在卧室里来回走动,但是场景却极为真实。我独居于此,每天都做同一个梦心中甚是恐惧。无奈下,我只好将此事告诉大哥,希望他能找出原因,但大哥根本不信神鬼之说,对我所说全然不理,只叫我好好休息。

    为了那宝龛的安全,我在卧室里装了摄像头,当我偶然间查看那录像的时候,才现每天晚上我竟真的半夜起床四处走动,和我梦中的情景一模一样。此前我绝对没有梦游的症状,不知为何在得到宝龛之后,竟开始每晚都梦游。若事情仅展至此,倒也不算诡异,但当我多次看那录像之后,却现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我誓我睡觉之前绝对已将门窗锁好,而且我梦游的时候,录像中我也没有开过门窗。但是我看到,卧室里多了一个人!u盘中是我某一晚上录下的视频,当您看那录像的时候,请注意凌晨一点半的画面。

    在寄出快递的时候,我已经找到了一个方法去解开这秘密。稍后我会将我所见详告于兄,兄闻识广博,还望能解释一二。

    刘卓文

    敬启

    这封信到此结束,但是我看后却是一身冷汗。若是这刘癞子没有玩我,这是我这么多年来遇见最匪夷所思的事情。虽然经常接触古董多多少少会经历一些诡异的情形,但这次这么奇异的事情我却从没遇见过。抿了抿干的嘴唇,我走到铺子里唯一的一台电脑旁,将正在玩纸牌游戏的小伙计轰走,插上了u盘,打开了里面唯一的文件。

    说实话我一直很抗拒看这种录像视频,因为没有经过剪辑和上色的画面给人一种真实的恐惧感。但是这件事已经深深勾起了我的兴趣,我也只能压着心里的不舒服慢慢看了起来。摄像头放在了墙角,这样就能够将房间的大部分包含在镜头内。刚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极其无聊,是刘癞子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画面。这时候我才现这家伙确实被折磨得不轻,原本结实的身形变得有些消瘦,辗转反侧间能看出他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随着时间慢慢推移,这家伙翻身的频率越来越慢,最后终于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夹着被子睡着了。剩下的时间就好像在看一张静态图片一样,这家伙睡觉很安静,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样。

    终于,当时间走到凌晨一点的时候,刘癞子慢慢地起身,开始在卧室四处走动。说实话若不是看到那封奇怪的信,我会以为是这家伙自己醒了过来,无聊地在卧室里四处走动。强忍着拖动进度条的冲动,我将整个视频看了一遍,想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现,但是却一无所获。以现在这个视角来看,屋内一切正常,因为那卧室本来就只有一张床和一个保险柜,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

    时间一点一点来到了凌晨一点半,我的呼吸也慢慢变得沉重起来。就在这时,画面陡然一转,摄像头转了一个方向,想来应该是刘癞子自己设置的,为了可以将屋内的情形全部录下来。就在那画面转过来的时候,我的心也跟着突然间一跳,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由于摄像头转了一下方向,原本对着床的画面慢慢转向了窗台,我压抑着心跳,瞪着眼睛看着显示器。房间里开着灯,窗帘那里的景象几乎能够看得清清楚楚,我一时间也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在我的心渐渐放下的时候,我的眼角偶然间瞄到那窗帘的底部,心跳突然间停了一下。

    那是一双黑色的皮鞋,仅仅有鞋尖漏了出来,若是仔细观察的话,能够看出左脚的鞋尖在慢慢地踩动,这细节若不是刘癞子在信中提示过,我根本不可能看得出来。我终于明白为何刘癞子一口咬定这屋里有人。接下来的画面有些诡异,刘癞子依旧不紧不慢地在卧室来回走动,那黑色的鞋尖也是不停地踩动。两个人就好像在玩一个无聊的游戏一般,谁也没有理会谁。画面大约持续到凌晨两点半。刘癞子慢慢地回到床上开始睡觉,那黑色的鞋尖也停了下来,慢慢退到窗帘后面,最后消失。接下来就是刘癞子自己睡觉的静态画面,倒也没有什么可描述的。

    一口气看完那视频,我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看着一旁正鼓捣一个高仿青花瓷的小伙计,我大声呵斥了他一句,也使自己从那恐怖的意境中暂时解脱了出来。作为一个怀疑论者,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在玩我,那封信和窗帘后面的人都是刘癞子故意布下的圈套,但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将我吓死从而少了一个出货点么?这些人都是目的性极强的人,他们不会去做无聊而没有意义的事,那刘癞子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呢?

    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想这件事,对于不能理解的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不受影响,回到自己的处事模式。该盘今天得生意了,叫小伙计把账本拿来,我看了一眼账本,然后对他说道:“今天又没生意?”

    小伙计看了我一眼,说道:“和往常一样,大老板。”这小家伙是我以每个月15oo块钱从人才市场招来的,由于对我的工资很不满所以对我也称不上尊重。叹了口气,将u盘拔掉,我准备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但我没想到,这件快递会给我带来那么大的麻烦,同时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