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再见穿山甲

作品:《佛葬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我们三个人在一户农家里凑合了一宿,第二天清早就驱车开往双桥山。那李警官有些激动,可能这是他从警以来遇到的最大的案子。我们轮流开了七八个小时的车,总算来到了离双桥山最近的一个村子。这村子离双桥山还有很远,但是再往里走已经没有路,车在这里已经开不动了。我们只好将车寄存在一个农户家,背着装备徒步向山里走。所幸我们带来了一些常用的装备,在上山前就换上了登山靴和连体的冲锋服,这人迹罕至的山林里有着数不清的毒昆虫,那些家伙是最致命的,换上这些装备,我们才能尽可能低避免受伤。

    上山之前,我们已经打听好登山的路线,这双桥山在这片山脉深处,我们需要穿过几层山圈才能走到那里。对于我这种常年不运动的胖子来说,这段登山经历简直就是极刑,刚开始的两个小时,我还能勉强跟上两人的脚步,到最后我的装备都到了他们两个人身上,可是还是时不时被两人落下。擦了擦满脸的汗,我对南宫若沫诉苦道:“警察大姐,您这是要了我的亲命啊。”

    南宫若沫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道:“难怪你没娶到老婆,就你这体格,娶到老婆也没用。”这句话噎得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就连平时颇为严肃的李警官都是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李警官人还是不错的,我的大部分装备都到了他的身上。

    就在我提议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四周的树林里突然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们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包围了。他们一共有三十几个人,有的手里拿着**,有的拿着已经上好的弓弩。

    穿山甲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南宫若沫说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从河南一直追到青海。”一边说着一边示意手下的人过来取下他俩手中的武器,并将我们三个人绑了起来。穿山甲来回看了我们几眼,笑着对李警官说:“你以为你那个白痴手下的所作所为能骗得过我么?要不是为了钓你们这几条大鱼,他刚出现的时候我就一枪杀了他了。”

    李警官冷淡地对穿山甲说道:“你把他怎么了?”

    穿山甲冷笑了一声,对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有两个人向树林深处走了过去,不一会两人抬着一个编织袋走了出来,将那编织袋直接仍在我们身前。那编织袋上血迹斑斑,隔得老远我就能闻到一股血腥味。一个人走过来将那编织袋打开,我看到了一具尸体,确切地说应该是半具尸体。那尸体没有头,从左肩被斜向下劈成了两半。看着那露出来的腐肉和颠散出来的内脏,我直接跪在一边狂吐起来。

    在我跪下来呕吐的时候,我隐约听到了吵闹声和拳打脚踢的声音,想来应该是李警官承受不住失去同事的打击,和穿山甲起了冲突。好不容易将胃里的东西全部贡献出来给这片树林当肥料,我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向两个人看去,现他们身上多多少少有些伤。

    一个身穿土布衣裳的大胖子一边看着我们一边对穿山甲说:“干脆把他们杀了,省得麻烦。”

    我有些紧张地看着穿山甲,知道现在决定我们生死的就是他。然而我现穿山甲同样在看着我,那眼神中竟带着一丝恐惧。虽然是短短的一瞬间,但是我敢肯定,他在害怕我!可是我有什么可值得他害怕的呢?我没有他的把柄,更没有打击他的实力,再说我现在几乎束手待毙,他想杀我就是一句话的事,但是他居然在恐惧我,他到底在恐惧什么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穿山甲摇了摇头,说道:“过几天下地,正需要几个人探路,先留他们一条命,省得到时候折了自己的弟兄。”说完叫几个人将我们捆了起来,一群人押着我们开始向大山深处走去。

    这一路又走了七天,虽然路途颇为辛苦,但所幸一路没有生什么危险,我们终于到了双桥山,这该死的山人迹罕至,连一座桥的没有,不知道是哪个无聊的家伙给这座山起名叫双桥山。

    穿山甲那一伙人显得有些激动,全都摩拳擦掌四处寻找着什么。只有穿山甲无动于衷,他对众人说道:“东西就在下面,跑不了。我们今天晚上休整一下,明天查看一下地形看是否能够找到入口。”众人虽然暂时安静了下来,但是我依然能够看出来穿山甲对这个临时的盗墓团队并没有太大的约束力,毕竟不是自己带出来的人,在利益的诱惑下可能暂时听他指挥,但是众人一旦进到那墓穴里,得到冥器以后肯定会反他。难道这么浅显的道理穿山甲会想不到?还是他现在已经被逼急了没有选择?亦或是他还有着别的计划?

    毕竟没有还没有找到具体的地点,众人还是按照穿山甲的要求,支起了帐篷,同时找了几个人轮流值夜。我们分到了一个帐篷,虽然双手被捆着,但穿山甲并没有太为难我们,还给了我们一些吃的。李警官和南宫若沫的身上都有一些伤,不过都是一些皮外伤,倒不会影响到活动。我们三个私下里商量一下,看看是否有办法脱困,不过到最后也都无计可施。

    因为体质不好,我实在太累,和他们说了几句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嘈杂的吵闹声吵醒,勉强坐了起来,我现南宫和李警官都不在帐篷里,心中一惊。难道在我睡着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被抓走了?我要不要出去找他们呢?想了一会,我还是咬着牙从帐篷里走了出来。我们的帐篷是围着一个火堆,所以虽然外面天色很暗,但是我还是能看到一群人正围在火堆旁边,其中就有南宫和李警官。我慢慢地凑了过去,但是人实在太多,我一时间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在南宫身上拱了拱,我对她小声说道:“生了什么事?”

    南宫一看是我,对我点了点头,说道:“守夜的人死了,我们刚刚听到惨叫声就跑了出来,但是却没看到是什么杀了他们两个。”

    穿山甲的盗墓经验比较丰富,他安排两个人一组守夜,可以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但是这次却没想到两个人竟然同时被杀死,并且没有出任何预警。就在这些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穿山甲咳了一声,对众人说道:“谁第一个现的?”

    一个精瘦的汉子站了出来,对穿山甲说道:“我听到他们的惨叫声就跑了出来,却现他们两个已经死了。”

    穿山甲皱了皱眉没接着问道:“你看到什么没有?”

    那精瘦汉子想了想,说道:“我只看到一个影子在树上窜了一下就不见了,但我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穿山甲凝重地点了点头,对那三个手下的人说道:“先把这两个人埋了,现在开始,四个人一起守夜。”

    来了四个人将那两具尸体抬走,这时候,我才有机会看了一眼那两个人,他们都是脖子被咬了两个大洞,鲜血顺着衣服将整个胸口都染红了。看来盗墓也不容易,高回报的同时一样承受着高风险,不仅仅要和古代人的机关斗智斗勇,有的时候甚至不知道哪里来的家伙都会狠狠给你来上一口。

    见那两个人已经能够被抬走,众人都准备接着回去睡觉,做他们这一行的,早就将生死看开,不仅仅是别人的命,就连自己的命也看得不是太重。就在这时,一个人的惨叫声从黑暗中传来,接着就是一声枪响,那是**的声音,声音很大威力却不如真正的手枪。枪声响起的同时,一道很奇怪的兽吼传了过来,说那吼叫声奇怪是因为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动物叫声,那声音我一时间也找不到形容词来描述。一行人赶忙朝着枪响的方向跑了过去,正是刚刚抬走两具尸体的方向。

    当我跟着众人跑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三个人已经倒在了血泊里,只有一个人靠着大树,手里拿着一把**在那里瑟瑟抖。此时那个人情绪非常激动,手里拿着枪胡乱地指着。穿山甲对那个精瘦的汉子使了个眼色,那精瘦汉子慢慢走到那个人身边,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那动作快得连我的眼睛都没有跟上。

    穿山甲慢慢走到那个人身前,问道:“刚刚生了什么?”

    男人的**被夺,却没有丝毫反映,双手抱着头蹲在那里抖,根本没有听到穿山甲的话。

    穿山甲叹了口气,站起来左右开弓扇了那人几个巴掌,直打得他有些趔趄差点趴在地上。那人被打后终于有了反应,眼睛直直地盯着穿山甲,说道:“有……有东西袭击我们。”

    穿山甲冷淡问道:“你看清楚那东西的样子了么?”

    那人点来点头,说道:“太快了,我只看到一个跟小狗差不多大的东西,一身黑毛,脑袋大得出奇。影子一闪,他们就死了,我胡乱开了一枪,好像打中了一只,但还是叫它给跑了。”

    穿山甲皱了皱眉,好像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想了一会,他摇了摇头对众人说道:“大家回去休息吧,尽量不要单独出来。众人听后都向帐篷方向走去,但我听那些人私下里的小声议论,知道这些东西有些不寻常,这些老掏土的家伙也都没见过。心中更是有些担心:还没有看到那个家伙,就已经损失了五个人,不知道看来这趟活下来,能活着回去的人能有多少。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