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个和尚

作品:《佛葬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我们带着这群异兽又跑了半个小时,我身上的伤已经变得麻木,体力几乎快耗尽了。身边的那几个人也一样全都带着一身伤,但那群异兽却好像不知疲倦一样紧紧地跟着我们,偶尔会在我们的身上留下两道深深的伤口。我知道,我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就在我瞎想的时候,前面的穿山甲突然停了下来,我拉着南宫若沫直接撞到了他身上,旁边那三个家伙也停了下来。当我抬头向前看的时候,顿时心中一阵绝望,原来我们的前面也出现了一群异兽,这些家伙突然间变得聪明起来,居然知道玩包抄了。这一下我们几个人真的是无路可逃了。

    那些异兽倒也不着急攻击,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我们,连一点声音都没有。过了一会,从兽群里走出一只金色的异兽,那只家伙体形比其他的要大了整整一倍,一身金黄色的毛随风飘着,它应该是这群异兽的王。只见那家伙仰起头嚎叫了一声,四周这些小家伙瞬间变得暴躁起来,好像随时会冲过来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梵唱从远处传过,音节听起来像梵语,但是颇懂梵语的我却一句也听不懂。那声音由远及近,显然梵唱的人正快地接近。那梵唱我虽然听不懂,但是那音调听起来却是佛教的大悲咒无疑。就在这梵唱声传来的时候,原本暴躁的兽群开始变得安静起来,就连那只金色的异兽也不再出声而是抬起头静静地看着我们的后面。

    终于梵唱声越来越近,在视野的尽头,一个身穿灰色僧袍的和尚一边大声梵唱一边慢慢走了过来。后面的异兽在那个和尚走过来的时候纷纷向左右退开,给他让出一条路来。那和尚慢慢走到我们身边,这时候我才看清楚这和尚有二十多岁,长得极为俊俏。在我们身前站定,那和尚梵唱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我都觉得有些刺耳。那金色的异兽见到他后,对着他吼叫了几声。那和尚停止了梵唱,对那金色的异兽点了点头。那金色异兽好像明白他的意思一样,对着众异兽吼了一声,原本包围我们的异兽,突然间开始后退,慢慢地竟然一个都不剩。

    见到这些缠人的家伙都退走后,我终于重重吐了口气,拉着南宫若沫走到那和尚面前,说道:“多谢大师相救,要不是大师在,恐怕我们几个就要喂了那些野狗了。”

    那和尚见我和南宫的双手被绑,从怀里掏出一把匕,替我和南宫割开了绳子,然后对我说道:“你错了,那些不是野狗,而是吼。”

    听他的语气倒并不像哪家寺院的僧人,而像一个普通人。我有些疑惑地问道:“吼?难道这些就是观音菩萨的坐骑,吼?”

    那僧人对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旁边的那个胖子听后,说道:“这小家伙能当坐骑?估计观音刚坐上去,它的屎就出来了。”

    就在他还想多说什么的时候,南宫若沫突然间扑了上去,对着那胖子的脸就是一拳。那胖子没防备直接被她一拳击飞出去,仰面倒在了地上。和他一起的两个人,却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而是纷纷退后几步准备看热闹。南宫若沫打完一拳却没有停手的意思,对着倒下的胖子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那胖子被打倒在地,此时也没办法还手只得将自己那肥厚的身子攒成一团。

    虽然南宫若沫打得过瘾,但我能看出来就这么一直打下去的话,那家伙也不会有什么大碍。果然,那家伙趁着南宫停顿的功夫,在地上打了个滚站了起来,对着南宫若沫吼了一声就要冲过来。虽然南宫身手不错,但那家伙明显就是抗击打型的,加上南宫毕竟是女孩,力气要小很多,我怕她吃亏,不动声色地往前迈了几步。

    就在冲突一触即的时候,穿山甲和那个和尚同时来到两人中间。穿山甲对那胖子叫道:“李大魁,你要是不想下这趟地,就在这打够了。”那胖子原来叫李大魁,他停了下来,看了看其他两人正在一旁看自己的热闹,狠狠瞪了南宫一眼,说道:“这娘们疯,总不能怪我。”

    南宫若沫咬了咬牙,对他说道:“你杀了人,我迟早要抓你。”

    李大魁冷冷看了看南宫若沫一眼,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说道:“你是个警察,应该知道当时的情况紧急,我的行为属于下意识行为,不构成故意犯罪。你没有权利抓我。”

    听着这家伙的话,我的冷汗顿时流了下来,这家伙看着五大三粗,但不仅心狠手辣,还有急智。他这句话说什么犯罪不犯罪我不知道,关键在于前面那一句:你是个警察。这一句话让原本看热闹的那两个人眼神顿时变了。他们这次下地,已经损失了这么多人,若是侥幸带些东西出去还被警察盯上的话,那就算白来了。眼见那两个家伙和李大魁一起隐隐有联手之势,我心道完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两人中间的那个和尚开口了,“诸位,正所谓万法皆有缘,你们既能找到这‘桑迦叶’就是与我佛有缘,何必在这里徒耗气力?里面路途甚长且颇多凶险,诸位还是休养一下,免得到时候得到宝物却没机缘带走。”

    这和尚到底是谁?他说话一点都不像一个出家人,但是随便唱两句就能把几乎弄死我们的那些吼打走。听他的语气好想知道这个墓穴的底细。“桑迦叶”是什么?自认为对宋朝以后的佛教典故有一些了解的我竟然根本就没听说过。听他的意思好像要和穿山甲他们一起下地倒斗,可是你见过挖别人坟墓的和尚么?这和尚根本就不像一个和尚,但无论如何,这家伙一出场就救了自己两次。

    鉴于这和尚诡异的出场方式,那三个家伙都没有急于答复,而是同时将目光转向一直没有说话穿山甲。穿山甲在那和尚出手后就保持着沉默,这应该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事情并不在他掌控之中。穿山甲想了一会,对那和尚说道:“还不知这位高僧法号,在哪个宝寺挂单?”

    那和尚笑了一下,说道:“我只是一密宗散修,既没有法号,也没有挂单。”

    这和尚居然说他是西藏密宗传人,不过看他白白净净的脸蛋和光滑的皮肤,真看不出来是在西藏生活过的人。穿山甲好像也并不怎么相信他的话,接着问道:“你好像知道这里的情况,你也是来倒斗的么?”

    那和尚笑了笑,说道:“这里本不是一处墓穴,何来倒斗之说?”

    听了他的话,我心中大奇,如果这里不是一处大墓的话,这些山蝎子大老远跑这里来做什么?就连李大魁三人都吃惊地看着穿山甲,想来穿山甲也没有跟他们说实话。

    穿山甲有些意外地看着那和尚,说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和尚点了点头,说道:“这里是桑迦叶。”

    穿山甲疑惑地问道:“桑迦叶是什么?我只知道这里有宝物。”

    那和尚皱着眉头想了好久,好像是在想如何给我们解释,过了好一会他才说道:“桑迦叶是佛教传说中给佛陀洗涤灵魂的场所,据说这世上一共有五处桑迦叶。过去的高僧在悟道之后,都会去桑迦叶洗涤自己的灵魂,同时去感受佛法。据说达摩祖师和三藏法师在传道之前都曾经到过桑迦叶。在那里他们不仅仅升华了自己的佛法,同时也让自己的灵魂接受佛光的洗礼。”

    对和尚的这些话,我并不太信。佛教中有太多的传说,有好多听起来都荒诞不经,想想都不可能。不过这地方既然在传说中出现过,根据我多年经验,这里绝对是一个宝地。在我还是墙串子的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那些有稀奇古怪传说的村子。因为一些故事既然能流传到现在,在当时肯定是出现了一些人们无法理解的事情,而且这事情还肯定是广为人知的。对于那些无法理解的东西,人们就喜欢胡编乱造一些稀奇古怪的传说来解释,而这些传说往往是我判定哪里会有好物件儿的依据。

    穿山甲听了他的话,想了好一会,说道:“既然咱们的目的地是一样的,那不如结伴而行,这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那和尚对穿山甲点了点头,说道:“一起走倒是好事,不过这一路上大家最好相互扶持,不要再争斗了。”说完看了看李大魁三人。

    这和尚居然在保我和南宫!看来他虽然来历诡异但至少不是一个坏人。穿山甲的目光也看向那三人,等他们三个人表态。李大魁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知道有这和尚在的话,几个人能顺利进到那桑迦叶的可能性大了很多,都对和尚点了点头。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