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死循环

作品:《佛葬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我呆呆地站在侧室里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是不可能的,和尚怎么会突然间消失呢?难道这里有机关?可是这里几乎就是四面墙壁,怎么看都不像有机关的样子。难道机关在脚下?据说很多的大墓都喜欢将机关设置在脚下,那样可以通过重力来控制机关的开启,既能达到有效的杀伤,也不会造成浪费。

    我蹲下身来开始检查脚下的石板,经过二十分钟的检查,我敢肯定脚下的石板不可能有机关。难道机关还是在四面的墙壁上?和尚通过墙壁上的机关尽到了别的地方?

    就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现有一面墙壁的一块石板竟然有些不平。这么大的破绽我在刚进来的会后居然没有现。有些懊恼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头,我跑了过去打开了那道石门,向着里面走去。

    当我从那石门中走进去的时候,我惊呆了,这又是一个一模一样的石室,而且在石室相同的位置上,依然有一块翘起的石板。我心中突然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但仍然走了过去,将那块石板推开,慢慢地走了进去。当我进去的时候,现那里依然是一件一模一样的石室。

    当我不知道经过几次的打开石板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绝望了,这是不可能的,这里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面积来做成这样的迷局。我已经没有勇气推开面前那块翘起的石板了。坐在地上了会呆,我在想和尚是不是和我一样经历相同的局面,如果是的话,那个家伙会怎么做呢?以他的个性会不会一直走下去呢?

    我决定往回走,既然这里这么诡异,我索性不再去管和尚,先把自己照顾好再说。我慢慢地退出了这个石室,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一个多小时后,我绝望地现我已经找不到原来的主墓室了。

    虽然没有去计数,但是我知道我退回来的次数肯定比我推开的石板次数要多很多,可是每当我从门口退出来的时候,眼前总会出现一个新的石室,就好像这里根本就是无数个石室连在一起一样,根本没有尽头。

    我蹲了下来,抽了一根烟,将烟头弹到石室的角落里,我开始告诫自己不能慌神。这是一个墙串子的基本素质,就算是遇到在诡异的事情,也要让自己的脑子保持清醒,能够理性地看待自己的处境,这样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从而救自己一命。我那个死了的老师傅曾经告诉过我,能致自己于死地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判断,在关键时刻那个错误的判断。

    当我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情绪控制住的时候,我开始分析自己的判断。先,我现在所处的情形是我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无论我向前还是向后,都没有办法找到回去的路,无论我怎么走都会进到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空间去。

    然后,形成这样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种:我的第一个推测这是一个无限的空间,这里面包含着无数的侧室,我就在这中间的一间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去的。可是这种可能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的起点在那主墓室里,如果有这么一个无数墓室相连的情况的话,我又是怎么进来的呢?况且怎么可能会有人耗费那么大的精力做这个呢?

    我的第二个推测是根据之前看过的美国电影里的场景想出来的,就是所谓的虫洞效应。感谢美国电影,它让我这个高中没怎么毕业的家伙都知道了虫洞,而且深刻地理解到这个虫洞并不是苹果上被虫子蛀出来的虫眼儿。

    这石室的两个出口就连在这个虫洞的两端,那样的话,我就会从这个出口出来后从另一边的入口处走进来。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方法去试验这个推论,假如我在一个石门处将手伸出去,那我的手是不是就会从另一个石门处伸过来呢?想到那样的场景时,我的身上控制不住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当我试着将手伸出去的时候,在另一侧的石门并没有看到我的手,我才知道我这个推论是多么的傻逼。

    两次用科学来解释我现在的处境都宣告失败,我才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学好初中物理,虽然跟和尚的那个量子物理差了两个字,但是应该也会有些帮助。既然科学解释不通,我也只好用我的老本行来解释现在的处境了。这样的推测就简单多了,那就是我预见的是鬼打墙。

    我不用向和尚那样对鬼打墙做出任何的解释,明显的就算我想也做不到。我可以按照我听说过的老故事来解释我现在的情形,我刚进这侧室的时候,就被鬼迷住了,此刻我眼中的事物都是我的幻觉,其实我一直在这侧室里转圈。虽然我在走街串巷的时候,偶尔会受到一两件比较邪的东西,但是那些东西也仅仅会有些奇怪的现象,倒是从来不会影响到人。像这一次这样直接被迷住,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样就简单多了,我完全就按照我听说过的被鬼迷的时候的解决方法就可以了。这种故事我听得太多,估计要是全列出来能够出一本精简版的故事会了。

    最流行的方法就是不去理它,直接找个地方等到天亮,天一亮,自然所有的障眼法全都消失了。但是这个方法完全行不通,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阳光。

    还有就是将头从裆下穿过去看路,然后向后倒着走能够走出去,我尝试了一下,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门还在那里,我依旧是没有出去。之后我又尝试了好几种方法,但是都没能找到出路。

    无奈之下我又试了几种可行的听起来比较靠谱的方法,但是基本没用。看来网络上的灵异故事全都是瞎编的,在实战中根本就没有指导作用。我有些慌神了,就算经手过几件比较邪异的古件儿也遇上过几件比较难以理解的事情,但是这次这件事我完全没有头绪,以往的经历完全没有用。

    世界上最大的恐惧不是面临无法解决的难题,也不是没有生路的绝望,而是毫无头绪的迷茫。恐惧来自无知!当你遇到一件事情是完全颠覆了你以往的经验和认知的时候,你才会对这世界重新产生深深的畏惧。

    突然间我想到我一个朋友跟我说过,童子尿是这个世界上阳气比较重的东西,可以驱散一些比较阴邪的东西。作为三十六岁的老处男,我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我对着办法同样不报任何希望,实验已经得出凡是网络上宣扬的驱邪手法都是纸老虎,遇到真正的灵异事件根本就没一点作用。

    走到石门前,我解开腰带对着大门就是一阵机枪扫射。可能是最近烧有些上火的缘故,那重重的尿骚味儿差点没熏我一个跟头。忍着尿骚味儿,我系上腰带,从那石门退了出来。果然不行,这里还是一间石室。

    没来由地,我的心里开始出现一股控制不住的怒气,这股怒气来的完全没有原因,我也不知道我在因为什么而生气,但就是愤怒,十分地愤怒。我的思维开始被剥离开来,一部分就像脱离身体一般明明知道这样愤怒是不应该的,但却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另一部分则完全是愤怒的情绪,就好像是被人凭空注入到身体里的一样。

    我开始恐惧地现我在自己在石室中不停地穿梭,摇着手不停地狂吼着没有意义的音节,我看到了一个完全疯狂的自己。这时候,我真正陷入了恐慌之中,就算之前在这没完没了的石室里穿梭,我也仅仅是害怕而已,但是现在我突然间失去了身体和思维的控制权,眼睁睁看着自己疯,我几乎快崩溃了。

    我努力地控制自己恢复平静,对自己说那一切都是幻觉,我只不过是在这诡异的环境下,被压抑的环境暂时逼疯了,至少我还有理性的思维,我只要重新用自己理性的思维来控制自己就行了。

    当我在不知道绕着石室走了多少圈以后,我的怒气好像降低了不少,至少我现在已经能够控制自己停了下来。我深深呼了口气,刚刚的情形简直太过匪夷所思,我竟然在保留自己意识的情形下疯了!就好像突然有一个暴戾的灵魂将我的灵魂挤了出来,然后控制了我的身体和思维。

    不知道靠在石门上待了多久,我突然间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我这几天略上火的杰作,可是我已经跑出去不知道几个石室了,为什么在这里还能闻到这味道呢?难道我一直都被困在这一间石室里?只不过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在这两道石门中来回穿梭?

    我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疯狂地跑到角落里。果然,那烟头还在。颤抖地拿着烟头,我又跑到另一间石室,等到我在角落里又现一枚烟头的时候,我真的绝望了。这个版本的电影我倒是没少看,但我一直以为那是扯淡的,从来没有往这个方向考虑过。

    这是一个平行的空间,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将所有平行宇宙中的石室连在了一起,但是我确定我肯定是出不去了。因为据说平行宇宙是跟门没有尽头的,每个宇宙都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石室,而我却处在这些石室中,逃不出来。如果和尚在这里的话,估计他会用他那个国外的什么量子物理学给我说一大堆理论,但是就算不用他解释,我在电影中也看到过这样的情节,总而言之,我是真的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