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颂德石碑

作品:《佛葬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终于我还是睡了过去。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现自己躺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我心里顿时一阵恐惧,这是洞穴恐惧症的最典型的场景:黑暗、陌生、封闭的环境。

    我甚至被吓得只能躺在那里喘着粗气,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这里的空间很狭小,我的喘气声在黑暗中回荡着,更增加了心中的压力。

    我咬了咬牙,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当我的衣服被汗水完全湿透以后,我终于勉强坐了起来。**胡乱摸索着,想确认一下这里的环境。

    谢天谢地!我在身边摸到了一个探照灯,我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将探照灯抱在怀里,混乱地摸索了好久才找到开关,把探照灯打开。

    在打开探照灯之前,我做好了看到一切恐怖画面的准备。但是当我打开探照灯以后,才现原来这只是一间十分狭小的石室,石室的门开着,不知道通向哪里。

    我刚一站起来就现原来大白妞躺在我的身后,正处于昏迷当中。我回忆了一下,才回想起来我昏迷之前的情景。就在和尚他们对付那树人的时候,我着了双面怪婴的道了。不过那双面怪婴并没有伤害我们,而是将我们弄到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我走过去将大白妞摇醒,这外国娘儿们睡得很沉,我摇了她三分多钟她才慢慢醒了过来。她有些迷惑地看着我,说道:“这里是哪里,其他人都去哪了?”

    没想到大白妞居然连自己是怎么过来的都不知道,这下我连问她什么都不知道了。只好咳嗽一声,对她说:“我们两个都着了那死小孩儿的道了,现在我也不知道咱们到底在哪儿,不过这好歹有个出口,咱们可以出去看看。”

    大白妞活动了一下身体,对我点了点头。我们两个小心翼翼地从石门中走了出去。石门的外面是一个甬道,但是我们绝对没来过这里。也不知道南宫她们现在怎么样了,那树人应该对和尚他们来说没有太大的威胁,不过那双面怪婴躲在暗地里,搞不好南宫也会着了它的道儿。

    这甬道很长,大约有三百多米,这早就出了金顶的范围,也不知道那双面怪婴到底把我们两个带到了哪里。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我们才走到了甬道的尽头。

    甬道的尽头处是另一个石门,我和南宫试了试根本没办法打开这石门。我们两个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毕竟我们两个人都不是专业的掏土出身,虽然我从我师傅那里听说过很多下地的故事,但是在这里根本就用不上。

    就在我们两个大眼儿瞪小眼儿的时候,石门那边突然传出来一阵响动,然后两扇石门同时震动了一下。我们两个听到动静后,立刻向两边退了好几步。那双面怪婴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谁知道会不会是那个小家伙太无聊了,把我们搞进来用机关折磨一下。

    我们两个在外面等了几分钟,那石门除了震动一下之外再没有出任何响动。我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轻轻地推了一下,那石门竟然自己向里面打开了。

    我被吓了一跳,没再管石门直接退了回来。但是那石门打开之后,石门后面却是什么都没有。大白妞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点了点头,示意我们一起进去看看。我拿着探照灯向里面照了照,现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就小心翼翼地迈了进去。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墓室,虽然也是主墓室加两个侧室的样式,但是要比上面两个疑冢的规模小得多?这朱椿到底在这里建了多少个墓室?主墓室里没有任何的陪葬品,只有一个很简单的棺椁放在主墓室的中间。

    这里面难道是朱椿的老婆或者是心腹的大臣?看着这墓室的规格根本就不是藩王的级别,最多也就是一个明朝土财主的范儿。

    我和大白妞走到棺椁跟前,对视了一眼,我们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犹豫。现在要不要打开这棺椁呢?根据以往的模式来看,只要是棺材里的东西,就没有一个消停的。现在我跟大白妞基本就是毫无战斗力的向日葵,万一里面跑出来一位拿报纸的,我们两个就只有脑子被吃掉的下场了。

    大白妞隔着棺材对我说道:“你说,咱们要不要现在把这棺材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谁?”

    我咽了一口唾沫,摇了摇头说道:“就凭咱们两个,万一要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出来,咱们两个基本就是给它当饲料的命。你要想活得长点儿就别乱动这里面的任何东西。”

    大白妞本来伸出去的手在空中停了一下,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手收了回来,对我点了点头。看来她对这里面的东西也是心有余悸。我们两个在主墓室里四处找了找,却没有现任何蛛丝马迹。

    这主墓室里除了这具棺椁之外就根本没有任何东西。我们在找了一圈以后,决定到两边的侧室看一看。我就近走到了右边的侧室,大白妞则直接进到了左边的侧室。

    刚进到侧室的时候,我就吃了一惊。这侧室里竟然放着颂德石碑。这就有点奇怪了,我原本猜测这里应该是朱椿的小老婆或者是心腹的陪葬墓,但是这样的陪葬墓是不可能再放颂德石碑的。而且这样的布局完全就不符合明朝的殉葬祖制。

    我来到那颂德石碑旁边,这颂德石碑同样是阴刻的手法,石碑的两旁雕着两条盘龙。这难道是朱椿哪个儿子的墓?可是除了朱椿那个早死的大儿子,好像历史上并没有记载他哪个倒霉儿子也死在他的前头了。

    带着疑惑,我开始看那碑文。但是仅仅第一句,我就被惊地再也无法读下去了。这第一句竟然说得是蜀献王,朱椿。永乐二十一年薨,葬于此。

    这里竟然是朱椿的墓?这家伙在外面弄了那么多疑冢,最后竟然将自己葬在了这个堪比铁岭的大城市?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样一个藩王如此大动干戈地弄出这么多疑冢来掩盖自己的墓穴?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就在我站在石碑前思考的时候,大白妞的尖叫声传了过来。我听后心中一惊,直接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