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电报

作品:《佛葬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南宫正四处检查这间屋子,这屋子倒是很简单,大约有二十多平米的样子,只有一个书架和一套桌椅,之前应该是一个办公的地方。

    桌子上全都是灰尘,能看得出来这里应该很久都没有人进来过。桌子上零散着放着几个牛皮纸做的文件袋,有些已经被打开,应该是和尚他们进来之后已经查看过了。这张桌子上除了这些文件袋之外,就只有一盏台灯和一个报机。

    这报机我也是第二次见,之前跟师傅去云南山区里面收货的时候曾经见到过一次,一个当地的老乡想用这个报机换几块钱,不过我们只收古件儿并不想收,最后实在没辙我们师徒两就将这报机买了下来,前提是在那老乡家里蹭了一顿棒子面饽饽,不过那玩意儿我带回来就直接扔到了杂物间里从来就没再动过。

    这报机跟我见过的那台相差不大,应该都是军用的那种,这东西只有军队里才有,看来这里还真的很有可能是国民党军方留下来的。

    南宫看完那些文件,将手中的文件袋扔在了桌子上。我凑过去问道:“姑奶奶,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线索?”

    南宫点了点头,说道:“这里面是一些会议纪要和施工日程,全都是从这里开始建造之后的文件,但是并没有关于这里之前的介绍。看来当时的军队应该有很严格的保密政策,就算是这里的建造者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准备走出大门看看和尚他们有什么现。就在我跟南宫刚要走出去的时候,桌子上的报机突然间滴滴答答地响了起来,我和南宫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停在那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却都没有动。

    过了一会,南宫才反应过来,戴上了耳机开始听了起来。这东西我只在老电影里面看到过,据说可以仅仅根据报机出的滴答两个声音,就可以在这报机里面聊天。南宫听得十分认真,一边听着一边在桌子上画着长长短短的线,看得我一阵莫名其妙。

    她画的度很快,不一会儿桌子上就画出了很长的一片。南宫的手里不停地画着,眉头却越皱越深,难道她对电文也是一个二把刀?不能听懂里面到底说些什么?

    南宫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奇怪,开始时不时地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一眼。我被南宫的眼神看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女人到底受了什么刺激?

    我尴尬地对她笑了笑,说道:“大小姐,你能听得懂这黑匣子的话?”

    南宫点了点头,仍旧十分奇怪地看着我,等过了好一会,才对我说道:“刚刚有人用这报机给我了一句话。”

    这么半天就了一句话?看着南宫桌子上面那一大串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道道儿,我咽了一口唾沫说道:“你听了这么久,就只有一句话?”

    南宫笑了笑,说实话她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是那种给人一种安心的好看,我一时之间竟然看得有些呆。现在我也管不上南宫到底是不是引我入局的人,只希望能天天看到这女人的笑。

    南宫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了一声将我从幻想中拉了出来,接着问我:“你想不想知道那电报里面到底说了什么?”

    看着南宫那玩味的表情,我突然间觉得她跟钱宁那娘们儿在套我话的时候很像,心中突然间一揪,问道:“那黑匣子到底说了什么?”

    南宫笑了笑说道:“电报里面说让我别相信和尚,他在骗我。”

    听完南宫的话,我突然间想到之前石碑上看到的那几个熟悉的字迹。之前有人在石碑上给我们留下讯息叫我杀了和尚,现在又叫南宫别相信和尚,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他为什么要提示我们小心和尚?和尚难道真的有问题?但是和尚已经救了我跟南宫好几次,我心中还是十分愿意相信他不会加害我们。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南宫突然接着说道:“前面半句是叫我小心和尚,你知道后面半句是什么么?”

    我看着南宫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间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小心问道:“那后面半句……”

    南宫笑着看了看我,慢慢说道:“后面半句,那个人叫我杀了你。”

    我的心陡然一滞,这又是为什么?如果那暗地里的家伙跟和尚有仇还说得过去,但是我自认为并不认识什么下地干活的朋友,为什么会有人暗中电报叫南宫杀了我呢?这件事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怎么稀里糊涂就多了一个仇家呢?

    南宫看到我的表情后,微微笑了了一下,她那好看的嘴角轻轻一扬就带走了这里的所有阴霾,好像在她那一笑之下,什么阴谋诡计,什么巨大秘密,都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

    我收了收心神,赶忙问道:“这点报到底是谁的?为什么要针对我?”

    南宫摇了摇头,对我说道:“你还没看到关键的地方,这报机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就没有动过,所以只能说明在我们进来之前这报机就是打开的。但是如果这报机一直是开启状态的话应该早就没电了,所以我敢肯定那个给我们电报的人在我们进来之前就来到了这里,专门打开这报机,等着我们进来之后出那条消息。”

    听完南宫的话,我想到我们之前的那个关二爷,向南宫问道:“会不会是之前偷袭我的那个家伙?他很有可能就是从这里逃走的。”

    南宫摇了摇头,说道:“绝对不可能是那个人,因为在他给我的报文里,出现了咱们两个人的名字,那个人绝对了解我们两个人,至少他有你我的资料,绝对不会是这里面根本就没出去过的家伙。”

    听完南宫的话,我的心理愈疑惑起来。这个躲在暗处的家伙到底是谁?会不会是之前在朱椿墓里从我手里夺走黄卷和盒子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怎么会有我和南宫两个人的资料呢?如果是她的话,她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突然间,我想到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如果说这里的一切都是设计好的话,他凭什么确定最后只有我和南宫两个人留在屋子里呢?如果说他根本不确定最后留在屋子里的人是谁的话,那么就说明他并不是故意将这段信息告诉我和南宫的,那么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把我跟和尚两个人从这个小组中分离出来。我跟和尚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为什么这个人要针对我跟和尚呢?

    就在我完全想不清这些问题的时候,门外面突然间传来一阵爆破声,接着就是一片尘土飞扬,这些混蛋难道是要把这里拆了么?

    [一起品小说 请记住www.17pxs.com 手机版访问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