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梁时月 第六十章 刀砍不断

作品:《北宋大相公

    [一起品小说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最新网址:www.xs.l</p>天光微亮。

    一个护卫跑进了陆垚的专属办公室,“官家和百官们已经进到苏县的范围,离工厂只有半炷香的时间了。”

    陆垚昨日就在工厂休息了一夜,他可没有那个精力三更就起床,再往城外跑,再说那时候城门也不会开,只有跟着赵祯一起出城才行。

    昨日他将官家要来苏县告诉了曹佾,那给曹佾高兴的,差点没有拖家带口地来工厂,不过最后只来了他和曹评两人。

    作为苏县几大产业的股东,官家能来苏县是工厂的荣誉,也是他曹家的荣誉。

    “陆二郎还等什么?赶紧去接驾啊!”曹佾快速将衣物穿好。

    昨天他们三人在办公室里将就了一晚,他们不可能和那些灾民睡在一起,实在是有损身份。

    陆垚昨夜安排事情,睡得很晚,一直到曹佾对他喊话还没晃过神来。

    曹佾将陆垚推了个踉跄,说道:“还不穿衣,难道让官家等你吗?”

    又听见有个人在外面喊着:“官家快要到工厂门口了。”

    “这么快?”陆垚猛然惊醒。

    曹佾感觉一阵风在他的身边经过,再看时,哪还有陆垚的身影。

    “这个小子,动作还真快。”曹佾暗骂一声,将自己还在穿衣服的儿子拉着走出了办公室。

    跨着飞快的步伐来到工厂门口,却发现陆垚已经在对赵祯讲解工厂的一些建筑了,反而他们两个人变成了姗姗来迟。

    赵祯瞪了曹佾一眼,并没有出口责怪。

    “都怪你,穿个衣服弄得那么慢。”曹佾大骂曹评,这个声音赵祯也能听见,他将这个锅完美地戴在了曹评的身上。

    曹评:“???”

    明明是陆垚起得最晚好不。

    赵祯没有第一时间将目光放到工厂上,而是看见了一条‘白龙’匍匐在地面,身躯隐匿在浓雾之中。

    “这便是你所说的水泥建造而成的东西不成?”赵祯好奇地问道。

    陆垚点头回答道:“官家当真是好眼光,这边是水泥混合沙石浇筑的马路。官家可以上前摸摸,感受一下它的硬度。”

    “众卿一起来吧!”赵祯和百官们行走数十步来到了马路前。

    看到赵祯蹲下,百官们也蹲下。

    看到赵祯把手放在了马路上面,百官们也把手放在了马路上面。

    赵祯用指节敲击了两下马路表面,便把手收回到了袖中。

    刚才用得劲有些大,指节生疼。

    赵祯皱眉问道:“陆垚你确定这不是石头凿成的路?”

    陆垚早就知道了赵祯会这么问,他早已准备好了说辞,“官家你看这条路中间并没有任何断裂的痕迹,我便问官家,有那种石头会有这般长,而且这么长的石头运到汴梁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赵祯好像是没有听见关于巨石进入到汴梁的消息。

    作为皇帝,大宋的主人,虽然他处于深宫,不过汴梁城内的任何消息,只要赵祯感兴趣他就会立刻知道事情的所有细节。

    包括今日出生多少个牛崽,只要他想知道,就会有人将数字呈到他的面前。

    所以巨石入城的这种大事,他不可能听不到一点风声,既然没有那就说明没有这件事情发生。

    “既然不是岩石,为何会和岩石一般坚硬,其中有什么其妙不成?”赵祯又问道,就像是一个求知欲极强的孩子。

    “这就是水泥的作用,他能将普通的沙石变成石头一般,所以臣才会说用他来修建城墙其坚硬程度要比之前强数十倍。”陆垚解释道。

    曾公亮问道:“陆垚莫不能做面子,不能只有你一处如此,用到城墙上就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曾公亮此时应该在家中‘被休息’。

    不过他昨天听到了赵祯要看水泥的事情之后,他哪里还坐得住。

    这可是他提出的问题,自己肯定要看效果。

    所以他昨天跑到赵祯面前一阵哭闹,口中喊着,“如果不让老臣去看,还不如让老臣吊死在家中。”

    赵祯实在是受不了这个老货哭哭啼啼的样子,也就随了他的愿望,命他一起来看水泥,不过回到汴梁之后,必须立刻回家休息。

    曾公亮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曾相说笑了,我岂能拿边城将士的性命开玩笑。如果曾相不信我便在此立誓,若是边境城池的城墙修建得没有这个马路一样坚硬,我便以死谢罪。”

    赵祯摆摆手说道:“立誓的事情就不必了,陆垚你的人品朕还是相信的。”

    赵祯是怎么相信陆垚的人品的,那就要从陆垚送入宫中的四十万贯说起。

    这么多钱都如实送进了内帑,这还不值得信任吗?

    “多谢官家厚爱!”陆垚揖手谢恩。

    “陆县子虽然人品‘尚好’,可是兵将的性命不是儿戏,还需要细细检查一番才是。”

    韩琦不知道赵祯为何如此信任陆垚,他只相信自己听见和看见的。

    进入到汴梁之后他时常听见关于陆垚的事情,最近传的确实是好名,不过在他手下细细的打探之下,才完整地了解到了陆垚以前的名声。

    那叫一个臭不可闻,按他以前的名声,这种偷奸耍滑的事情,他绝对能干的出来。

    而且他身职枢密使,战事归他所管,由不得他不重视。

    “韩相所言甚是,理应如此,那便请韩相监测一番。”陆垚笑道。

    “可有测试之地?”韩琦问道。

    “自然是有的。”陆垚点头说道:“还请官家移步。”

    陆垚带着众人来到了水泥墙的位置,这也是水泥马路的终点。

    他们这才看清了马路的真正长度,足足有两里。

    世间上不能说没有长两里且笔直的石头,只能说很少,几乎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这样的巨石不可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无声息地运到苏县来,所以陆垚说这是水泥浇筑出来的可能性很高。

    陆垚指着完全凝固的水泥墙说道:“这也是用水泥建成的,韩相你可以测试一个它是否和我说的一样。”

    韩琦微微偏头,以为穿着盔甲的将军站到了水泥墙前抽出佩剑,狠狠朝着水泥墙劈去。

    将军被反弹力震的后退一步,手中的宝剑还在不停的抖动,而水泥墙只留下了一个很小的剑痕。

    “这……”这位将军有些不可思议,他从没见过这么坚固的墙。

    若是在汴梁城中随便选个院墙来砍。

    不说将其砍断,剑身没于其中还是可以的。

    现在给他的感觉就是像在砍一块石头,而且是最坚硬的花岗岩。

    这位将军知道自己的力量几何,他肯定是为难不了这堵墙,他喊出来一个小将,这个人看上去只比陆垚大一点,他的皮肤略黑,一双眼睛凌厉,看样子就像是久经战阵,绝对是一位战将。

    这个小将抽出了自己的佩剑,剑身光芒闪耀,一看就不是凡品。

    小将‘喝’了一声,一剑砍去。

    就以陆垚现在的眼力都无法看清剑的运行轨迹,实在是它太快了,快到了一种极限。

    水泥墙抖动了几下并没有倒下,之前的剑痕也扩大了很多,不过小将手中的剑已经变成了一柄残剑。

    在剑身接触到水泥墙的位置断开,另一半剑身被陆垚两只手指夹住。

    陆垚心惊胆战,刚才若不是他手快,这一半的剑身会从他的脖子上割过去。

    这个轨迹虽然不能对他造成生命危险,但是有伤口会疼啊。

    小将看着手中的断剑露出悲悯之色,这柄剑肯定陪伴他多久的爱剑,没想到今天就这样断了。

    之前的将军可是知道这个小将的实力,连他都不能撼动这座水泥墙,如果用它来修造城墙还有谁能攻破,这却绝对可以称之为雄关。

    而大宋正需要这样的边境城池出现。

    陆垚走到小将面前将半截剑身放到了他的面前说道:“这位小将军不必心伤,过几日你再来这里,我给你一把更好的剑,绝对比你手中的要好。”

    小将抬头看着陆垚说道:“我并不是将军,是禁军的宣节校尉折克行。你叫我折校尉便可。还有陆县子刚才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能给我一把更好的剑?”

    “我陆垚言出必行,就算我打造不出,便是买也买一个好剑给你。”陆垚笑道。

    “那便多谢,五日后我来取剑,不过我看陆县子身手不错,到时候自当讨教一番。”折克行拱手说道。

    “折克行不得对陆县子无礼,还不快退下。”禁军将领对着折克行呵斥道。

    折克行应了一声,慢慢地归入到禁军队列之中。

    陆垚觉得这个折克行很有意思,他在后世看过杨家将,里面有个佘太君,和折克行的姓一个读音,不知道他们两个有没有关系。

    陆垚走到一堵土墙前说道:“这是用夯土法制造而出的墙,和现在建造城墙的工艺完全一致,请将军来检测一下它的坚硬程度。”

    禁军将领拎着剑来到了土墙前,一剑劈下。

    没有砍断土墙,不过他手中的剑身已经完全没入到土墙里面。

    两面墙壁的硬度,一看便知。

    [一起品小说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