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梁时月 第一百二十八章 灵魂拷问

作品:《北宋大相公

    [一起品小说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最新网址:www.xs.l</p>其实,曹菡今天到访陆府,一是因为的确看那《石头记》有些气愤,二还是因为比较思念陆垚的原因。

    其实说起曹菡,就不得不提一下曹家对于曹菡的影响。要说曹菡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和曹家的这个成长环境其实也有很大的关系。

    毕竟,不会有哪一个小姑娘一生下来就是女汉子的性格,基本上在小的时候,曹菡还是十分灵巧懂事的。

    不过,说到底曹家也不是寻常人家,由于身份的特殊,曹国舅整日里忙着处理政事,而曹菡的母亲又是一个典型的温文尔雅的家庭主妇。所以,小的时候更多照顾曹菡的,还是两个哥哥,曹评还有曹诱。

    曹诱冷静,心思缜密,继承了母亲的性格。而曹评呢,性格直爽,却是有些像曹佾。

    而曹菡呢,她的性格偏偏像了曹国舅还有自己的哥哥曹评,当然,这和从小更多带曹菡出去玩的是曹评有很大的关系。一个人性格的奠定,其实除了自身的原因之外,在小时候的成长环境,还有她身边人的性格是有很大关系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现代的很多父母基本都不会在孩子出生之后当着孩子的面前玩游戏或者看电视,这会造成孩子之后也变成这样的人。

    而曹菡,作为曹家唯一的一个女儿,因为长时间跟曹评在一块,所以性格也开始变得大大咧咧起来。而曹佾和曹诱呢,觉得这曹菡一个女孩子家,应该惹不出什么大事,加上当时的曹佾风头正盛,正是当权的时候,哪里有时间来照顾曹菡。

    于是,一个女汉子、泼辣形象的曹菡就这样一点一点形成了。说到这里,其实有些时候,抛开经济条件不讲,其实普通人家的孩子,往往在心理建设和性格方面,比起有钱人家的孩子,要好上很多。这是因为他们的父母基本上每天都会伴随着他们成长,给他们最多的爱,而豪门大户家的孩子,很有可能因为父母的疏忽,而变成一个心理扭曲的孩子,尽管,后天自身的发展也可以改变自己的性格,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些客观因素还是占了很大的比重的。

    而当曹佾反过来,有时间关心曹菡的成长的时候,他却发现,曹菡已经变成了这个性格了。天不怕地不怕,跟谁都是两三句话聊不好,就容易暴跳如雷的那种性格,曹佾虽说心里不舒服,但是他知道,曹菡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自己是有责任的。所以,对于曹菡犯的错误,还有做出的错事,曹佾都是负责帮她处理善后,生活当中宠着她惯着她。而曹佾自以为是在弥补对于曹菡爱的缺失,实际上,却是在变相的害了曹菡。

    曹菡的这种性格一发不可收拾,在家里面,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动辄打骂下人也是经常有的事情,不过长此以往,下人们倒也是习惯了。

    曹菡一天天长大,其实曹佾也有想过,想要把曹菡快一点嫁出去,不过一方面因为自己国舅爷的身份不能轻易选女婿,而这第二方面,自己选中的那些人家的公子们,人人都知道曹菡的这个性格,所以都是将婚事给委婉拒绝了。

    所以,一来二去,这曹菡年龄渐渐大了起来,婚事却是迟迟定不下来。

    曹佾虽然十分发愁,但是曹菡却像是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情当回事一样,每天还是活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做那个大小姐。

    “若是降不住我,就别做我的夫君。”

    曹佾清楚的记得,这是有一天自己和曹菡聊起关于选择夫君时候,曹菡说过的那句话。

    这句话,曹菡始终是贯彻着的,这几年以来,凡是曹佾给自己物色的所谓的好男人,要么就是打不过曹菡,要么就是受不了曹菡的这个脾气,眼看着曹佾十分着急,不过曹菡却说,她可不想委屈自己下嫁给一个软蛋。

    曹佾自小惯着曹菡,在介绍了几个都不合适之后,索性也不打算管了。

    而后,就出现了陆盱和韩永合的事情,一番误会过后,曹菡更是直接跟陆垚有了一番交手,谁知道丝毫没有占到便宜,更是落了下风。不仅如此,这曹菡还受到了陆垚和韩韫玉的语言排挤,最后陆家和曹家的婚约也就宣告了破裂。

    不过,曹菡渐渐的,倒是喜欢上了陆垚,要知道,陆垚可是第一个敢跟曹菡正面硬碰硬的男人,他并没有因为曹菡的身份而感到畏惧,反而是觉得曹菡的这个身份没什么不同的,这对曹菡来讲,可以说是意义非凡。

    这大小姐性格的形成,除了外在的客观因素之外,其实还和曹菡的这个身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其实,曹菡并不是不想去做那种大家闺秀,她也想着找到几个人,跟她们每天沐浴在阳光之下玩耍,就算自己的身份,不能经常上街,可是府中还有丫鬟们啊。

    可是,不要忘了,她可是国舅爷的女儿,谁敢跟她做朋友呢?若是哪天惹到她生气了,说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所以,久而久之,曹菡身边也没有朋友来去安慰她,来告诉她该如何成长,所以之后自己才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不过,曹菡在本质上是一个好孩子,虽说她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女汉子,不过她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性格的事情去怪罪过自己的父母,她知道自己的家庭是十分特殊的,所以对于能不能陪自己成长,曹菡看的很开,她还是一个明事理的姑娘,十分清楚应该要以政事为重的父亲的心思。

    说回曹菡和陆垚,上次曹菡盛装打扮一番,不知道给没给陆垚留下深刻的印象,要知道,那些化妆用的东西,可是曹菡翻箱倒柜弄出来的,换做平时,她从来不用这些东西,有些胭脂水粉盒上都已经落灰了。

    陆垚的反应曹菡看不出来是不是高兴,后来询问了哥哥才知道陆垚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喜欢,不过还是十分关心自己的。

    其实陆垚真的是从始至终就算到现在,还是对于曹菡没有一点感觉,这件事情,曹诱看在眼里又怎么会不知道,不过他也清楚,自己的妹妹只要是看中的人,那就跟之前想要得到的东西是一样的,必须得到,她不会管那个人是怎么想的。

    而且,换句话说,这可是曹菡第一次表示自己喜欢一个人,曹诱想着,可能曹菡只是一时新鲜,说不定过几天就放弃了,自己也不想让妹妹伤心,于是也就没有说破真相。

    可是没想到,曹菡对于陆垚的重视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曹诱的想象,无奈之下,今天曹诱也想着带曹菡过来说个明白,这话通过陆垚的口中说出来,说不定曹菡就能接受了。

    在那次见面之后,曹菡开始读起了陆垚写的石头记,不过,她的文化程度还有所谓的淑女程度,跟韩韫玉根本是没有可比性的,有些当中的情节还有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曹菡都看不懂,只能去问哥哥曹诱。

    说来也怪,曹诱本来其实对这种市井读物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的,在他看来,这种也就是哄骗百姓的把戏,为的就是赚钱而已。因为就算是能写出好诗的才子,也不一定能写好一个长篇。

    然而,因为曹菡总是缠着自己问东问西,再加上自己这边回到京城之后赵祯那里一时半会也不会给自己安排新的官职,于是曹诱想着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自己也买来那石头记读上一下,看看这百姓口中的神作到底是什么样的。

    然而,虽说是为了帮曹菡解答问题自己才去读的《石头记》,但是,怎么说这也是我国的四大名著,曹诱只是看了两章,就已经沉浸进去了。当然,和曹菡与韩韫玉的关注点不同,曹诱读《石头记》,更注重的是里面所写的每个人物在处理人际关系,包括官场之上关系时候的不同态度和处理方法,从中吸取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

    越是往后研读,曹诱越觉得这陆垚果然是一个能人,不仅有才,而且情商还高,难怪赵祯会将很多的事情都交给陆垚去做。特别是这次新型蹴鞠大赛,既然主办人是赵祯,其实皇上完全可以找一个臣子去负责这样的事,但是最后,他依旧把这件事情交给了陆垚,这也体现了赵祯对于陆垚的信任。

    说到这里,此时站在远处的曹诱忽然想通了,或许曹菡今天来找陆垚,就是因为在当中看到了什么不满意的情节所以发火了吧。

    若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其实曹诱心里倒是放心了不少,他还真有点怕自己这个妹妹又是因为之前和韩韫玉的事情来找陆垚算账的。要知道,此时的陆垚可不是当初闹误会时候的陆垚的,他现在可是有官职,有权势有地位,若是曹菡哪句话说的不妥,这曹家可是会遭殃的。

    不过曹诱远远的看去,见二人还是在心平气和的交流,看样子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陆垚这边,听到曹菡举出了薛宝钗还有林黛玉的对比的例子,他自然再清楚不过了。这曹菡找到自己的意思就是告诉自己,她家是皇亲国戚,而那韩永合,就算官位再大,跟皇帝也不是什么实际亲戚,独代婚姻讲求门当户对,而曹菡的意思就是,这韩韫玉配不上陆垚。而自己曹家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并且那说话的态势分明就是在告诉陆垚,她曹菡如果是下嫁到陆家,那都算是抬举陆垚了。

    这话说的陆垚心里的一阵恼火,你真以为你们曹家天下无敌了,以为是国舅爷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越是这样,我就越对你不感兴趣。

    于是,陆垚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曹菡的意思,更是举出了石头记当中的那个经典话语。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既然曹菡这么痴迷于石头记,她应该能够理解,这话当中的含义吧,陆垚是这样想的。

    不过显然,陆垚是有点高看曹菡的文化程度了。

    在听到陆垚说这句话之后,曹菡说道:“这不是书里的话么,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这不取一瓢,你取了两瓢不是容易喝得太多闹肚子么?”

    我去,陆垚差点就被曹菡说的这句话给雷到直接一头扎在地上,不过转念一想,曹菡和韩韫玉的文化程度不一样,她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也很正常。

    于是陆垚继续说道:“这句话,并非这个意思。而是,就算是有许多的女子都喜欢我,但是我的心意是不会变的,我只喜欢那一个女子,”

    说到这里,陆垚看到对面的曹菡竟然是小脸一红,我的天,这女的不会认为我说的是她吧。

    “你别误会,我喜欢的女子,自然是,韩韫玉。”陆垚说道。

    曹菡的神情瞬间发生了变化,就在听到韩韫玉名字的那一刻。

    本来,陆垚想着,以曹菡的性格,若是发起火来,那应该是要打过来的吧,自己这边应该做好迎战的准备,只不过刚才虽说喝了醒酒汤,但是酒劲现在还没过去,若是此刻动起手来,自己肯定不是曹菡的对手。

    然而,曹菡接下来的反应,倒是出乎了陆垚的意料。

    她并没有选择攻击陆垚,而是像遭受了重大打击一样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陆垚甚至可以看到,她的眼角开始出现了泪水。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陆垚心里想着。

    曹菡并没有动手,反而是抬头看向陆垚,一双眼睛看得陆垚心里直发慌。

    “你告诉我,我哪里不如韩韫玉?”

    半晌之后,曹菡问出这一句,这句话的语气,丝毫没有往日里的嚣张跋扈,反而是一种,惹人怜爱的语气。

    陆垚直到这一刻,才完全知道了曹菡为什么今天来找自己,也明白了,之前棠溪跟自己说过的话,这曹菡,是真的看上自己的。可是,若是放在古代,男子有个三妻四妾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陆垚自己觉得,虽然可能自己有些好色,不过对于感情这件事情,自己像来都是从一而终的,而且,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纳妾,更何况,以曹菡的家庭,曹佾怎么可能让曹菡来做妾室呢?

    看着楚楚可怜的曹菡,陆垚心中可以说是百感交集,自己最不擅长的领域就是这里,之前在现代上学的时候,都是女生拒绝自己,怎么这一招不慎穿越到了这里,变成了要让自己去拒绝别人?

    被拒绝的滋味陆垚可以说是体会过很多次了,所以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过了片刻,陆垚深吸一口气,觉得还是要将事实告诉给曹菡,长痛不如短痛,他可不想搞什么暧昧,又弄什么备胎之类的事情。

    “并不是,你不如韩韫玉好,你也很好,只是……可能我们不太合适,我不喜欢你,你明白我说的意思么?”

    曹菡的性格,向来是直来直去,陆垚也不想留给她什么希望,也不想转弯抹角让她误会自己的意思,于是简单直接的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谁知道,那曹菡却是说道:“我喜欢你,这不就可以了么,你敢说,那韩韫玉比我还要喜欢你?她不过是欣赏你写出来的东西罢了!”

    这一句,曹菡倒还真说到了点子上,其实陆垚一直以来也在思考,那天韩韫玉突然站出来做出的态度的转变,当中的话语倒也是提到了贾宝玉和林黛玉。韩韫玉对自己,说不定和她对苏轼的那种憧憬之情可能真的是一样的,对于感情这方面的事情,说不定,还真的没有曹菡要看得透彻。

    不过,现在木已成舟,自己已经跟韩韫玉订婚了,怎么能够反复无常呢?

    于是陆垚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跟她的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等到科举考试之后,我们就会成婚,会有比我更好的人在等着你。”

    陆垚面对曹菡刚才的质问显然觉得自己有些理亏了,他知道曹菡是得理不饶人的那种人,于是说完这句,立刻走向曹诱,说道:“你是个明白人,该说的我都跟她说了,麻烦你回去再劝劝她。”

    曹诱看到陆垚目光坚定的样子,看了一眼失神的曹菡,随后叹息一声,说道:“知道了,今天打扰了,告辞。”

    说完,曹诱就朝着曹菡所在的方向走去,拉着曹菡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你会后悔的!”

    在曹菡的身影消失在陆垚视线之中的前一秒,曹菡忽然大声喊出了这一句话,之后,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有哪些事情,是样样都如意的呢?”陆垚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也是回到了府中。

    好在,刚才陆垚出来见到曹菡包括交流的这一番话,陆盱这边却是没有听到,此时的他已经睡下了。

    陆垚回到自己的房间,本来今天一天下来自己还是挺高兴的,上午的时候,八支队伍都集合了,陆垚给他们都带到了宫里当中,虽然没有想到赵祯来了兴致,一个一个都叫进去看了个遍,不过好在自己这里是没有出什么问题。

    面圣结束后,接着陆垚做起了观众,看着折克行在八支队伍当中成功立威,获得了一众队员还有所有带头人的肯定,成为了正式的军训教官。

    那之后,陆垚终于可以离开让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的皇宫,出来之后,跟着好友潘文去樊楼喝上了一杯,顺便帮着他解决了关于他们樊楼队伍刺绣图案的问题。接着,陆垚见到了苏轼苏辙两兄弟,还有开封府的三人组,又是成功测试了他们作为解说还有裁判员时候的功底。

    看上去一切都进行的十分顺利,万事大吉,而就在这个时候,曹菡这个不速之客突然到访,本来陆垚认为,就是一次普普通通的拒绝,可是现在躺在自己的床上,曹菡刚刚说过的话倒是一直在自己的耳边回响,让陆垚久久不能忘记。

    “你以为韩韫玉是真的喜欢你吗,她只是喜欢你的才华罢了!”

    陆垚心烦的很,似乎遭到了灵魂拷问,自己头一次在曹菡面前败下阵来,对于她的这个问题,自己不知道如何回答。

    随着酒醒,陆垚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不过还是要考虑一下自己接下来的安排。

    皇宫那边,陆垚暂时应该可以放心了,折克行已经成功取得了所有队伍队员们的信任,而且那个军训计划本来就是自己和他一起弄出来的,内容方面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而这些队员们为了自己的队伍能够取得一个更好的名次,至少训练上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至于队员的食宿问题,陆垚就更不用担心了,之前潘文已经跟皇上那边达成了协议,陆垚想着,如果潘元武知道了这件事情,一定会十分开心,除去皇上的那一份,以潘元武的经商头脑,一定会将这一段时间内训练队伍的伙食都给包了,这样才可以达到利益最大化,让樊楼的名声更加鼎盛。

    至于住宿的问题,陆垚就更不用操心了,奸商张茂才,今天可以说是栽了一个跟头,自己外城区的客栈归路客栈被包拯给收了回来,而且自己这里还要管这些队伍的住宿问题。虽说张茂才自以为是,让皇上赵祯出了这一部分的费用,不过,这钱岂能是白出的,而且还是从皇上的手中拿钱,如果这后面住宿方面任何一个队员出现了问题,张茂才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这方面自然有赵祯帮陆垚看着,也没必要担心。

    剩下的要操心的事情其实很少了,首先就是自己工厂里的情况,毕竟自己如果决定要闭关,那应该是谁来都不见,而且其他人应该也都没有机会跟陆垚说话的,所以还是要在闭关之前,看看工厂方面的情况,另外,就是自己钱庄的建造程度,最好就是在科举考试之后,钱庄就能建成。说起钱庄,陆垚想起,其实从自己和大嫂许氏说以后想要让她掌管钱庄之后,自己还没有跟她再说一些具体的事情,恐怕大嫂会觉得自己当时就是在开玩笑吧,看来,有必要在闭关之前简单交代给大嫂一些事情,这样对于钱庄建成之后,许氏她自己也更容易上手和管理钱庄。

    说完了自家买卖,陆垚想起,闭关之前应该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自己操心,那就是每个队伍设计的刺绣图案,这件事情,其实除了潘文之外,其他队伍陆垚应该都不怎么需要操心,或许,也就是陈晨队伍可能需要让陆垚来帮忙设计一下,至于剩下的那六支队伍,别的不说,青睐最好的画师,弄一个图案出来应该都是差不多的,而且其中最不让陆垚放心的潘家的队伍今天自己已经帮着潘文把图案给设计好了。

    日子定在的是两天后,也就是后天,其实陆垚觉得,比起设计图案,每个代理人其实更关心的应该是接下来明天开始自己队伍和其他队伍的训练情况,估计应该所有人都想的是抓紧时间搞定这图案的事情,然后把心思放在训练场上才是正常的逻辑。

    所以陆垚想着应该用不了这么久,这图案的问题,最多也就是明天一天,等到后天的时候大家都应该设计好了来找自己才对,到时候正好顺便了解一下他们在宫里的训练情况,这样自己也可以安心闭关了。

    思索好了一切之后,陆垚喊来了棠溪。本来今天棠溪就是被安排的“夜班”,就没有睡觉,听到陆垚招呼自己过去,棠溪还以为,这陆垚是想着跟自己闲聊几句,不成想棠溪刚一进家门,陆垚就直接开始交代起了棠溪需要做的事情。

    “明天你帮我再去确认一下每个工厂的生产情况还有账目,再就是去一趟钱庄,看看钱庄的建造程度,找到带头的人问一下工期还有多长时间结束。”

    这些事情,在棠溪没有成为管家之前,其实陆垚还是需要亲自去走一遭的,不过现在棠溪已经成长了,所以陆垚信得过他。

    棠溪表面上答应了下来,可是心中却是有些纳闷。这陆公子恢复的也太快了吧,明明刚才跟曹菡刚发生矛盾,而且棠溪瞧着陆垚回来的时候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不成想现在又是精神满满的开始工作起来了,要不说陆垚真是个能人呢。

    棠溪这边应声准备离开时,陆垚忽然叫住了他,接着从桌子上拿了两张手稿交给棠溪,随后说道:“明天拿上一壶酸梅汤,再加上这个,送到韩府去,若是韩永合问起我在忙什么,你就告诉他,我正准备闭关,复习科举考试方面的事情。”

    棠溪一愣,接着还是点头离开了房间。

    对于科举考试,棠溪这个粗人能有什么概念,听陆垚突然这么一说,自己这才反应过来,这距离科举考试,也就只有十天的时间了,公子按照现在的样子,还要忙上个一两天,就剩下一周时间准备科举考试,能行么?

    棠溪离开后,陆垚想着,大嫂许氏那边,自己明天去和她说吧,而且,自己还要准备一些,关于钱庄的基本运营还有管理方面的文稿,写出来交给她才可以。这文稿当中的内容,放在现代应该就是会计学还有财务管理学方面的知识,陆垚还要想着,怎么样写才能让许氏更好的接受,毕竟除去时代的限制之外,还要考虑到许氏的接受能力。

    想着想着,陆垚就这么睡着了,今天竟然都没有洗漱。

    这一觉,陆垚睡得很沉,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出现了一个女子,那人却不是韩韫玉,而是曹菡,那张哭泣的脸庞,不停的出现在陆垚的梦境当中。

    陆垚醒来的时候,不早不晚,正好是上午的九点钟,和平时自己起床的时间差不多。

    因为做了一晚上梦,也说不好是美梦还是噩梦,不过陆垚只觉得头疼的厉害。

    不过还好,今天自己应该不用出门,不需要处理什么重要的事情。

    起床洗漱完毕后,陆垚像平常一样来到餐厅吃饭,陆盱和陆浩此时上朝去了,母亲早就已经用完了早饭,棠溪这边一大早应该就去到各个工厂观察情况了。

    不过,让陆垚意外的是,大嫂许氏此时也在餐厅内,看上去也没吃早饭。

    看到陆垚进来,许氏笑了笑,帮着陆垚拿了几个馒头盛了一碗粥。

    只不过陆垚看得出来,大嫂有些心事,刚才那个笑容,更像是挤出来的。

    想着或许是跟大哥吵架了,自己还是不要去打听人家的家事为好。

    不过,陆垚喝了一口粥之后,许氏开口说道:“陆垚,钱庄的事情,我想要不我还是不参与了。”

    陆垚看向许氏,说道:“大嫂何出此言,我最近是比较忙,没有时间跟你详细说说这方面的事情,不过一会儿吃完饭我就要去给你准备你需要记下来的知识呢,怎么突然就不想参与了?”

    许氏面露难色,左右看看,这餐厅之内现在就陆垚和许氏两个人。

    许氏说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自从陆垚决定将钱庄交给许氏看管之后,她的丈夫,也就是陆垚的大哥陆浩倒是没说什么,对于陆垚的能力十分信任的陆浩也对许氏表示了支持。

    不过从那之后,陆垚因为忙于蹴鞠大赛的事情,一直没有什么时间跟许氏说这方面的情况。许氏自己这边倒是一个工作狂,闲不住,她想着先看看账目,看看自己能不能看明白,或者从中有一些什么想法冒出来,谁知道,她在跟言氏,也就是陆垚母亲要账目的时候却是遭到了言氏的反对,更是表示,陆垚让许氏掌管钱庄可能就是一时头脑发热。许氏瞬间觉得,这自己嫁到陆府来,人微言轻,虽说现在有了身孕,但依旧被陆家人看成外人,这几天也郁郁寡欢,最后也就产生了放弃管理钱庄的这个念头。

    陆垚心中叹息一声,这古代人的思想,怎么能封建到这个地步,不就是觉得许氏不是自家人,而且又是个女人么,都嫁到陆府来了,而且她的父母也都不在人世了,她现在不就一个家了吗?本来陆垚其实在这一家之中对于母亲言氏的印象是最好的,不过经过这件事情,陆垚着实对母亲这种封建的做法感到有些不满。

    陆垚看向大嫂许氏,十分正经的说道:“大嫂你先别难过,动了胎气可不好,大哥知道这件事情么?”

    许氏连忙摇头,说道:“我没有告诉他,你也要替我保密,如果这件事情让他知道了,说不好会跟母亲闹出什么矛盾来,我人微言轻,如果你大哥不信我,我们两个之间也会产生嫌隙。”

    从前陆垚倒是没发现,这大嫂许氏竟然是如此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她的家庭观念这么强,又怎么会产生贪图财产之类的想法呢?许氏这一番话,更让陆垚坚定了要将钱庄交给许氏管理的决心。

    “放心,我不会跟大哥说这件事情的。”陆垚吃了口馒头,说道“钱庄的事情,我是一定要交给你的,你心里别有什么负担。至于账目的事情,你先看看这些东西是对的,等我一会去跟母亲说,下午的时候,我会把我准备好的文稿交给你,钱庄方面的事情,你看了那些文稿之后,自然会明白一些,等我科举考试后,再跟你细说。”

    许氏这边倒是担心陆垚去找言氏说会等于是将自己给卖出去了,陆垚却是表示,因为涉及到钱庄的事情,许氏找自己也是无可厚非,让她放心。

    饭后,看着一脸担忧的许氏,陆垚倒是信心满满,直接来到了母亲言氏的房间。

    言氏这边觉得有些意外,其实平常的时候,陆垚很少主动来找母亲谈话,今天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陆垚竟然主动来找自己说话了,言氏倒是十分高兴。

    只不过,陆垚一开口,就直接表示,言氏之前不把账目交给许氏,是错误的一个决定。只不过,考虑到言氏的身份,陆垚自然是不能劈头盖脸数落起自己的母亲,转而是用了一个十分委婉的方式。

    陆垚对言氏表示,这自己已经答应了许氏的事情,那就代表陆家答应了她,而言氏这个时候拒绝她,一来会让许氏觉得自己不是陆家人,更重要的是,会影响到胎气,万一和陆垚之前一样,弄个离家出走,那陆浩还不跟言氏拼命啊。

    陆垚说这些事情的时候,特意强调了一下严重的后果,这言氏一个老妇人自然是被吓得不轻,其实对于钱庄管理的这件事,言氏曾经也和陆盱提出过反对,不过陆盱当时已经是十分相信陆垚的状态了,所以自己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而且许氏找自己要账本的事情,自己也没跟陆盱陆浩说,若是自己拒绝并且数落了许氏的事情被这二人知道了,后果也不太好,陆垚说的严重后果,更是惊吓到了自己。

    陆垚见母亲被吓到了,又连忙安慰,表示只要将账本交出去给她看看,她肯定不会把这件事情跟陆盱还有陆浩说的,更何况,就是一个账本而已,给她看看又何妨,若是当中真的有什么问题,大嫂作为陆家人,还能去举报自己家不成,就算她不为肚子里的孩子考虑,她也要为自己考虑考虑,毕竟除了陆家,她也没没有其他的家人了。

    听陆垚一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之后,言氏最终还是同意了将账本交给许氏,并且在陆垚的建议下,言氏跟着陆垚进了厨房,亲自下厨在陆垚的帮忙下做了几道好菜,而且还挑选了一个好时候,就是在午饭的时候,当着陆盱和陆浩的面,将账本交给了许氏,看着一桌子可口的菜肴还有婆婆言氏态度的转变,许氏十分激动,差点就要哭出来了,而她在心里,更是感激为她做这一切的陆垚,更是决定日后一定要好好帮着陆垚经营好钱庄。

    什么都不知道的,恐怕就只有陆盱和陆浩这两个人了,今天可真是破天荒了,对陆盱来说,多少年都没看到言氏亲自下厨做菜了,对于陆浩来说,更是受宠若惊,母亲今天居然是特意为许氏做的这一桌子菜,本来自己还以为最近见许氏和言氏之间的眼神不太对劲,想着是不是这俩人出了什么矛盾自想要问问妻子的,不过现在看来,应该也不用问了,二人的关系这不是很好么。

    陆垚自然也是十分享受这一顿午饭。要知道,对陆垚来说,解决这种家庭问题,远远要比处理跟这家那家的关系,去皇宫中回答赵祯的问话要简单多了。到现在为止,陆垚还能想起赵祯当时疑心韩琦会拥兵自重时候的眼神,实在是可怕至极。

    饭后,陆垚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给大嫂许氏整理起关于钱庄经营方面需要让她掌握的知识。该说不说,这方面需要了解的地方还是很多的,特别是大嫂是个女人,要注意的事情都要写的十分详细才好,这一些,直接就是三个小时过去了。

    棠溪其实早就已经回到了陆府,不过看陆垚在奋笔疾书,一直都没忍心打扰,等到陆垚将文稿送到许氏手上,回到房间之后,棠溪这才来给陆垚汇报工作。

    听了棠溪一番汇报,陆垚放下心来。所有的工厂都在正常运作,效益也还不错,至于钱庄那边,带头的师傅表示应该在用十天半个月,最多二十天,这钱庄就应该能建好。陆垚算了算日子,还不错,在蹴鞠大赛结束前,钱庄应该可以建造好。

    于是,这一天也是很快就过去了,距离科举考试仅仅还有九天的时间了。

    [一起品小说  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