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又中毒了

作品:《狐仙桃花劫:君心我不要

    好几天了,都没有见着翠儿,还别说,双儿真有点儿想念翠儿的叽叽喳喳了。找了个时间堵住老大夫:“老先生,您侄女儿呢?翠儿呢?怎么好几天都没见着她了啊?她上哪去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到,大夫变戏法似的,立刻眼睛微红,像似要哭了一般,“姑娘,还请姑娘救救我家翠儿吧!”大夫给双儿行了个大礼,开口乞求道:“他们都说是我家翠儿害了你,王爷把她关进了柴房,已经七天啦!”老大夫虽然每日都念挂着自己的侄女,却没辱医者的使命,治好了双儿。

    不过眼见双儿好起来,他今日本就是想找她去说这事儿的,没想到双儿有心,倒先问起了。

    “什么?老先生,怎么会这样呢?你细细说给我听好吗?”双儿不明就里,只得听大夫从头到来。

    自己从没想到,贝王爷会为了自己如此,难道自己对他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听大夫说的真切,可是自己始终无法相信,那个羞辱自己,鞭打自己的人,居然会对自己那么好。这不可能!不合逻辑啊!

    “姑娘,你不懂吗?爱,哪需要合什么逻辑呢!”大夫回忆,想当年,自己也曾经历过那动人的情事。一个人,一旦爱了,做出什么事来都有可能,谈不上什么逻辑不逻辑的。

    “那依先生看来,我去找王爷说理,王爷能听吗?”双儿不自信,生怕那个可怕的男人又会对自己拳脚相加,最后自己会死得很惨也说不定。

    “老先生,那我去?”双儿不确定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的,但是为了翠儿,自己不得不去,再说了,这事儿也是因自己而起啊。

    “嗯。”大夫点点头,不再言语。姑娘仁心,上天一定会眷顾你的,大夫祈祷着。

    “主人,你要的东西。”黑影子般的男子又一次出现,桌上已经安然放着一包黄纸。“这个药完全是按主人的要求找的……有人来了。”影子很快陷进了黑暗,等人走之后再跟王爷解释这药性好了。

    “贝王爷,奴婢双儿求见。”贝王爷轻笑,自己千躲万躲,没想到人家到找上门了。正好,试试这药效如何,也省得下次自己再去找她那么唐突。

    飞快地将粉末洒进茶水里,晃动了几下,然后冰冷地开口:“进来吧!”

    湖蓝色的身影映入眼帘,她这是特意的还是?贝王爷一下子看痴了,这样的双儿更是迷人高贵,最喜欢的颜色配上最喜欢的人儿,好像她天生就该如此似的。

    双儿其实也最喜欢这种色彩,但很奇怪,自己却舍不得触碰到这种颜色,好似怕把它沾染了一般。今天来求王爷放人,这个纯粹是为了讨好他用的,这才穿上了平日里最珍惜的衣裙,却不心疼,反倒有种特殊的满足感。

    “不知双儿姑娘来见本王,所为何事啊?”贝王爷永远用这种不着调的语气跟双儿说话,不得不让双儿怀疑,大夫弄错了吧!

    “奴婢想请王爷放了翠儿,翠儿是无辜的。”

    “哦?凭什么?”男人倒了杯茶,递给双儿,手中的动作连贯有序,好似只想请她喝杯茶水而已。

    双儿心里冒汗,又是茶,上次喝了茶,出那么大的事,自己还差点死掉。这次不会又有什么事吧?虚心接过,一仰而尽。自己还有正事儿呢,不能耽误在这喝茶上面。

    “翠儿跟奴婢是好姐妹,怎么可能会……”头晕,头好晕,话未尽,双儿已经迷离起来。面前的男人一下子变成了两个人影,看不清了。自己浑身也开始发热,难受极了。

    双儿的脑子里开始出现幻觉,一大群仙女姐姐们在温热的瑶池里嬉戏,玩得不亦乐乎,自己也好想加入到她们中去哦。慢慢地褪开衣衫,踏入水中,好热。

    别人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双儿好失望,好难受,想要别人理睬自己……

    对面站着的贝王爷吓了一大跳,双儿喝了水,没讲两句,就面颊通红,然后竟然还开始脱衣服,笑嘻嘻地上前来拉自己,甩都甩不开她的拉扯。

    起初还以为她是想用这种办法来让自己放人,可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揽手抱起胡乱中的人儿,放到床上,用被子掖盖好,然后出声:“影子,你找来的是什么破药啊!”气急败坏的喊道,心中已大概猜出了一二,只等那人来证实。

    “主人!”影子来了。

    “主人不是说要让人神志不清,还能说实话,还挺不住,最后得要有解药吗?这‘女人毒’完全是按主人的要求找的啊,巧的是,性能还完全一致,你要的要求它都有,就是多出来一些罢了。”影子武艺高超,是组织里最强的一个,忠心也是天下第一,就是死脑筋了点儿。

    “解药呢?”贝王爷无语地摊开手,等着手上突然冒出一包解药来。

    “王爷和她交欢,此毒就解开了!”

    贝王爷无语得很,“你没跟我开玩笑吧!”自己虽然纵横情场多年,但只有熟悉的几个相好的才知道,他根本没碰过她们,自己就属于那种雷声大雨点小的人,说是情场老手,却还是个纯情少男呢!

    “还有没有别的解药啦?”贝王爷怒了,急急吼道。

    “没了,不然就等着热死好了。”

    影子诚恳道:“还有一个时辰,王爷应该够时间问她那些想要知道的秘密。”

    贝王爷彻底没话说了,“行了行了,你走吧!有多远走多远,今晚本王不想再看见你了!”

    影子呆若木鸡:“王爷从来就没见过影子长什么样啊。”

    “你走不走!”一声怒吼,一个时辰,他总不能全Lang费在这呆子身上吧。影子闪走。

    夜色燎人,贝王爷有生以来头一回遇到左右为难的事儿,再无心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