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解毒

作品:《狐仙桃花劫:君心我不要

    “双儿。”贝王爷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也变得不聪明起来,试图通过喊叫唤醒双儿,冰凉的手心拭去女子脑门上溢出的汗水,抚摸着她的秀发,心中满是不忍。

    就这么要了她,没有名分、没有地位,更为重要的是,没有得到她的同意,并不是她心甘情愿的,他不要。可是自己总不能将双儿拱手让人,交给别人来解这毒吧,他更做不到。

    犹豫着,低头看向床榻上呻吟的人儿。汗水已经湿了锦被,满脸的通红像是撑不过多久了。怎么办呢?

    贝王爷着急,下定了决心,不再犹豫!

    “双儿,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进王府?”声音诱惑着迷乱的人儿,让她吐露心扉。

    “……嗯……”双儿似乎不愿意回答。

    男人掀开被子,春光无限,配合着也脱掉自己的衣衫,举起柔软的小手,放上自己的胸膛。

    “你说~说了我就给你~你想要的一切~”这无疑是一种诱惑,女子幻想中的仙子们不断排挤着她,让她做出自己不愿意做的事,你做啊,做了我们就接受你!双儿尴尬的杵着,不知怎么办是好。

    “我……要……”双儿呢喃。

    “要就说吧!我会给你我的一切~”贝王爷声音虚幻,却是真心实意,双儿,不管你跟别人有没有过什么……今晚你做了我的人,我就会为你付出一切,绝对不会再逃避了。

    “我要……天山雪莲……”

    她这么一说,愣住了贝王,没想到双儿一开口,要的尽是他的命。

    好吧!我说过会给你我的一切,当然命也包括在内。

    柔情地拥住双儿:“你把自己给了我,我给你我的,也是应该的,我们这是等价交易呢~”不知道什么原因,心里的温柔永远说不出口,话到嘴边,出来的却只是讽刺与讥屑。

    不再问什么别的,贝王爷甚至连她要雪莲的原因都不需要问,既然双儿要,那就给她好了。

    唇瓣与唇瓣接触,带着柔得化不开的情,冰凉的手指缠着如墨的青丝。双儿不住哼叫,有种上了天堂般的快感,如沐春风。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斯的快乐,她终于成了展翅高飞的鸟儿,在云端舞着,跳给欣赏的人看。

    金色的蝴蝶愈加闪耀,能与那烛光争辉,在贝王的掌间灵动。冰与火的交接,霎那间,贝王爷感受到了难得的温暖,冰冷的身子因滚烫而升温,两人一同达到了爱的巅峰。

    一夜的缠绵,双儿的毒素终于清了,贝王爷也累得合上了双眼,怀抱着双儿,好像自己空着的心终于被填满了似的。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做死而无憾。

    唯一的美中不足,双儿没有落红,那一抹证明纯洁的血色到底还是没有出现。贝王爷心底,到底还是有一丝失落的。那天清晨的所见,应该是真的吧!

    睡了好久,美人儿缓缓睁开双眼,“啊——”满眼春色。

    “混蛋!”一个巴掌飞向了身边的男人,暴力涌现。

    “你想死啊!居然敢打本王!”大清早的不让人好好睡觉,知不知道本王昨夜忙到多久,而且还累得要命。贝王爷郁闷地想着,但到底自己理亏,这种话还是说不出口。

    “你是王爷又怎么样!怎么能把我迷晕了做这种事呢!”双儿语结,羞于说出口。泪哗啦啦地就淌了下来。“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呜呜……嫁不出去了……呜呜呜……”手抱过被子,捂住脸,死命地哭了起来,昏天黑地的。

    这会儿,双儿是真伤心,她到底还是红杏出墙了,对不起姬宫湦了,最可恶的事,心里居然还挺高兴的。

    “双……双儿。”贝王爷没了办法,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毕竟自己还没跟任何女子欢爱过,更没有出现过欢爱后第二天大清早的例子。

    “拜托!你哪里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啊!”贝王爷想想还不满呢!我还没诉苦,你先哭个什么劲儿啊!

    “啊?”双儿仰头,头顶正好撞上了王爷的下巴,两个人都捂着各自的痛处。隔了一会儿,双儿又问:“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就不是黄花大闺女了?我在万花楼,是卖艺不卖身的!”认真着一张小脸,十分好笑。

    贝王爷忍不住笑趴了,自己二十多年来,还从没有这么开心过呢,原来有爱这么好,自己之前怎么不去寻找的。

    “到底怎么回事吗?”双儿气结,真想抓着他的衣襟狠狠得给他两拳。问题是:一、他没穿衣服,没有衣襟;二、自己打不过他。

    “你看!”贝王爷掀开被子,顿时二人都红了脸。还是贝王爷定力好,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你看,你没有落红!”大声嚷嚷着真理,又小声嘟哝着:“昨夜做了不知道多少次,就是没落红~”

    双儿这会儿可没有心思跟他瞎闹了,自己怎么没有落红呢?不可能啊!为什么没有?难道真是被十三哥?不可能不可能,十三哥不会的。

    贝王爷看她一会儿发呆,一会儿还甩甩头,吓坏了:“双儿你怎么啦?”一把圈住双儿。“好了,别乱想了,不管你是不是黄花大闺女,我都要你!”

    双儿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都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眼前的男子眼睛亮晶晶的,非常好看,可是,这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啊!

    “反正你是我的了!”男子喜笑颜开,好比盛开的芍药,花枝乱窜。

    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份突如其来,双儿淡淡的推开贝王爷,“让我想想好吗?”默默地穿衣,穿鞋,不再看那被晾在一边的男人眼中的暗淡。

    踱步到了门侧,又丢下一句:“放了翠儿吧!”

    随后淡淡地飘走。

    这就是追求幸福的结果吗?快乐比预期的还要短暂,幸福到底不是像我这般福薄之人能享的。现在的自己,比没有踏出这一步前还要受伤、心死。

    好在生命也快要终结,这种日子,就快要结束了吧!

    心好痛,剧烈地咳嗽伴随着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影子很快出现,带着主人送回到皇宫密室,服用天山雪莲的限日就快要到了,可怜的主人,用过雪莲之后,又能再多活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