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惊艳

作品:《狐仙桃花劫:君心我不要

    人家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所以陶涛与美美,终究有一场恶战,而最终的胜利者却是不战而胜的我,只因为争抢的是沐鼎天,是我的大叔。

    “双双,你终于来上学了啊!”不错,我终于来上学了,这是昨天我在哭完之后跟大叔讨要的福利。只要我哭了,大叔什么事都答应,嘿嘿。

    “双双,我都想死你了!快,把你叔叔的手机号告诉我!”陶涛,你到底是想我,还是想我大叔啊?

    我无语,翻动着手机,把陶涛想知道的宝贝号码报给她。

    “哈,双双,谢谢,我真是爱死你了。”我起一身鸡皮疙瘩,算了吧,你的爱还是留给我大叔吧~我现在是看出来了,陶涛是花痴,地地道道的花痴,满眼看到的都是帅哥;美美是拜金族,地地道道的拜金族,就只看得到钱了。那照这样看来,我还是有必要玉成陶涛和大叔的,嗯,绝对不能让美美称了心、如了意。

    半响,陶涛发出一声惊呼:“双双,你的脸,怎么好了?”呼完还用嫉妒的眼神看着我。拜托,这难道是什么坏事吗?再说了,全校所有人都发现了,陶涛你有必要到现在才发现吗?到底心里眼里还是只有我家大叔啊~“陶涛,你的视力是不是需要矫正了?到现在才看到。”我没好气地说道,毕竟被最好的朋友忽视,这很难让人接受。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要是今天一整天都没发现,我会更加郁闷的,郁闷致死。

    “哎呀,双双,我只是不能接受,一个丑女怎么就变成白天鹅了。”陶涛永远都是要高我一等,即使我变漂亮了,变得比她还漂亮,她还是要用居高临下的口气对着我。

    “陶涛,你要再这样,一些关于大叔的重要内幕我就不告诉你了。”我生气了,并非仅拿此做威胁。

    “哎呀,好双双,我错了,你别不告诉我啊。”花痴女果然服软,天哪,她还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服过软呢,看来爱情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视。

    “好吧,我告诉你。现在有个叫美美的女生,好像也在虎视眈眈地打我们家大叔的主意呢。”我诚诚恳恳地说道。知道陶涛会向我打听敌手的具体情况,于是乎,不要她问,我接着说道:“那女人,身材高挑,好像还很时尚,胸有那么大,妖媚得很!”我尽量比划得很到位,好让陶涛有知己知彼的概念。

    “总之,就像模特一样。”我给我的陈述做了个重要的总结。斜眼看着旁边耷拉着脑袋的小样儿,嘿嘿,你丫的也有自愧不如的时候啊!哇哈哈哈哈!咱陶涛虽说是校花当到大,但是却是一纯***造型,性感的没有、丰满的也没有。

    没想到这位仁兄,信心走得快,来得也快。陶涛立即振作:“双双,下午我们翘课,姐带你去shopping。”

    不会吧,爱学习的乖乖女,居然被我刺激得翘课?主啊!宽恕我吧~午后,我们的第一站是市内最大一家大型商场。还好我有大叔给的信用卡,不然,就凭我家那点小家世,连这商场里的一个帽子都买不起,而且还是儿童帽~~~我在营业员小姐的怂恿下,买了几身那风格我从来没尝试过的衣服。接着看鞋,营业员小姐居然说,像我这么性感的美腿,就应该露出来,然后穿高跟修。高跟鞋?我看了看,呀!那么高的跟儿,还特别细,哇靠!这能走得起来吗这?这回,连陶涛都压着我买,无奈啊,反正不用自个儿花钱啊~买呗~大不了扔呗~最后一站,是做头发,其实我已经累得不行了。看看天空露出的红色晚霞,拔了个电话给大叔:“喂!大叔,我在逛街……什么?不能逛街?为什么?……唉!怎么大叔老说我身体不好啊!……嘿嘿,已经迟了,我已经逛了一下午了……什么?要光叔来接我?哦,我在某某街某某发型屋呢……好的,我知道啦,我会乖的……嗯,好,再见!”我吁了口气,这大叔,比我老爸老妈还称职。

    看见一边儿陶涛羡慕的小脸,我彻底无语了。“走吧,还傻愣着干啥?”我冲陶涛晃晃手,唉!花痴!没救了!

    没进发型屋之前,本人一直留着传说中的清汤挂面头,还很长,老妈梁淑珍说,这样好,可以挡住我那丑脸,若隐若现嘛。可是从发型屋出来,哇,整个变了个人似的。

    老板说我底子好,非要亲自为我做造型,还烫了个无比性感的大波Lang,扫了个淡淡的小烟熏,非让我换上今天才买的新衣裳。唉!当我一歪一歪地从更衣室里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会儿,我就是焦点。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老板,多少钱?”

    这老板年轻有为,是个三十出头的未婚男子,当下要了我的手机号,然后连声说道:“双双,看你说的,一回生二回熟不是。还提钱做什么。”(老板帮我做了近六个小时的头发,还一边陪我聊天来着,也顺便交换了姓名撒~)说着,老板飞快地凑到我的身边又道:“双双,以后有什么事,就给哥打电话,哥随叫随到。”

    我尴尬地笑笑,想到估计才回到家,大叔就会把这位“哥”的号码删掉的,唉,家教甚严啊~话说我们做完了头发出门,陶涛不知怎么的,好像不太开心,虽然我们手挽着手,可她的心好像比平时离得都远,陶涛这是怎么了?我想了想,还是问一问比较好,可刚准备开口,只听陶涛道:“双双,我今天好累,我要先回家了。你反正有人来接,先等等好了,再见!”陶涛几乎不给我开口的机会,说完就独自一个人走掉了。

    “陶涛……”我喊了一声,她并没有回头,此刻,我只觉得她离我越来越远。

    一个人失落地往回走,高跟鞋也从一开始的垫脚到后来走得是越来越平顺,好像我天生就该踮起脚尖走路一般。光叔还没有来,我现在正好也不想被光叔就这么载回家,先一个人走走,待会再打车好了,这儿是市区,回家应该不难。

    寂寞的路上,不断有男人频频回头,甚至撞到了灯柱上,我不想笑,也不觉得有什么自豪。现在的我,完完全全被一种纠结的情绪所控制着。总觉得美丽反倒拉开了我和陶涛的距离,我会为此失去我最好的朋友。

    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会因为朋友而心伤。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打不倒的铁人来着。

    手机被调成了震动,却一样能打扰到我。

    “喂。”我有气无力的。

    “双双,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阿光说早就在某某发型屋外等了,就是没看见你人,我来接你吧!你现在在哪里?站着不要动,等我。”大叔焦急地说着。

    听到我似哭一般的声音,更是心急火燎的。不出十分钟,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双双。”沐鼎天整个人被惊诧住了,好美!太美了!难怪阿光没找到,或许擦肩而过都没认出来罢了。

    “大叔。”我像看见救命稻草一般,一头扎进了大叔怀里,哭了起来。大叔,自从遇见你,我就变得好爱哭哦,好像要把我过去十五年的泪水全部补回来似的。

    沐鼎天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紧紧搂住我,轻呢道:“双双,我们回家!”